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有一種愛情

【中學生談戀愛】阿晴和阿月 戀愛就像發了一場高燒

2354

放學回到家,已經六時,窗外變得昏暗,但絲毫掩飾不到她拍完拖的春風滿面。才放下書包,媽媽卻從睡房衝出來,上演了始料不及的一幕。

「你不要告訴我這是真的。」媽媽尖叫。

「媽,什麼?」阿晴滿臉大惑不解,黑人問號。

「你是不是和女仔拍拖?」媽媽的聲音如雷貫耳,臉容開始扭曲。

「……」阿晴不置可否。

「我們信基督不能這樣……」媽媽轉身走進主人房,喃喃自語。

「你不給我分手,我跳海給你看!」指令一下,覆水難收,阿晴聽罷,號啕大哭。

tan190111siu0396

短短幾行字,描述了十五年前的一件往事,自那一天起,阿晴為了媽媽,隱瞞及試圖改變她的性傾向。阿晴看起來像尋常女孩,披長髮,有一雙汪亮的大眼睛,人馬座,天生愛冒險。但是一隻無腳的雀仔,卻猶如被困在鳥籠裏。她第一次試圖衝破樊籬,在十二歲。

阿晴中學就讀傳統貴族女校。她這樣形容,學校有兩樣東西出名──話劇和TB。中一時,她戀上一位男仔頭的女仔,名叫阿月,迅速打得火熱。「At17有首歌叫《我愛班房》,每次聽,都會諗起我哋嘅日子。」這兩句歌詞正好形容她們倆,「從晚到朝只想着你/和背起書包的輪廓多清楚。」

在校內,兩人天天相對,如膠似漆。上學時,會趁轉堂一起扮病溜去sickroom拍拖,同班同學幫忙掩飾;放學後,會到尖沙咀,在Update Mall(現為重慶大廈地庫)影貼紙相,或者相約在海旁長樓梯,喝着Diamond Black酒──舊時的「MK飲料」,現在已不屑喝了。喝完,兩人爬上海旁二樓平台,把玻璃樽拋到大海。

那時,二人結伴遊遍海洋公園、迪士尼、冒險樂園等等,但足迹始終不及在黃埔多。阿晴家住黃埔,學校也在附近,兩人放學後穿著校服仍禁不住拖手。那年頭比較保守,兩個學生穿著白色校裙在卿卿我我,惹來別人奇異目光。事後回想:「嗰陣好猖狂,好大膽,唔識理別人嘅眼光,又或者話,我眼中只有佢。」

tan190114siu0114

29+ 1 再見亦是朋友

懷緬過去常陶醉,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說完樂事,卻到另一半。阿晴家中聘請一位菲傭姐姐。有次她發現姐姐買東西時「打斧頭」,正準備向母親揭發,不料姐姐竟跟她講數:「我看見你同男仔拍拖。」阿晴心下一驚,道:「邊有男仔?」姐姐續說:「但她一站起身,原來是著裙的。」阿晴登時知道,痛腳在她手上,只好屈服。可惜,菲傭姐姐後來「良心發現」,還是跟她母親說了阿晴拍拖的事。

上演那一幕後,阿晴鐵定心腸,跟阿月分手。分手後某一天,阿月來到阿晴家樓下等她。阿晴看見阿月,很生氣,想趕她走,但她不肯。兩人走到了海濱長廊,相擁而哭。那天像拍戲一樣,下着滂沱大雨,彷彿天也為她倆而哭。兩人沒傘,也沒打算避雨,全身衣衫濕透。事後二人大病了一場。阿晴發了一場高燒。初戀的激情,後來也隨着她的退燒而漸漸消散。

很多年後,兩人相見,重新做回朋友:「阿月說,當時很嬲我,因為媽媽反對就放棄。我們又不是不愛對方,又不是有第三者,她認為我不應該放棄的,至少要爭取。」阿晴聳一聳肩說道。

兩人拍拖紀念日在萬聖節,到了現在仍會傳短訊,一句”Happy Halloween”,勝過千言萬語。阿晴很喜歡麵包超人,阿月都放在心上,見到可愛的公仔,總會拍照傳給她。緬懷有很多方法,她們用這種方式留住初戀的遺痕。

年月過去,阿晴年紀漸長,媽媽的保守卻沒有改變。阿晴跑去紋身,媽媽大驚,要幫她「祈禱贖罪」。「你想想,我媽媽這樣,我又怎樣可能再喜歡上女生?」阿晴嘆氣。和女生初戀最大的啟迪,是她的愛情觀比他人更包容,「見到同志couple,我好支持,佢哋都好normal。我自己做唔到,但唔代表唔想別人做到。」

時至今日,阿晴即將踏入29+1歲,一直保守的媽媽突然覺得要逼她結婚。阿晴逮準機會反擊:「媽媽,你再催我,我就帶個女仔返嚟。」阿晴試過和男仔拍拖,最長維持了四年,結果無疾而終。「我係鍾意一個人,唔睇性別。」至今,她坦承自己是雙性戀,不過,為了媽媽,她決定忍着女女傾向,在心裏面某一個位置守着這個秘密。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有一種愛情
熱門搜尋
初戀 亂好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