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FASHION CLINIC:治癒未來 時裝革命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專訪FASHION CLINIC:治癒未來 時裝革命

27.12.2019
Don、受訪者提供
01-new

一年四季的潮流更迭,隨着速食時裝(Fast Fashion)的大行其道,一年被演變為五十二季,人們速買速棄,衍生了不少環境、剝削工廠等問題,讓時裝工業一步步走向敗壞。面對着時裝工業的折磨,Kay和Toby成立Fashion Clinic(時裝診所),透過修補、再設計等方式治療人們的衣櫃與內心,甚至整個崩壞的時裝工業。這一切都不僅是關於時裝工業,更是關於我們的未來,「力量很微小,但我們希望可以將影響力擴大」,Toby堅定地說。就這樣,Future Fashion Lab Festival便盪漾着Kay和Toby的信念應運而生。

時裝工業的敗壞不堪

我們生病可以找醫生醫治,那衣服抱病,我們可以找誰呢?Kay和Toby游走在時裝界多年,Kay早年曾與弟弟創立並主理時裝品牌Daydream Nation逾十年多,後來受着速食時裝的影響,毅然結束品牌,前往丹麥生活一年;而Toby早年也同樣創辦過時裝品牌The Edge,在創立時裝診所前,更在品牌agnès b擔任Design manager。可是,她們洞徹到時裝工業的衰壞,Kay說:「Fast Fashion讓世界變得很病態,東西愈來愈快。然而不單止是Fast Fashion,更是整個時裝工業,由農夫、工廠工人工時超長、工作環境差劣、時裝設計師也很忙。其實真的不需要那麼多劣質的衣服,而如果不停地購買和拋棄,對環境很差。」相同理念的人往往會被緣份連結起來,她們偶然下在朋友的生日會中認識,自此就讓這薄弱的聲音拼接在一起,組成Fashion Clinic,以延長衣服的壽命。

d191112jane-57

5R治癒方式 藥到病除

以前的人,東西壞了就想修;現在的人,東西壞了就想扔掉,但是對於Kay和Toby來說,每件物品都有無限的可能性,捨棄從來不是首選。Fashion Clinic用上5R的治療方法:Repair、Reshape、Redesign、Rearrange和Restyle,為舊衣賦予新的生命。其中,Repair並不是像昔日工匠那樣簡單修補而已,而是蘊涵着一些撞色的設計,例如:品牌TOM OF HOLLAND在舊衣上織補的創作;而Rearrange讓人想起早前近藤麻理惠與Netflix合作出演的《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只留下「怦然心動Spark Joy」的事物,其他的都可以捨棄的生活態度,但Kay則表示:「這靈感來自日本的極簡主義,我們不是主張扔掉全部衣服,而是可以給他們一些有用的貼士,如以書架形式來取代衣服平放的方式,讓衣服能一目了然」;我們往往會買了不適合自己的衣服,然後塵封在衣櫥裏,「Restyle是人們常常不了解自己的風格,而買了不適合自己的衣服。我們希望教導人們什麼膚色的人穿什麼衣服,什麼的衣服能改善自己的身形,再透過收拾衣櫃,就會發現什麼衣服適合自己,就不會買些不適合自己的衣服。」當我們清楚了解到自己合適什麼風格的衣服時,便會減少買一些不適合自己的衣服,減少浪費。

img_5198
dsc05348

建構未來時裝 變得「貼地」

Fashion Clinic往往會利用Upcycle的方法為舊衣賦予新的生命,問到她們曾醫治過什麼深刻印象的衣服,Toby喜躍地說:「曾為小塵埃的《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戰衣進行再改造。一開始是為他們製作2017年《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戰衣,我就改造Vintage trench coat分為前後;2018年則變為上下部分;直到現在2019年,打算Upcycle到無可再做。」她感嘆着,Upcycle真的很千變萬化。同樣,往往我們拼布重組會比原本的衣服更展現藝術感,Kay說:「早前曾為林一峰重新改造過衣服,我們找回十年以來儲下演唱會的衣服,變為一件全新衣服。這讓他重拾昔日演唱會的回憶,就像一個NEW LIFE似的。」

由2016年直到2019年,Toby也有為組合小塵埃Upcycling頒獎禮的戰衣。
由2016年直到2019年,Toby也有為組合小塵埃Upcycling頒獎禮的戰衣。

Kay曾為林一峰改造衣服,把他十年之間在演唱會儲下的衣服變為新衣
Kay曾為林一峰改造衣服,把他十年之間在演唱會儲下的衣服變為新衣

你可曾想過未來的時裝會是什麼模樣?未來縱然是無法完全預料,Sustainable Fashion也不是口號,而是Kay和Toby成功的實踐,她們坐言起行、一往無前,舉辦了Future Fashion Lab Festival,雲集不少可持續發展時裝的品牌、技術、設計師和藝術家,「Sustainable fashion現在好像是流於『說』,例如:講座、討論等,當大家看不到、觸碰不到的時候,就置身事外,於是我們希望帶實物給大家,kapok能售賣這些衣飾,讓這件事變得『貼地』」,Toby說。

每個人對於未來時裝的樣子或許不一樣,Kay則言簡意賅說:”Should be wasteless”,Toby接着說:”Choose well、Buy smart、Experience more”,「其實現在不僅是環境污染、農夫受到剝削等問題,我們身為設計師同樣面對着剝削,因為人們沒有尊重創意和設計,只在乎買得便宜些和多點,於是經常出現抄襲的事件。若然大家能多點尊重設計、多點尊重品質,也會對時裝工業好些;而Buy smart就是我們往往會疑問東西那麼貴,如何負擔到呢?但是我們應該反思,好的衣服雖然是昂貴些,但是能穿很多年的時間,划算過廉價又質量不佳的衣服」。顯然地,Experience more就是Fashion Clinic最核心的理念,除了3R的治療外,還會提供一些工作坊,讓人們能體驗更多,感受更多。

Kay以餘下的物料製作成內臟,諷刺時裝工業正一步一步地衰竭。
Kay以餘下的物料製作成內臟,諷刺時裝工業正一步一步地衰竭。

無限可能性對抗人類無窮無盡的慾望

你會想像到蝦殼能製作成牛仔布?菠蘿葉成為皮革?牙齒會成為首飾?Future Fashion Lab Festival重新定義未來時裝的模樣,「這裏想告訴大家,這個世界的可能性是超越你的想像,不要覺得『改變不到這個世界』」,Toby說完後,隨即與Kay向筆者介紹這次參與Future Fashion Lab Festival的永續品牌。尤其印象深刻的,是來自英國時尚環保品牌BOTTLETOP,他們的手袋是以回收鋁罐的拉環和Mulberry皮革製成。後來更成立BOTTLETOP FOUNDATION幫助馬拉維、莫桑比克、盧旺達、巴西和英國的青少年們藥物濫用和懷孕等的問題,把設計、時尚與社會責任融合起來。還有,荷蘭設計師Lucie Majerus為保護象牙,以自己的牙齒打磨出屬於自己回憶的Human ivory,例如戒指、胸針、袖扣等等,Toby憤憤不平地說:「人類總殘忍地拔大象的牙,這個首飾希望讓人開展不一樣的想法,思考為何接受不到自己的牙齒?也接受不到別人的牙齒?」人類的自私和慾望,犧牲的往往就是弱小動物,Kay坦言人類原本就是動物,「我們應回到根源,人類的貪心,往往追求很多」,我們都忘了,大家同是作為大自然的一部分,本為一體。

據Toby講解,法國品牌VEJA從亞馬遜森林的社區購買了195噸的野生橡膠來製造球鞋的鞋底,挽救了12萬公頃的森林
據Toby講解,法國品牌VEJA從亞馬遜森林的社區購買了195噸的野生橡膠來製造球鞋的鞋底,挽救了12萬公頃的森林

荷蘭設計師Lucie Majerus為保護象牙,以自己的牙齒打磨出屬於自己回憶的Human ivory,例如戒指、胸針、袖釦等等。
荷蘭設計師Lucie Majerus為保護象牙,以自己的牙齒打磨出屬於自己回憶的Human ivory,例如戒指、胸針、袖釦等等。

英國時尚環保品牌 BOTTLETOP,他們的手袋是以回收鋁罐的拉環和Mulberry皮革製成。
英國時尚環保品牌 BOTTLETOP,他們的手袋是以回收鋁罐的拉環和Mulberry皮革製成。

無可否認,時裝界是全球造成最多環境污染的行業之一,然而,Fashion Clinic冀望人們”Choose Well Buy Smart Experience More”,展望Sustainable Fashion盤踞着整個時裝工業,會是拔之不起,撼之不搖。與這兩位女生交談之間,能感受到那微小的力量一直逐漸集聚起來,愈聚愈大,成為了改變世界的洪流。

Toby新作品的靈感來自Christian Dior的"The New Look"1948。
Toby新作品的靈感來自Christian Dior的”The New Look”1948。
Don、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01-new-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