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小說界
熱門文章
小說界
默存 / 阿諾 / 木南
木南專欄:女兒
23
29.11.2018

Lala騎在她的肩膀上,如女王出巡,神氣煥發。路上的人哼唧私語,盯着她看,她只管佯作不見,今天是Lala的十歲生日,她不想再藏起Lala:「媽媽帶你去看好藍好大的海吧。」

Lala身上的一襲新衣,是早上生日會收到的禮物,綴了蕾絲的荷綠連身裙,綁起兩條辮子,裝扮跟小主人以前一樣,不,好看得多,活脫是一個公主。Lala眼睛盈滿笑意,如果會發聲,定笑得如鈴鐺清脆。

Ali十九歲來香港做家傭,頭一個月只顧哭啼,掛心鄉下的家人,更聽說許多同鄉遇上刻薄主人,要睡儲物櫃、地板甚至狗窩,思緒七上八下。朋友於是教她在香港買一個娃娃,像女兒陪伴自己,排解思念,自然專注工作。她不明白,初來甫到,未有工作,為何還要多掏筆錢買玩具,而且香港的洋娃娃,幾百元走不掉。

「有的人獨自養,真不夠錢的,兩個人養一個也有。」朋友帶她去買。那店舖黑沉沉,播着不知所云的誦唱。她選了較便宜的Lala,因有人買了數天退回,但簇新依然,帶點楚楚可憐。店主提醒道:「香港人不喜歡,說這是養鬼仔,不明白的。」

不久她找到工作,就悄悄把女兒收起,偶爾感應到Lala的靈性,但並不覺詭異,反倒填補了孩提時沒有玩具可玩的遺憾。Ali要照料五歲大的小主人,朝夕相處,不自覺就當成自己女兒。小主人高興時,會小聲地喚她作媽媽。耍性子時,會當她是傭人使喚。每晚睡前,Ali會跟Lala吐苦水,想像她有一個更乖巧的女兒,隔天就坦然不少。她覺得生活也算舒心,工時不長,有兩個女兒陪伴。離家愈久,親生女兒的面容就愈模糊。有次小主人玩煮飯仔,想扮演媽媽,認真地請教她:你的女兒長什麼樣子呢?她喜歡吃什麼食物呢?Ali腦海第一時間閃現Lala的臉龐,噗嗤地笑了。

十年過去,小主人已長大,Ali亦攢夠錢決定回鄉,唯有Lala不變如初。這天Ali捧着Lala走到海邊,海水啡濁一片,不見半點澄藍,「好涼呢,抱緊媽媽。」Ali往女兒身上潑水,讓她先適應水溫,似在教她游泳,二人載浮載沉。朋友都囑咐不能把女兒帶回家,她已經功德圓滿,庇佑了Ali在香港的日子,如果勉強帶回家,只會呷醋而興風作浪,累及真正的家人,所以今天的生日會也是送別會。Ali放開手,女兒的裙襬蓬起像個救生圈,隨海浪遠去。自己坐飛機,女兒坐船,只是路線不一樣,說不定在目的地再見。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關公 失敗學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