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 編奏女權主義的贊歌
熱門文章

Dior 編奏女權主義的贊歌

209
02.09.2019
梁俊棋、互聯網

香港動盪不安的時候,往往就如一面鏡子,照映出社會上應受關注的議題。近日,由#metoo到#protest too運動,高呼爭取女性權益和女性應擁有身體自主權利,讓人反思香港女性看似受盡了各樣法律條例的保障,然而當執法者罔顧女性尊嚴、肆意侮辱她們身體時候,正義公平還是蕩然無存。面對現今的困窘,不禁想起2017年曾印在Dior衣服上「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多年過去,女權宣言仍熾熱,女權主義(feminism)漸漸成為時尚中的主流,在早前Dior發佈2019秋冬系列的服飾設計與場景佈置,同樣關注女性議題。

「comme féministes」

身為Dior的首位女性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她希望透過自己的設計承載女性的聲音,以「女權主義」姿態烙印於時尚裡。在2019秋冬的場地中,佈滿女性裸體照片,肢體語言組合出法文「comme féministes」(女權主義),這是意大利女藝術家Tomaso Binga的作品,其Tomaso Binga的男性化藝名本身就是在諷刺父權主義下的男性特權。

Maria Grazia Chiuri 在2019秋冬系列設計中展現女性的多面貌,翻查了50年代二戰後的歷史資料,重現那些被歷史遺忘的Teddy Girls形象。戰後社會經濟波動,女性工資比男性低,當時衍生出一群擁有獨立思想的低層女性,她們以中性獷打扮示人,留著quiff髮型,流連於音樂會或電影院等地,形成被社會視為異類的女性次文化。Maria Grazia Chiuri今季把Teddy Girls造型,結合50年代Dior的經典設計,融入品牌優雅的輪廓中。

當中,Christian Dior於50年代經典的Dior Bar套裝,被Maria Grazia Chiuri修改了剪裁,增添了一份剛陽味道,創新的科技布料營造出蓬厚效果,卻是如此的柔軟。1949年的Miss Dior晚裝,在今季當代布料和工藝下再次重現。系列中的黑色皮外套,來自於當年Saint Laurent於Dior時期向法國次文化Blousons Noirs致敬的作品。

關於黑色的一本書

除此之外,Maria Grazia Chiuri發佈的Dior 2019秋冬Haute Couture系列也與女權主義劃上等號,今季由一襲靈感源自希臘的寬身長袍péplos的白色裙子拉開帷幕,上衣寫著「are clothes modern?」 ,這句說話來自建築師Bernard Rudofsky在1944年策劃並在 MoMA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時提出,傳達「現代女性毋須畫布,她自身的姿態足矣」,反思其時尚、身體和建築的概念。Dior 2019秋冬Haute Couture系列是一場暗黑的宴會,大部分為全黑造型,無疑地道出Christian Dior曾在著作《Little Dictionary of Fashion》說到:「我可以整整寫一本書來描繪關於黑色的一切」,黑色比起五顏六色更有一種不言而喻的權威,象徵著女性有堅毅的力量。

Dior 2019秋冬Haute Couture系列

提倡保護女性權益能以不同的形式表現,而「時尚」往往是呼喚抗爭靈魂的一種方式,除了Dior,還有如品牌Gucci的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在2020 年早春系列表達支持女性的生殖權利的立場,女裝的進化史如一部女權主義的發展史。

梁俊棋、互聯網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dior32-33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