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HOPE OF MENSWEAR FASHION:在陽光下的青苔
熱門文章

IN THE HOPE OF MENSWEAR FASHION:在陽光下的青苔

223
06.09.2019
圖片由品牌提供

時裝的趨勢雖然是一個循環,但它並非是洗衣機裡被揉成一團的衣服,經過洗滌就可以重身穿上;正如照片只能定格於某一個時刻,可以回味,但無法返回最初的樣子。近年的男裝世界經歷風起雲湧的轉變,明明過去熱鬧非凡的米蘭男裝周,早兩、三年亦因為部分品牌選擇將男、女裝騷合併,而變得死寂寥無,巴黎,成為一眾男裝編輯最後的落腳地。相信,是唯一令人存在希望的出路,慶幸隨著設計師年輕化,八、九十年代經典單品再次走入主場、女裝品牌開設男裝主線,本以為一片死水的銷售環境,意外地泛起陣陣漣漪,湖邊的大石也佈滿鮮翠的青苔起來。

Virgil Abloh by Louis Vuitton
Virgil Abloh by Louis Vuitton
Kim Jones by Dior Men
Kim Jones by Dior Men

屬於青春的誘人本錢

年輕,不單至是青春的本錢,更多是帶來無限商機。作為時裝巨頭的LVMH和Kering集團,不似香港政府無視年輕人的想法和訴求,反而決心擁抱這股新勢力,像LVMH集團時裝集團主席兼首席執行官Sidney Toledano說過:「我們從銷售中清楚發現男裝増長速度突快,大部分都是年輕消費者。」他們不斷併請當紅師設計師負責設計男裝,Balenciaga的Demna Gvasalia、Dior Men的Kim Jones、Louis Vuitton的Virgil Abloh,全部不超過四十歲,雖則改變百年品牌的傳統美學,卻贏下前所未有的話題和營業額。有一個前輩跟我說,二零一九年春夏系列的Dior Men,是近十年最好看的男裝騷,也有富家子弟友人,三十歲出頭,轉陣成為VIP,每個月供奉幾十萬,在巴黎、東京的時裝騷,都要坐上front row目擊盛況才安心;公關朋友亦表示,那一季首度現身的男裝Saddle Bag,好一段時間賣繼市。情況猶如買Berkin、買Rolex般在長長的waiting list苦等,等待的,不過是千金難買心頭好的緣份。

ss220m-diorhomme-018
自從時裝設計師Kim Jones加盟Dior男裝之後,他設計的單品都成為時尚話題。
自從時裝設計師Kim Jones加盟Dior男裝之後,他設計的單品都成為時尚話題。
根據《The Business of Fashion》表示,John Galliano在去年終於為品牌帶來盈利,去年創造二億歐元收入,當中男裝比例亦增長百分之二十。
根據《The Business of Fashion》表示,John Galliano在去年終於為品牌帶來盈利,去年創造二億歐元收入,當中男裝比例亦增長百分之二十。

Maison Margiela 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第一家獨立專賣店近日宣布關閉確實可惜,但《The Business of Fashion》同時表示John Galliano在去年終於為品牌帶來盈利,去年創造二億歐元收入,當中男裝比例亦增長百分之二十。女性市場在過往一直佔於上風的優勢,隨網路的流通,(特別是九十後、零零後)男士開始注重衣著打扮起來。雖然實體店被網絡商店瓜分,但是根據首屈一指的市場研究公司Euromonitor數據顯示,全球男裝市場有望在出年超越女裝,並預期男裝成衣以及鞋款帶來五百億美元商機。街頭潮流融入奢華時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除了貼地迎合年輕人之外,本地藝術家Michael Lau曾分享,那些十多年前的kidult漸漸成長起來,擁有自己的事業和生活追求,他們如今更加有能力投資街頭感十足的奢侈品。因此Louis Vuitton與Supreme、Dior Men與Kaws的聯乘,不過是有求先有供的結果;一向走正裝風格的意大利品牌Ermenegildo Zegna,也要推出年輕支線「XXX」,就連愛馬仕都跟隨潮流推出腰包,用料手工當然上乘無可挑剔。

不知道Hedi Slamme是否對Dior Homme時期的光輝情有獨鍾,他入主Celine第一時間換上logo之後,急不及待推出男裝。
不知道Hedi Slamme是否對Dior Homme時期的光輝情有獨鍾,他入主Celine第一時間換上logo之後,急不及待推出男裝。

男裝革命

全球經濟持續放緩,在幾乎冰天雪地的戰場,男裝市場出奇地像雪球越滾越大,揚言不會進軍男裝的Chanel偶然在早春、初秋系列推出一兩套男裝設計,同時又與饒舌歌手Pharrell Williams合作聯名系列,可想而知男人有一定的市場價值。Stella McCartney、Gabriela Hears、Sies Marjan等設計師近年加入男裝系列,姑勿論Hedi Slamme是否對Dior Homme時期的光輝情有獨鍾,他入主Celine第一時間換上logo之後,急不及待推出男裝,二零一八年九月在巴黎欣賞首個Celine男裝騷的我,當時內心頗為激動,畢竟買衫買襪又多了一個選擇,買的,同時是一份舊日情懷。另外,Mary-Kate and Ashley Olsen、Simon Porte Jacquemus期後推出的男裝系列亦獲得行內好評,擁有超過七十年歷史的鞋履品牌Roger Vivier在同年推出第一雙男裝鞋,創意總監Gherardo Felloni當時解釋:「男女時裝之間的差異越來越小,許多女性都會穿著男性化的鞋子,倒不如創造男人會穿的鞋吧。」

sjp-fendi-flaunt

Fendi今季首次推出男裝Baguette,為經典賦予新的意義。
Fendi今季首次推出男裝Baguette,為經典賦予新的意義。

在性別愈來愈模糊的大環境,品牌們紛紛借用昔日女裝市場的成功之道,化成男裝單品刀仔鋸大樹的殺手鐧,上文所說的Saddle Bag,正正是從John Galliano擔任Dior女裝創意總監時期的設計演變出來,甚至在出年春夏與Rimowa聯乘馬鞍包,成為計算準確的流量產品。另一邊廂,以往說起Fendi Baguette,難免想起《色慾都市》(Sex and the City) 女主角Carrie Bradshaw,被賊人搶去這個「法棍」袋而說下“It’s not a bag, It’s a Baguette.”的台詞,但是品牌今季首次推出男裝Baguette,為經典賦予新的意義。作為低調而一直默默購物的時裝編輯,苦悶保守的男裝世界漸漸起了不一樣的曙光,曾經的質疑與無奈,因為相信兩個字而出現微妙的變化,仿如一個時代的革命,在陽光下的青苔,恍惚之間化成一道有生氣的汪洋。

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dior-men-ss2020-rimowa-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