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別忘記衣服背後的製衣工人

102
09.08.2019
Calvin Wong、圖片由品牌提供

早前走訪了位於印尼峇里島的紡織品牌Threads of Life,他們以全人手生產傳統布料。雖然價格不算低,但從有機種植、織布、染色到編織等等,都由當地工人合力完成。更重要的是,當地的貧窮婦女因此能夠自力更生。

Threads of Life所有布料都是由織布女工在家完成,這樣能夠賺錢之餘,亦能照顧家裏的小孩。
Threads of Life所有布料都是由織布女工在家完成,這樣能夠賺錢之餘,亦能照顧家裏的小孩。

當遇見Threads of Life的創辦人William Ingram和Jean Howe時,才發現他們是一對定居峇里島超過三十年的英美夫婦。Jean Howe於1987年與家人來到峇里島,被當地的傳統文化所吸引,後來她在日本住過一段時間,邂逅現時的丈夫William Ingram,並於1992年一起搬回峇里島定居。「我們去了附近不同的島嶼環遊,後來1998年遇上金融危機,印尼盾匯率大跌。當時我看見印尼人在售賣他們的古董布料和家傳之寶,他們在以物易物,因為沒有現金,只能透過賣古董來換取金錢。」兩夫婦希望能為他們做點什麼,後來便決定成立Threads of Life,從當初的十二名織布工人,發展到現時遍佈印尼十二個島嶼的一千四百名,一件衣服顯得更有意義。

Threads of Life的創辦人William Ingram和Jean Howe是一對定居峇里島超過三十年的英美夫婦
Threads of Life的創辦人William Ingram和Jean Howe是一對定居峇里島超過三十年的英美夫婦

Threads of Life在峇里島Ubud有一間工作室,可供人參觀其染料種植和了解染布技巧。工作室負責人Komang說:「我們沒有先進的機器,靠的是最古老的工藝。所有布料都是由織布女工在家完成,她們沒有上班地點,因為這樣她們能夠賺錢之餘,亦能照顧家裏的小孩。我們也不會規定製作期限和數量,婦女們可以自行安排工作時間。」在印尼,偏遠地區的村民普遍每天只能賺取不到50美分的工資,有些為了生計而不得不離鄉別井,然而品牌卻能付予超過2美元日薪的貧窮線。因此,每件產品都以275%的工資成本來定價。品牌還會邀請工人到工作室和店舖參觀,向他們證明合理的售價,增加透明度。這些織布工人有九成是婦女,當然,Threads of Life也非常鼓勵男士加入,讓他們擔任種植等較需體能的工作。因為當婦女成為家庭的經濟支柱時,丈夫或會因此而發生家庭問題。

織布工人有九成是婦女,品牌能付予超過2美元日薪的貧窮線。
織布工人有九成是婦女,品牌能付予超過2美元日薪的貧窮線。

在印尼,每一個島嶼都有不同的織布工藝。Komang說:「不少剛合作的婦女會問我們該用哪些工藝和圖案,我們會反問她們,『你們的母親是怎麼做的?』只要根據她們家族流傳下來的工藝,那就是最美的創作。有時候,她們會加入自己喜歡的圖案,我們不會限制她們生活中的想像力。」婦女們既是織布工人,亦是布料圖案的設計師。例如布料上一些稀奇古怪的動物,原來來自婦女的夢境,還有對稱的鹿和雪花,是她們對於聖誕節的印象。

工作室負責人Komang示範植物藍染
工作室負責人Komang示範植物藍染

不同於一般品牌,Threads of Life將其位於峇里島Ubud的零售店稱為Gallery,以展覽的方式向遊客展示品牌的可持續發展、透明度和傳統織布文化。牆上的每一塊布料,旁邊都標示着原料和製作工藝等等資料,工作人員亦會向你講述背後工人的故事。

從有機種植、織布、染色到編織等等,都由印尼當地工人合力完成。
從有機種植、織布、染色到編織等等,都由印尼當地工人合力完成。

人們總把一件作品歸功於設計師,而忽略了背後的製作者。事實上,像Chanel或Dior這些高級時裝品牌,一直以來也非常強調品牌的精湛工藝,背後工藝師的功勞必不可少。甚至,當年Margiela仍掌舵個人品牌時從不出鏡,原因之一是他認為作品並非出自他一人之手,而是整個團隊。

Calvin Wong、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img-0965-photo-full-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