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K歌之王】陳輝陽寫K歌似打機 28位女聲再度演繹經典作

5114
陳輝陽是本地著名作曲人,寫過多首經典流行K歌,如《暗湧》、《少女的祈禱》、《K歌之王》、《垃圾》等等。
陳輝陽是本地著名作曲人,寫過多首經典流行K歌,如《暗湧》、《少女的祈禱》、《K歌之王》、《垃圾》等等。

小時候,聽貝多芬睡覺;中一時,走進Michael Jackson的《Billie Jeans》世界。陳輝陽的音樂養分一直游走於古典與流行曲之間。畢業於美國著名音樂學府Berklee College of Music,陳輝陽沒將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反而寫了《暗湧》、《少女的祈禱》、《K歌之王》、《垃圾》等多首「貼地」K歌的旋律。

「其實,我好鍾意寫K歌。」這位今年四十九歲的作曲人坦言︰「其實香港已經有很多K歌,但我又寫到新作。雖然是新歌,但又跟以前的歌相似,好像在打機,玩了很多輪,還繼續enjoy 去玩。」

流行經典 古典演繹

喜歡古典音樂,全因父親薰陶。陳輝陽的父親拉小提琴,也是澳門業餘合唱團的指揮,80歲的時候最後一次指揮合場團演出。坐在台下的陳輝陽心想︰「我作為兒子,又寫了這麼多歌,也應該編一個節目給父親看。」在2016年的暑假,他找來28位女聲,以合唱團與古典樂器,重新演繹流行經典。

合唱團不只是集合一羣人唱歌,而是整個團體合而為一,用一種聲音唱歌。「合唱是聖靈的聲音。用一個聖靈的聲音去唱流行曲,十分打動人心。」陳輝陽指流行曲的最大功能是用音樂傳達情緒給觀眾,而合唱團的聲線本身已經很感動,最困難的反而是如何留住觀眾的記憶。「Good entertainment 不只是覺得好睇,而是離場的時候,有東西帶走。」

走過人生旅途

2016年,陳輝陽 x 女聲合唱作品音樂會以《少女的祈禱》為名,談人生旅程。今年四月第三度籌辦,以《上一次流淚》為題,與觀眾走過一段戀愛故事。「重演時,我選了《絕》作encore,然後發現我寫過好多情歌,那不如做一個節目。」相識、暗戀、瞹昩、拍拖、爭執,直至分手。陳輝陽認為每一個人也對戀愛的旅程有所同感。「剛巧,我的歌曲齊集旅程的每一站。」

陳輝陽形容演出是一場治癒式音樂會,觀眾可從中找到自己的共鳴。「觀眾不是來聽一個歌手的音樂會,他們在聽自己是誰。即使大家聽一樣的歌,也會各自想起以前執着的事,為自己找到答案。第一次做已發現這個功能,所以便決定繼續下去。」

這一次演出,陳輝陽更加入了劇場元素。雖然沒有對白,但透過身體語言和歌曲編排,也可牽動觀眾的情緒。「女聲合唱與大眾認知的合唱團,最不一樣的是我們28個人也戴無線咪。我們運用這個優勢,上一次重演唱《垃圾》時,所有女生是躺在地板上唱的。」流行曲穿越古典演繹與現代劇場之間,所表達的情感也有所不同。

不變的K歌

細看陳輝陽的作品列表,2008年後他的K歌產量確實比以往少。他嚴肅地道︰「產量少不代表無創作!寫歌的意思不是每日要寫一首,看別人寫了什麼也是創作。而且,1997年之後,整個音樂行業一直在下陷。最厲害的一次是在十年前,2007年的時候。」

為何樂壇不再輝煌?這不是一個三言兩語便能解答的問題。見證着樂壇變得疲弱的陳輝陽表示,這是社會的深層次問題。「大家對音樂的熱誠減退了,把時間及集中力轉移到其他地方,如上網、打機、Netflix等等。整個社會變革,人類歷史也改變,整個環境不斷衝擊。」

陳輝陽認為本地樂壇面對多種衝擊及挑戰。
陳輝陽認為本地樂壇面對多種衝擊及挑戰。

行業環境變差,陳輝陽卻看似不太在乎。「我一向不是有目標性的人。其實,女聲合唱也是撞返嚟,有機會就做到最好。」現在他也接觸不同的工作崗位︰電影配樂、經營年輕歌手秦馨敏(女聲合唱團的其中一人)、為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寫歌等等。

「現在,香港音樂人各自做音樂的感覺很強,反而以前會有一個潮流。但唯獨不變是依然有人會寫K歌。雖然K歌一直在變,由上一輩的顧家輝黃霑到我們這一代,也變了很多,但我們仍然需要,因為K歌反映了社會的生活。」

訪問場地提供︰The Stadium Bar and Restaurant (銅鑼灣)
Makeup:非常作 MAKE UP FOR EVER ACADEMY HK
Print

《陳輝陽 x 女聲合唱 作品音樂會 上一次流淚 》
日期:2018年4月21及22日(星期六及日)
時間:晚上8時
地點: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 (香港灣仔愛群道 18 號)
票價:$480 / $380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初戀 亂好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