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土炮流動碎膠機 設計組合「Gaau1 up」還原廢膠為原料

4852

今年颱風山竹一役,廿年前生產的塑膠垃圾都被沖上岸,可惜帶來的震撼並不持久,未能改變大多數人的習慣,膠還是繼續用。不過也有人願意多行一步,把膠垃圾帶到社區內的民間分類站「不是垃圾站」回收。這天來到筲箕灣的「不是垃圾站」,大家把塑膠根據型號分類,例如膠水樽屬1號膠(PET),飲管、DVD膠盒屬5號膠(PP),外賣杯蓋、CD盒、麵包 袋封口夾屬6號膠(PS),清潔劑瓶子、牛奶瓶則屬2號膠(HDPE)。

一般塑膠產品都會刻有編號,用以代表其塑膠 成分,「不是垃圾站」正是以編號來分類。
一般塑膠產品都會刻有編號,用以代表其塑膠成分,「不是垃圾站」正是以編號來分類。
Gaau1 up受網上開放資源平台"Plastic Precious"啟發,製作出流動碎膠機。
Gaau1 up受網上開放資源平台”PlasticPrecious”啟發,製作出流動碎膠機。

不是垃圾站 全民減膠

大家都是膠,為何要分得那麼細?「因為現時內地回收膠的方式跟以前不同,以前肯收壓縮 打包的塑膠垃圾,現在只收經處理的膠原料,所 以義工先分類,有助減輕下游回收商的壓力。」 設計團Gaau1 up成員朱煒傑(朱仔)說,他的拍檔鄭穎臻(詠春)早前推了一部內有乾坤的木製手推車到「不是垃圾站」,它其實是一部流動碎膠機,車身外殼木板可以拆出,合併成一張入榫小木凳,方便小孩站上去碎膠。車頂透明膠盒內是一個人手攪動的摩打不鏽鋼刀片,只要投進塑膠樽蓋,就可以把塑膠攪碎。

碎膠機吸引不少人駐足觀看,也有人初嘗碎膠。「很多事情都是由好奇心開始,一開始義工在公共空間設置『不是垃圾站』,人們好奇便帶同家中垃圾來分類回收;但過程很流水作業,我們不想大家這樣就當完成使命,想真正改變其生活習慣,終極目標是要減少用膠。」他們把碎膠機放在站內,拋磚引玉吸引人駐足,「人們一邊玩,我們一邊跟他們討論,也讓他們明白回收過程一點不輕鬆。」朱仔解釋,把塑膠打碎後也能方便運輸,節省儲存空間,而這部流動碎膠機造得不易,足足經歷了兩年不斷進化,最近受烏克蘭一位環保達人啟發終於面世。

Gaau1 up成員朱煒傑本 讀建築設計畢業,不像 其他同學在建築或設計 公司打工,熱愛做手活 的他選擇用自製機械解 決膠災。
Gaau1 up成員朱煒傑本讀建築設計畢業,不像其他同學在建築或設計公司打工,熱愛做手活的他選擇用自製機械解決膠災。

開放資源DIY 土炮造機

製作碎膠機的設計團隊Gaau1 up兩年前成立,名字的意思正是「塑膠升級」。成員詠春和朱仔同是建築設計的同學,朱仔坦言,初時設計並非為解決塑膠垃圾問題,而是喜歡機械,純粹為滿足自己。

「兩年前我剛畢業,與詠春跟一位設計老師做一份臨時工作賺了萬多元,這筆錢對學生來說不算少,我不想隨便花掉。」朱仔說,當時正好網上流傳一條短片,教人自製各種小型機器,把塑膠回收、打碎、熔掉再重製成塑膠原料,機器由荷蘭男生Dave Hakkens設計,他發起名”Plastic Precious”計劃,把機器設計圖通通放上網,本着資源開放的精神與人分享,希望各地市民都能按圖搜羅五金材料自製機器。

流動碎膠機引起不少路人好奇,落手參與回收 過程。
流動碎膠機引起不少路人好奇,落手參與回收過程。

兩人看罷片段覺得非常有型,馬上燃起鬥志,決定照辦煮碗,「有別於木工等工藝,用原料製成產品,我們把塑膠還原成原料,感覺很厲害!」雖則充滿力量,但萬事起頭難,「當初我們連燒焊也不懂,幸好詠春的朋友教我們。」他們也不怕失敗,「燒焊師傅笑我們『你們燒了十次都是歪斜!』我就回說,『那就燒第十一次好了!』」

他們現時主要回收的是2號和5號膠,因為兩者的熔點較易掌握,而1號和6號膠熔點要拿捏得極準確,太熱可能令膠變氣態,不夠熱又會增加機器負荷。他們曾回收沾了蒜油的塑膠,整斤膠不能用;又試過收到不適合的塑膠而令機械報銷。後來他們製作了碎膠機、熱壓機和擠出機,為了得到合適廢膠,他們到「不是垃圾站」,向義工解釋自己的工作,並接收部分塑膠垃圾,後來才慢慢了解香港塑膠浪費問題,自發每周到「不是垃圾站」幫忙,朱仔回收不再只為滿足DIY興趣,一年前更辭掉建築公司的正職,靠做freelance工作補貼全力投入。

回收後要碎掉,有助減低運輸成本。
回收後要碎掉,有助減低運輸成本。

遠赴烏克蘭 見識膠的可能

為了令機械更完備,他們透過MaD Festival的交流計劃,前往烏克蘭參觀一位”Plastic Precious”達人Eugene Khlebnikov的工作室,頓覺大開眼界,無論是陀螺玩具、雙截棍、摺凳,甚至店舖招牌、樓梯扶手,全都由他回收的廢膠再經機械造出來。他另外還設計了一部「板材機」,把廢膠熱熔再壓成各種顏色的膠板,膠板厚薄更能自由調節,無論是做家品還是建材都大派用場,「我們發現若能做出面積較大的膠板材,比量產產品更好玩,有更多可能性。」朱仔說。

雙截棍、筆筒等產品都是Eugene Khlebnikov之作,由於原料是單一型號塑膠,沒混合其他雜膠,日後回收也容易。
雙截棍、筆筒等產品都是Eugene Khlebnikov之作,由於原料是單一型號塑膠,沒混合其他雜膠,日後回收也容易。

烏克蘭同樣塑膠氾濫成災,「Eugene原本是一位攝影師,當了爸爸後與家人由城市搬到鄉郊,沒想到在森林還是看到無數塑膠垃圾,促使他利用Plastic Precious機械減廢。」朱仔提到Eugene更會以高於市價向老人購買他們回收的塑膠。

怎會想到這個色彩繽紛的門塞,前身竟是一堆用過的飲管。
怎會想到這個色彩繽紛的門塞,前身竟是一堆用過的飲管。
鄭穎臻(中)到烏克蘭Eugene Khlebnikov的工作室工作多日,學習 如何將廢膠變成板材。
鄭穎臻(中)到烏克蘭Eugene Khlebnikov的工作室工作多日,學習如何將廢膠變成板材。

到訪烏克蘭的十四日內,二人除了取經,研究如何製作板材機,同時幫對方繪畫電腦設計圖。最令他們印象深刻,是帶同流動碎膠機跟Eugene參與嘉年華,讓小朋友把膠樽蓋分顏色,並即場熔製筆筒等用品,體驗完整的塑膠回收。「樽蓋顏色要分得仔細,不混雜顏色,製成的原料才美。我們平時最怕逐個瓶蓋分顏色,活動中小朋友卻分得興奮,真是兩全其美!」

回港後,他們埋首製作板材機,還打算在MaD Festival期間,即場讓參加者體驗為塑膠分色、碎膠及熔製產品過程。

Eugene Khlebnikov的板材機可以把廢膠熱熔,壓成0.5至15毫米厚的板材,Gaau1 up回港後立即埋首製作香港版板材機。
Eugene Khlebnikov的板材機可以把廢膠熱熔,壓成0.5至15毫米厚的板材,Gaau1 up回港後立即埋首製作香港版板材機。
雲石紋的膠板材源料是廢棄的黑色和白色膠瓶蓋碎。
雲石紋的膠板材源料是廢棄的黑色和白色膠瓶蓋碎。

朱仔坦言不在意Gaau1 up走得多遠,只在意的是Plastic Precious在香港可以有多普及,「Plastic Precious雖然是開放資源,但設計圖是英文,製作者要略懂燒焊、電工,其實門檻頗高。」於是他們組織了網上羣組,把經驗分享予其他有興趣的朋友,分享中文版本設計圖,告訴人哪裏能買到適合的摩打,哪裏有手工好的燒焊師傅,亦歡迎人到其工作室參觀,「中大曾有學生發起Plastic Precious,但後來學生畢業沒人接手。我們知道現在南區蒲窩和竹園的天虹小學也有興趣製作,最緊要有人接手,知道我們如何失敗過,便可少走冤枉路。」

MaD Festival
日期:2019年1月12至13日
地點:中環荷李活道10號大館
查詢:3996 1953
詳情:http://www.mad.asia/programmes/mad-festival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2/k181215eugene-15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