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香港老番
熱門文章
香港老番
約翰百德 / 司馬文 / Waltraut Ritter/丁潔絲
約翰百德專欄:美好的早晨
37

剛剛讀過美籍日裔雕塑家野口勇的傳記,才記起自己忘了野口也是創意家具設計師,擁有自己的Atari幾何/雕塑紙燈系列,是他1951年首次到訪日本岐阜市後所設計的作品。岐阜市素來與生產傳統竹燈與紙燈息息相關。我在1990年也到過岐阜參觀這些燈飾設計,當中不少均以野口的設計為原型。野口首批現代主義燈飾針對出口市場,燈框採用了彈性鐵線而不是竹篾製成,光源也用上了電燈膽而非蠟燭。野口對燈的着迷,大概在小時候居於日本時開始。他會說自己在看到月亮出來前無法睡着。後來與他疏遠的父親於是設計了一個燈影裝置來描繪月亮,讓小野口透過分隔鄰房的趟門看到。

現於西九文化區 M+展亭舉行的展覽《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正在展出野口的雕塑與設計作品,同場並展出丹麥籍越南裔藝術家傅丹的作品。書讀過了,是時候前往M+的展覽,詳情如下:

如果你想深入認識某些像野口一樣偉大藝術家的課題、題目,又或生平,只有一本載有詳細資料與分析的優質著作──配合親身欣賞其作品──才可以實現。相對來說,過去幾星期的報章上,我一直只讀到剛過去一年的各種回顧文章,好像年度最佳書本、最好吃的菜式、最優秀的電影、最佳美酒、好與不好的旅遊驚喜、音樂亮點、政治概要、金融市場預測(永遠都是市場預測)、令人興奮的展覽(在藝術世界中,「我們深感興奮……!」是藝術家樂見的感嘆)。另一方面,成績平平的展覽鮮有人撰文記錄,落得被遺忘的下場。然而,報章的食評實在着墨太多,特別是那些定價過分昂貴,被人過度吹捧的餐廳。除了在開飯網站,你有多常看到平凡踏實食肆的評論?

香港中環的Le Vélo咖啡座(照片由作者提供)
香港中環的Le Vélo咖啡座(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每天早上都喜歡享受一頓簡單的早餐,一面吃多士喝咖啡、一面讀報。我通常會到茶餐廳吃早餐,上環一帶約有八間可選。到了星期六,這個早上習慣的開始時間較晚,會變成像早午合餐一樣,有時候會到皇后街熟食市場吃些北京餃子,又或是一份三文治。如果要頒發實而不華咖啡座大獎,來表場供應全城最佳(及最物有所值)三文治,備有不同麵包選擇的店,我會頒給Le Vélo。它會讓你想起可以在日本看到的本地咖啡店,樸實而不造作,店內供應各種報章雜誌讓客戶取閱。Le Vélo位於上環與中環之間人煙罕至的路段。如果你由上環港鐵站向中環方向走,經過永安和先施兩間百貨店的後門,再走過中旅社,你便來到恒生銀行外,那麼你便會錯過這家咖啡店了!這裏的三文治真的非常出色,很值得你走回頭路去把它發掘出來。

返回正題。我剛開始拜讀Anna Burns榮獲布克獎的作品《Milkman》。故事發生在1970年代後期,是文筆緊湊的意識流風格小說,以北愛爾蘭的「動盪」時期為背景,由一位愛閱讀的十八歲少女以敏銳的觀察娓娓道來。小說關係到不着邊際的情況和對話,有些令人生畏,有些則是生活日常,例如是坐巴士看着日落時,在其他乘客身上的所見所聞:

「我不明白的不只是日落。我不明白星星,或是月亮,或是清風,或是朝露,或是花朵,或是天氣,或是某些人所抱着的熱望──老人家所抱着的──對於他們什麼時候上牀睡覺,翌日什麼時候起牀,還有外面的攝氏與華氏溫度是多少,室內的攝氏與華氏溫度又是多少,他們的便便、他們的消化道、他們的雙足、他們的牙齒狀態如何,其中一位老人家在擠迫巴士上大聲地說:『你知道嗎?回家吃晚飯前,我會先吃一片香脆的多士。』而同行的人同樣大聲地回答:『回家吃晚飯前,我也會先吃一片香脆的多士。』如果不是這樣,便會是:『你昨天有在家吃過一片香脆的多士嗎?』」

一片香脆的多士配上咖啡與閱讀。美好早晨,夫復何求! 

相關資料庫:

www.westkowloon.hk/tc/counterpoint

www.facebook.com/levelobakery

(本欄目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關公 失敗學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