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駱以軍專欄:海軍裏的福州人
38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10-29-%e4%b8%8b%e5%8d%881-22-44

說起「海軍裏的福州人」,那可像是開啟一層層封印,無數恐怖、黯黑、羞辱、釘鐃拔釘、株連全拔的潘朵拉之盒。你只要上網,Google輸入「中華民國海軍閩系(或馬尾系)」,就可以看到一百年內,比馬奎斯《百年孤寂》還怪誕、魔幻的,「海軍裏的福州人」後來為什麼變得說不出的,像每個人自己塗上匿蹤塗料,說不出的臉色蠟白,但帶着不得罪人的微笑。故事的最開始,當然從清末,1866年左宗棠在馬尾設立福建船政局,馬尾船政學堂各級軍官、技術人員,當然絕大多數是福建人,事實上多是福建人。這一直的北洋海軍,一直到孫中山「二次護法」,孫以廣東人兵變捕殺大批閩籍海軍官兵,組成護法艦隊,之後這支艦隊被張學良接收,成為「東北系」。廣東軍閥於是又於廣州成立一支海軍,稱為「黃埔系」。一直到蔣介石北伐,閩系海軍全部宣示倒戈易幟國民革命軍,在北伐戰役替蔣打下幾場重大戰役,但蔣在南京建政後,不願閩系海軍獨大,除了故意造成原有「馬尾系」、「東北系」、「黃埔系」三分明爭暗鬥,在抗戰期間,又創立一自己嫡系海軍:「雷電系」,鉅款建築船塢,校舍,自兼校長。從此四大派系爭鬥無寧。諷刺的是,迄今在台灣海軍各部隊禮堂,都掛一巨匾,上書「四海一家」。

因為這樣長期打壓海軍「馬尾系」。所以在1949年國共內戰末期,大批閩系海軍艦長之軍艦,投誠中共,包括重慶艦、長治艦等90餘艘,造成退來台灣蔣氏父子極大震撼。這時,便由蔣硬安插進海軍,毫無海軍淵源的桂永清──這個人簡直是廢渣,1938年「蘭封會戰」,國軍以十倍於日軍之軍力,將土肥原賢二的師團圍於蘭封,計畫整個殲滅,不想就是桂永清率領之二十七軍,打沒兩下,抗令落跑撤離,形成包圍缺口乃至崩潰。也因此後來決定將黃河決提滯遲日軍,造成戰爭期中大批河南百姓死亡、流離失所的歷史罪名。之後桂永清還幹了一件不可思議的惡行,當時戰爭進到武漢,國民政府在武昌建立「軍事委員會戰時幹部訓練工作團」,招收了一批逃難的青年加入國軍。桂永清擔任戰幹一團教育長,卻在後來內遷四川途中,看了一次這些學生的公演,在沒有證據的情況,用酷刑凌虐這些學生,硬指他們是共黨組織,槍決了270人,另有40人終生殘廢,並將這些枉死學生的財物侵吞。這事後來爆開,桂永清和同夥逃跑,被撤職外放,但抗戰勝利後,蔣卻任這位「陸軍之恥」接任海軍總司令,總之就是在清除海軍「馬尾系」人,這也導致國共戰爭末期,大批海軍艦艇(多為福州人)紛紛轉投中共,這其中以海軍總司令之旗艦「重慶號」,號稱當時中國最先進,威力最大隻巡洋艦,艦長鄧北祥親自駕往煙台解放區,這使桂永清失去蔣的信任──就是這麼個貨色,從「伏波號」投共、「重慶號」投共(後被國軍空軍炸沉),渡江戰役林遵率第二艦隊三十餘艘艦艇叛變、「美頌艦」叛變(被奪回)、載運黃金之「崑崙艦」艦長沈彝懋通諜叛變被殺、果敢艦、泰安艦……全是閩系海軍將領,於是1949年5月桂永清在蔣介石授意下,在高雄鳳山,對上千名福建籍(其實主要就是福州人)的海軍官兵,進行至今仍如霧中迷觀的「海軍白色恐怖」。很多是「重慶艦」艦長鄧北祥在馬尾海校當訓育主任時,帶過的學生。許多人不明原因遭處死,甚至用麻袋綑綁後直接投海,或在海灘被「倒栽葱」,將人頭朝下插入海灘上的淤泥。整批莫名惶惶的閩系海軍官兵,先帶至左營大路的「三樓冰茶室」初審,之後押進日本人留下的一幢建築「無線電信所」,這時改稱「鳳山海軍貴賓招待所」(有夠變態吧?),在其內刑求。對老一輩「海軍裏的福州人」的回憶,那間房子暱稱「山洞」,實則就是地獄。

他們聽見上下四方全是閩系海軍弟兄鬼哭神號,像交響樂重奏人頭身體受到凌虐、割裂某部位、鐵鎚擊碎手指或腳趾骨,各種慘叫。因為在很短的時間內,秘密且快速的處置這整批福州海軍,所以像菜農瓜果分類,執刑者和被執刑者都搞不清楚分類的規則,就是一大批被押去高雄桃園仔碼頭槍決;剩下的一批送進所謂「反共先鋒營」思想改造,強迫刺青,這批人在那非人之境待了十幾二十年,許多自殺,還有探視之妻女被監禁之士官恐嚇而姦淫之事,最扯的事,那幢「鳳山招待所」,以及當時集訓營的大批資料,全部神秘的被大火焚毀。多年後放出來的倖存者,許多都瘋了。

所以,對於「海軍裏的福州人」而言,如果他們有個秘密地下組織或香堂什麼的,「桂永清」這個人一定是他們世世代代之仇──雖然後來他在家中暴斃也很玄──這就是為何,包括俗仔的父親,只需要「海軍體系裏的福州佬」,都有那種神秘、多疑、絕不能得罪人的氣氛。他們是被強暴過、琵琶骨被鐵鈎穿刺過的人,甚至他們這一系,從甲午海戰那荒誕慘烈的海上全員沉沒後,一百年來都是個古怪、滑稽的隊伍,那近似古老戲園子裏的備份、傳統,但被各路掌權的大軍頭,用暴力劈開這個海軍裏頭福州人羣體,不惜株連,整串連根拔起,統統殺掉。

在後來爆發的尹清楓命案,那謎中之謎,撲朔迷離,所謂的海軍中的青幫,那又是另一件事了。但你想,青幫之淵源,上海黃金榮杜月笙,以及落魄時的蔣志清。可以想見這個滲透進基層軍類似工會的組織,應是江浙人主導。也就是說,福州人一百年來在海軍中盤根錯節的「馬尾系」勢力,已被連根拔除乾淨。但這種用非常細微的手勢,包括點大煙、端茶的哪根手指,來和「同門人」確定彼此心中秘密身份的海軍「軍中之幫」,又會和那個近年來在日本、海外出名的「福清幫」產生混淆。但「福清幫」那些由偷渡日本發展出來的黑社會組織,基本上的中國人認同是共和國。和台灣海軍裏青幫的中華民國認同,甚至「鐵樹不開花,青洪不分家」那可能從清代漕運、碼頭工人出現的青幫,完全不搭軋。

所謂「瓶中太滿水須走,青葉弘花白蓮藕」。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關公 失敗學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