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藝術家徐道獲的移徙生活:必須要離開一個地方,或捨棄什麼,往往是命運使然,並不是個人選擇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南韓藝術家徐道獲的移徙生活:必須要離開一個地方,或捨棄什麼,往往是命運使然,並不是個人選擇

徐道獲的最新畫作沒離開對「業」、「家」和「自我」的思考。
1997-2000年作品《Floor》為徐道獲成名作。(圖片由藝術家和Lehmann Maupin提供)
《Home Within Home》,紐約房子的內裏是他小時候韓國的家。(圖片由National 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Korea提供)
錄像《Passage/s: The Pram Project》拍攝他和女兒的活動,投放在三面牆上,觀者如走進藝術家的日常生活。(圖片由Lehmann Maupin和Contemporary Arts Center提供)

「經歷文化環境徹底轉變和差異,我才感到真正的艱難,但我不會用身份(Identity)來形容我的探索,更重要的是自我(Self)。」——徐道獲

不再像過往通透精細而色彩亮麗的纖維家居,或意象鮮明巨大的人像雕塑,帶來視覺上的奪目衝擊。走入南韓藝術家徐道獲(Do Ho Suh)最新錄像作品《Passage/s》,日常而陌生的街道,投放於三面大牆上。街上的雜音與一道小孩聲音之間,你可以自由選擇觀望方向,卻無法選擇前行的方向與速度。這種藝術經驗相對貼近日常,更切身進入他形塑的空間,滲出一種不明所以的陌生與溫馨感。似乎小孩出生,為徐道獲在不斷移居的生命,帶來了另一重視覺與體會。

生於革命時代

移居的經驗無疑是影響徐道獲創作的重要因素,但對他而言,這牽涉到更內在的命題──自我與外在的關係。從成長環境開始,就命定了他個人與外在距離。成名作《FLOOR 1999-2000》和《KARMA, 2003》等,為一眾小人模型撐起玻璃或巨人腳步的雕塑作品,不免令人聯想到當時剛走向民主化的韓國政治環境。

然而,1980年推動韓國後來走向民主化的光州事件發生時,徐道獲只是中學生。父親為著名國畫畫家,他亦自小醉心藝術創作。置身於巨大的社會運動之中,他無從判斷也沒有切身參與。即使學校曾關閉一整年,對他而言,也只是無可無不可。倒是移居美國後翌年,再遇上1992年洛杉磯動亂,非裔與拉丁裔的抗議,波及居於城中的韓裔羣體。從媒體看到的一切,以至身邊朋友對種族與身份的誤解,徐道獲開始從創作直面和審視自身與外在狀況的關係。

不斷移居

「經歷文化環境徹底轉變和差異,我才感到真正的艱難,但我不會用身份(Identity)來形容我的探索,更重要的是自我(Self)。」他在紐約的時候,曾經因為失眠而非常想念韓國老家那傳統木造房子,引發了他開始以紗帳重構家居的創作。由建構整個空間,到日常物件的重構,一次又一次透過對家的回憶創作,都是他以此重拾往日的自己,與當下連結的嘗試。「我在許多不同的地方住過,不止是不同的國家,即使在同一個地區,有時也要不斷搬家。這是今天我們生活於現代社會,許多人的經驗。其實搬家最困難的,是你要選擇帶走什麼,捨棄什麼。」

纖維家居系列作品幾乎與人型雕塑同期創作,從這些作品談到種種生命重大經歷時的語調,都感到他無比平穩冷靜。然而平穩冷靜之下,往往是執着與熱情。他是因為讀書的關係移居美國,因為愛人的關係留下定居,現在又因為新家庭的關係移居倫敦。處理無法割捨的空間和回憶,他說過只能「像蝸牛一樣,把房子背着走」。「必須要離開一個地方,或捨棄什麼,往往是命運使然,並不是個人選擇。許多時,說的是『因果』。」他舉起兩隻手指勾了一下。他有過名為《因果》(Karma)的作品系列,正是小人模型撐起巨人腳步的作品。還有另一件是一串銅人,一個人疊在一個人的肩膊上,後面的人蒙着前人的眼。

生命的距離

「當下,是我們所有回憶構成的。過去,就是現在。」他相信,不能回到過去,那麼他只能把回憶帶上。他選擇透過創作迎接命運,「我也是因為人在異地,才認識更多韓國家鄉和自己的過去,我是由此才看到一個地方更闊大完整的圖像。」他強調遷徙不單是地理上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距離,更是文化與文化之間的巨大差距。在現實的生命軌迹之中,他無法延續生活空間的連貫性,於是他其中一件作品把不同地方的家連貫成一條長走廊,把現實地理上斷裂的空間,連結成他個人回憶的延續。「身份與自我的分別,正在於自我的探索,超越民族和身份,超越政治與文化,涵蓋更廣闊內容。」他說。

經歷身份、種族、文化的衝擊,他沒有捲入漩渦,目光卻從沒離開過這一切。不斷遷徙,同時開闊了他觀望的角度。創作媒介由繪畫、雕塑、裝置來到今天的錄像作品,他形容這是因為錄像除了空間,還有更多是時間的藝術。「時間其實是十分主觀的東西。」

但今天他不再一個人生活,時刻與女兒在一起,走過的都是二人一起的時間。作品《Passage/s》的視線角度設定於他和女兒中間,由倫敦家裏出發到爺爺畫展的路程,既是二人的當下,也是一段共同出走與回歸的過程。短短的路程,就從他們今天的家出發,回到屬於上一輩家人的空間之中,但步履就比以往的作品輕盈得多。「隨錄像的鏡頭走,你以為你會轉左或轉右,但在鏡頭之下,你一直只能看見前方。無論我們轉往哪個方向,你好像都只是在往前看。」

回到初衷

展覽同時展出他的最新畫作,全是小幅作品,「因為現在畫得更隨意了。現在畫畫,都在女兒睡覺後,在飯桌就畫起來。」他用上小女兒使用的顏料,隨手就畫。「從前畫畫,總是認為作品就是終點。都要想得好認真,畫好完整的作品。現在反而拋開了這一切,有點回到孩童的狀態一般。」

畫畫是他最原初的創作媒介,因着小女兒的出生,在相處和陪伴中,他感到自己需要跟她一起認識世界,認識她看見的角度。但在不知不覺間,卻從新世界中找回原初的自己。他透露現在跟女兒訂下了一個十年的創作計劃,而他自己亦一直有意重拾繪畫大型作品。

《Passage/s》
日期:即日至5月13日
地點:立木畫廊(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407室)
票價:免費
查詢:2530 0025

PROFILE
徐道獲,1962年生於南韓首爾,父親為著名的韓國國畫畫家,自小受國畫訓練。1994年於羅德島設計學院取得藝術學士(油畫)學位,1997年於耶魯大學獲頒藝術碩士(雕塑)學位。個人展覽包括加州聖地牙哥當代美術館(2016)、南韓首爾國立現代美術館(2013)、日本金澤21世紀美術館(2012至2013)等,曾代表韓國於2001年參與威尼斯雙年展。作品多為移居經驗引伸至個人空間的探索,現穿梭於紐約、首爾和倫敦三地居住和工作。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3/k170320janice-10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