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Simon Chung
熱門文章
Simon Chung
Home Tech
Simon Chung專欄:價廉和物美
46

在雜物箱內找到一個超聲波清潔器,上次搬屋包好沒用,一晃便是多年。

這個超聲波清潔器說來有其特殊「歷史意義」,也讓我懷念起「上代人」對電玩的樂趣和堅持。

這個以”SEED”做牌子的超聲波清潔器購於九十年代初,可能在松坂屋,又或者三越,總之那是「日本就是最好」的年代──雜誌我們要看空運而來的《Men’s Club》、《Brutus》和《Popeye》;電器要日本原產,這個超聲波清潔器,也從日本引入。

我當年花五、六百元買這奢侈的玩意用來清洗音響備件,如插頭、釘腳,而更多人就用來洗眼鏡、首飾、金屬錶帶等。隨着科技的普及,今天在網上很容易便買得到,價錢亦相對便宜。我想說的是,當年我們鍥而不捨,為了要玩這個超聲波清潔器──連同其他日本電器──更買入「降壓牛」,把香港的220V降至日本的100V。而「降壓牛」又指定要日本製,好像我購入的Stavol,帶自動調壓功能。我們理論上同意在穩定的電壓下,電器或音響的表現會較佳,但之間究竟有多少分別,今天想來,真是天曉得。那些年,一句講完:事事精益求精。

特朗普最 近常掛在嘴裏,全球化讓中國得益,佔盡了便宜,一時很難說明白。但日本在八、九十年代的興盛,讓製成品變得更精緻、技術進步等,無可置疑。而中國開放改革,至今日盛世,倒讓製品普及,讓一切都容易擁有,那是事實。如果用我們常說的「價廉物美」,中國物品是「價廉」而日本過去(和現在)就是「物美」。

在淘寶架上,大部分日常用品都是抱住「能用就用」,「便宜就是好」的態度來生產,至於去到從前的專業儀器,「中國製造」還是讓一切可負擔。好像最近我在網上購得一專業空氣檢測儀,包括量度溫度、濕度、PM1.0/2.5/10和甲醛含量,附專業鋁箱包裝,似模似樣──不用三千人仔,同類德國產品要花一倍以上代價,中國在「價廉」方面的貢獻不能小覷。

Globalisation和localisation,當然有利有弊,很明顯現今中國已讓全世界知道了前者的威力,多個國家於是急忙補救,讓localisation維持本位。從前日本最不開放──可見諸優質電器一概不出口,甚至不生產其他國家的電壓,從這個100V的超聲波清潔器,我看見了一個年代。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關公 失敗學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