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文宣戰
熱門文章

時裝文宣戰

208
23.10.2019
互聯網, 圖片由品牌提供

適逢截稿前剛收到Vivienne Westwood通知,宣佈於9月20日罷市一天,將倫敦總部、英國所有店舖、巴黎、米蘭、紐約、洛杉磯的辦公室及旗艦店關閉,讓所有員工能上街及參與世界各地的全球氣候罷工示威遊行。全球氣候罷工行動剛於9月20至27日在歐洲進行,年輕人及學生們都走上街頭爭取停止採用化石燃料,希望在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的三天前表達訴求。

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的時候,三十歲以上的英國婦女第一次可以像男人參與選舉,然而擁有投票權之前,當時的女性一度將爭取女性投票權的標語舉在胸前。
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的時候,三十歲以上的英國婦女第一次可以像男人參與選舉,然而擁有投票權之前,當時的女性一度將爭取女性投票權的標語舉在胸前。

近兩、三個月,我們對文宣多了認知,作為半個文字工作者,也想盡辦法如何利用文字打好這場「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的時候,三十歲以上的英國婦女第一次可以像男人參與選舉,然而擁有投票權之前,當時的女性一度將爭取女性投票權的標語舉在胸前;相隔接近百年,這種文宣依然成為爭取民主的工具,就是為了令一眾所謂政治中立,不藍不黃的人看到,作出思考。我們難以考究是誰最先把這種標語印到衣服之上,在時裝的歷史裹,從Vivienne Westwood到Dior的Maria Grazia Chiuri,不約而同以文字標語或圖像表達不同訴求,用自身力量拯救世界,同一天空下,我們對自由的追求,從來沒有變更過。

dior_autumn-winter2019-2020_groupshot_sarah-pintadosi-for-dior
從Vivienne Westwood到Dior的Maria Grazia Chiuri,不約而同以文字標語或圖像表達不同訴求,用自身力量拯救世界。
從Vivienne Westwood到Dior的Maria Grazia Chiuri,不約而同以文字標語或圖像表達不同訴求,用自身力量拯救世界。

信息媒介的工具

英國設計師Katharine Hamnett功不可沒,她穿上寫着”58% don't want Pershing”長版T恤會見戴卓爾夫人的時候,除了表達反對英國政府欲同意美國在歐陸設置導彈的想法,亦間接將帶有意識的標語設計與時裝赤裸融合。
英國設計師Katharine Hamnett功不可沒,她穿上寫着”58% don’t want Pershing”長版T恤會見戴卓爾夫人的時候,除了表達反對英國政府欲同意美國在歐陸設置導彈的想法,亦間接將帶有意識的標語設計與時裝赤裸融合。

時尚者學者Amber Butchart曾經表示:「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標語印在T恤已經開始出現,人類能夠以非常快捷的方式傳遞信息。美國《紐約時報》在1973年發表過一篇T恤作為信息媒介的文章,以「水門事件」為例,指出當時就有大量像”I’m Democrat, Don’t Bug Me”(我屬於民主黨的,不要給我偷裝竊聽器)的T恤誕生,藉此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至於將標語正式商品化(Commercialization),英國設計師Katharine Hamnett功不可沒,她穿上寫着”58% don’t want Pershing”長版T恤會見戴卓爾夫人的時候,除了表達反對英國政府欲同意美國在歐陸設置導彈的想法,亦間接將帶有意識的標語設計與時裝赤裸融合,像之後出現的”Choose Life”T恤,整體銷量已經突破一千三百萬件。

身份認同的象徵

被#Me Too的Rose McGowan為西太后擔任FW19的2模特兒
被#Me Too的Rose McGowan為西太后擔任FW19的模特兒
Vivienne Westwood一直宣揚「Buy less, choose well, make it last」理念
Vivienne Westwood一直宣揚「Buy less, choose well, make it last」理念

 

 

問題是,這種要花真金百銀買的Slogan tee,會否成為商家用來斂財的工具?Katharine Hamnett的口號tee在九十年代初期出現過一段頗長的真空期,在於她當時倡導還未流行的環保風潮,生產商直接向她說過:「如果你繼續講道德,你可以拿着你的系列離開這裏。」Katharine因此憤而離開,自資生產。也許,我們應該要這樣想,Slogan tee已經超越物質層面,其魅力不是講求繁複的手工,是在於靈魂,在於希望穿上這些標語的人得到身份認同(Ethnic identity),揭示同一羣人的夢想和立場;情況就像買波衫一樣,表明自己支持的球隊以及對信念的忠誠。

時裝界近年已經拋開紫醉金迷的氛圍,近年集中討論的社會議題有二:綠色環保與#MeToo運動。當2020春夏女裝周,Prada宣布告别皮草,Gucci首次舉辦一場碳中和時裝騷之際,西太后早已是這股風潮的前線。一直宣揚”Buy less, choose well, make it last”理念的她,在今年的秋冬系列發揮到極致,”buy less”、”We sold our soul for consumption”等Slogan Tee,叫世人正視氣候變化問題;同時又請來涉及荷李活監製Harvey Weinstein性侵醜聞之一的受害者Rose McGowan為模特兒,以皇冠中央寫上「ANGEL」字樣,表揚女性能走出性侵陰霾的勇氣。另一方面,自從Maria Grazia Chiuri加入Dior之後,作為品牌首位女性創意總監,她特別重視女權主義,在2017年創作”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標語tee亦成為一種IT girl的必需品,Natalie Portman亦曾在講座穿上它示人,分享荷李活女星與男星同工不同酬的現象。

無聲仿有聲的圖像運用

UNDERCOVER在今年秋冬系列大量採用《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電影中的圖像
UNDERCOVER在今年秋冬系列大量採用《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電影中的圖像
Raf Simons在2017春夏系列以Robert Mapplethorpe的攝影作品,探討歐洲青少年吸毒、濫交、援交等社會問題,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
Raf Simons在2017春夏系列以Robert Mapplethorpe的攝影作品,探討歐洲青少年吸毒、濫交、援交等社會問題,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

文字的力量看似簡單,Slogan Tee的威力亦不只局限於名人身上,只要一班有信念的人相信它,就足以構成重要的影響力。除了文字,標誌性的圖像同樣可以用來表達想法。善用圖像說故事的Raf SImon,在2013年秋冬首度借鏡Peter Saville的作品,從Joy Division 的《Unknown Pleasures》和《Closer》以及 New Order《Power Corruption & Lies》等封面圖像印在衣服上固然令人難忘;但個人還是較為喜歡2017年與Robert Mapplethorpe 基金會合作的春夏系列,以Robert的攝影作品探討歐洲青少年吸毒、濫交、援交等社會問題,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另外,向來政治正確的UNDERCOVER,在今年秋冬大量採用《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電影中的圖像,表現白色恐怖統治人民的氛圍,也是對社會無聲仿有聲的有力控訴。有人認為,時裝只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世界,在這個圈浸得愈久,有時難免也有同感;不過,當看到仍有時裝設計師用自己的能力為社會貢獻,他們的敢作敢為叫人為之動容。

互聯網, 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dior-fw19-hero-110-1132x62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