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Élan Lost Child Project HK】重新思考生活 用劇場拉開失序的距離:胡智健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Élan Lost Child Project HK】重新思考生活 用劇場拉開失序的距離:胡智健

Rico作為老師和導演,認為學生面對無力感的方法是拉開距離,而劇場是拉開距離的表達。
Rico作為老師和導演,認為學生面對無力感的方法是拉開距離,而劇場是拉開距離的表達。

去年社會運動爆發,加上今年初的疫情影響,社會彷彿跌進失序漩渦。《混亂與秩序的距離》由胡智健(Rico)導演,創作手法相當有趣,結合六位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學生於大館監獄操場現場演出,進行六天網上直播,最後剪輯成短片作品,一窺混亂當下的不同生活狀態。

巨牆的意象

Rico表示,在疫情期間透過Zoom與學生討論交流是次創作意見,「表演每日都有特定主題,由大家一起決定,每次都是表達一個狀態,這些狀態可以是個人累積下來的狀態,也可以是大環境的狀態。」他透露,有些演出經過排練,也有一些是定好表現框架,再交由演員即場自由演繹。「例如在監獄操場的巨牆下擺放一張長桌,演員就一直對着巨牆,呈現『對話』的主題。那道牆可以代表很多,那種巨大可以是你的家庭,或者你內心的習慣,或者整個社會環境。」

首六天的主題分別為「來襲」、「浸食」、「心の壁」、「覺醒」、「絕對領域」及「暴走」,第七日則為「補完」。Rico提到整個演出之所以在監獄操場進行,其中很重要的元素是那道牆。「巨牆是重要的核心,由始至終他們都是在牆下演出,都是與牆有關。這道牆巨大矗立,你不知如何面對或處理,某程度這六種生活狀態也是在牆下進行。這可以有很多聯想,我都希望有不同詮釋,巨牆對我和學生已經有不同想像。」

混亂與秩序

作品取名《混亂與秩序的距離》,Rico表示反映生活上的失序情況,「要重新思考生活該如何進行。因為這段時間是所有事突然停止,發現這個空白會一直延續,甚至不會恢復原有秩序,那麼新生活應該怎樣?劇場可以怎樣變化?」他本身不喜歡太有規律的事,更坦言:「對於創作人來說,我們永遠都歡迎改變。所謂混亂並不可怕,其實混亂背後有秩序和原則。」

有份參與今次演出的中五學生江璪茹也表示:「混亂和秩序可以沒分別。這段時間最感到混亂是,無論世界如何運行,自己都很微小,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方向。」她認為最迷失就是停課期間,社會運動看似中止,巿面甚至數度出現搶購潮,「明明應該關注社運,但又突然轉移所有視線,同時自己的事也很重要。我既不想隨波逐流,也不想與社會斷裂。不過,專注自己當下要做的事就好。」其中一個表演是演員手持一個球,由球帶動身體移動,「我要感受這個球之餘,也要感受自己當刻的情緒。而專注能放鬆個人心情。」

另一位中五演員沈嘉穎坦言疫情停課對他並沒太大影響,「但社會發生許多事,每天承受好多荒謬。當世界不斷發生問題,我甚至質疑何謂正常,也會思考未來是怎樣,如何適應他們的『正常』。」他指起初會憤怒,但時間久了,出現更多負面情緒,便會逃避。

沈嘉穎(左)及江璪茹談到日常混亂與失序時,雖然偶有迷失,但也有開朗輕鬆一面。
沈嘉穎(左)及江璪茹談到日常混亂與失序時,雖然偶有迷失,但也有開朗輕鬆一面。

重新思考距離

如今學校復課,又開始着手演出排練,江璪茹笑言突然回復「正常」令人不太習慣,「明明好顛倒,卻要忽然好正面積極,生活得正正常常,這樣很累。」沈嘉穎也很認同,直指:「人們常說要有希望,但我覺得正面好像是幻想,所謂希望是加了過濾鏡的幻想,而好多事物是負面得很真實。現時的日常好像是正面、歡樂,但當自己獨處,就會有好多負面情緒走出來。」

面對年輕人生活上種種不適應,Rico作為老師和導演,認為學生面對無力感的方法,正是拉開距離。「我覺得對於年輕人這個年紀,當下發生的事應該最貼身,但也要拉開距離,也很悲傷的。我會形容劇場是拉開距離的表達。面對無力感或不同情緒,一定要講,要表達,會令你舒服一點。你不能坐在原地什麼都不做,感覺自己什麼都做不到,而是盡可能做些事去面對它。」混亂並不一定是壞事,秩序也未必等於完美。有時打破固有秩序,陷入一片混亂,可能過程難捱煎熬,然而,或者我們能從中重新建構更好的世界。

其中一個劇場表演是演員由手上的球帶動身體移動,需要專注感受球和個人的情緒。
其中一個劇場表演是演員由手上的球帶動身體移動,需要專注感受球和個人的情緒。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6/k200611jimmy-012-2020062604414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