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Serrini
熱門文章
Serrini
莎妮妮
Serrini專欄:小問題
385
04.01.2019

延續上期,再談談一點陳詠謙的詞作。論陳的網上熱議似乎冷卻不少,網絡世界幾天即一個輿論生態循環,緣起緣滅不消霎眼。記得看過有批評是說陳為AGA寫的《小問題》離題又港女,甚至貌似睿智地說此歌就是個「大問題」。我也想找到對整篇詞反感的具體論點,奈何看看看也不外有零散「評論」指出歌詞裏寫到妝髮衣飾為了討好別人就意思不好、失戀後放任情慾就「很俗」、或歌詞裏有「吃洋腸」的所指(so?)。女性友人間對於這篇詞非常欣賞,不少人覺得這種慵懶唱腔(和Aga的洋氣?)似乎有Make Cantopop great again之勢。與其嘗試跟着毫不深刻的評論走,這次倒不如直接賞析歌詞本身。

如果林夕的「失戀就不如看破紅塵」詞作可以比作暖水、周耀輝的華麗自強是sparkling water,那麼黃偉文的「失戀自強」歌就是kale juice加chia seed,而陳詠謙的《小問題》就是喜茶的全脂奶蓋士多啤梨果汁;喜茶跟《小問題》相似之處也在,有人罵,但更多人買。《小問題》 寫出自主都市女性面對悲傷的逃避態度,可恥嗎?但對疏導情緒有用。沒有「喜歡你讓我下沉」的呼喊,只有「失戀的深呼吸/想一想他的缺失」徐徐一句。《小問題》的女子雖是受害但尚未到斯德哥爾摩,想了想發覺太痛苦就開始找救生圈了,「放任」就是其救生圈。

「想到心態有些轉變/變出手裡眼線筆」流麗的頂真手法承載「想法」變成「動作」的自然進程,文字猶如帶領鏡頭跟拍女子順畫一筆。「穿起高踭取悅人/香檳一杯一杯的注入眼神」,化妝、穿起高跟,女子把私人的悲傷帶到社交場合,展露曼妙姿態,卻是美麗地哀愁。專注地香檳一杯飲過再一杯,「注入眼神」於香檳可指自我欣賞或透過香檳杯子看獵物。為了處理感傷,自命硬朗的都市女性可以去到幾盡?「關於失戀的問題/請不用提/只須很悉心的設計/裝飾我這身體」是晦氣的爽朗。道理說我要活得好,那麼執行上我用最「無腦」的購物治療可以不?「我知道塗紅唇便有人吻」用另一個無根據的「廢話」來掩藏悲傷,不就是這一代人處理無力感的方法之一嗎?心口不一,非我所欲也。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關公 失敗學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