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有一種愛情

【中學生談戀愛】遺憾我當時年紀……初戀就是什麼都怯

2023

她看不見刀光劍影。她只看見他。

那一天是學校開放日,她本應在天文學會當值,但事有湊巧,同學拉着她跑去另一個課室,看一場劍擊示範。在人羣中,她看見一個人比劍術更吸引。

不知哪來的勇氣,她走上前自我介紹。一談,才知道大家都是籃球隊成員。她拿出新買的桃紅色相機,跟他合照,然後在學校的內聯網逐班搜尋他的名字。她「禮節性地」把照片傳給對方,再「禮節性地」拿到對方的電話號碼。

那一年,他中五,她中三。

表白前永恆的一句:「掛住你」

那個年代,沒有WhatsApp,沒有Facebook。不同電話台的話,每一百四十字的短訊,每一分鐘的通話,都是金錢,思念不能太猖狂。所以每次收到他的短訊,她都會開心很久。有時,他放學去銅鑼灣打機,也會叫上她。他與朋友玩「頭文字D」,她去到只是陪坐,但是曖昧的無聊,就不是無聊。

二人認識兩星期之後,學校舉行秋季旅行。她在沙灘漫步,不期然拿起樹枝,想起什麼畫什麼,最後畫了一個心形,裏面寫着他的名字。那時,一個MMS的收費,是SMS的一倍。不過她覺得,他收到相片的快樂也會多一倍。

student-love-story-005

曖昧接近一個月,短訊開始出現「掛住你」。這句話似乎跟「喜歡你」的距離很接近,她滿心期待,他很快會表白。可是,他沒有。如果你有讀過校園小說,主角身邊通常都有一個(或幾個)豬隊友。有一天,籃球隊練習完,那個男主角身邊的豬隊友煞有介事走來跟她說:「他只當你是妹妹。」

別人一句話已經天昏地暗

那一天,她預約了鋼琴室練琴,本來應該彈一首節奏明快的巴哈作品,可是,「失戀」顯然比巴哈更大,她拋棄了巴哈,反而將《童話》彈了一遍又一遍,邊彈邊哭,哭得比MV的女主角更淒涼。

她哭着回家。快要到家門之際,電話震動,傳來了他的短訊。「XX是否跟你說過些什麼?你別要相信他,其實我好鍾意你,難得遇到一個鍾意打籃球、性格又好、又靚的女仔,我覺得好開心!」──最重要的一句是「你可否做我女朋友?」就這樣,短短半天,她從地獄折返人間,再坐子彈電梯,直升天堂。

十月是班際比賽的季節,兩人的約會,大都在籃球場度過。有時一起去看比賽,有時是她做球證,有時是他落場比賽。沒有比賽的日子,他們一起到校外買壽司回課室吃。所有人都知道她和他的關係。學界籃球賽,他們也會互相到場為對方打氣。打完球,隊員一起去打邊爐,隊友總愛「邦嫂」前「邦嫂」後稱呼她。

兩人拍拖,回憶中的片段,總夾雜着一大羣人。唯獨有一次,二人參加課外活動後,各自一人,可以一起離校。步出校門,街燈才剛亮起,落山經過一個小公園。公園雖小,但是也有會唱歌的鳥兒。世界只餘下他們二人。她喜歡他,他喜歡她。那是最純粹的一刻──沒有「邦嫂」,沒有虛榮,沒有沾沾自喜,只有最純粹的喜歡。

喜也無常 悲也無常

初戀,是甜蜜,是膚淺,是興奮狂熱,卻又什麼都會讓人膽怯。即使別人都叫她做「邦嫂」,每次與師兄們打邊爐,她都沒有多說話。即使他每次射罰球之前都會回望她,她都只會將那份心甜和自豪放在心底。比賽完畢,她甚至不敢為他遞上一支水;事實上,她連走過去都覺得膽怯。

student-love-story-004

一來,她覺得自己比他小兩歲,好像什麼都不懂;二來,她的家庭背景與貴族學校的對比太大,開學第一日,她已經開始自卑。她閃縮不大方,不懂得表達感受,連帶他也比較被動。即使兩人已經公開交往,她還是會因為一點小事而失去安全感。例如在學校飯堂相遇,他與其他同學一起,卻沒有跟她打招呼,已經足以叫她忐忑不安一整天。可是過了幾天,他親手做一個芝士蛋糕賠罪,她又可以高興一整個星期。他有努力證明自己在意她,只是她當時實在需要太多安全感。

她是一個多愁善感想太多的雙魚座,他又何嘗不是一個敏感的巨蟹座。看見她與其他男同學一起說笑,他也會傳短訊表示吃醋。可惜當時年紀小,兩人都不懂得怎樣處理。每一次她覺得大家距離變遠,就會忘掉之前的快樂。

六個字結束了一段愛情

拍拖一個月之後,迎來學校運動會,二人相約到快餐店一起吃早餐再出發。遲到大王的她準時到達,卻找不到他。打電話,沒人接聽。再打,話筒傳來一把女聲。「阿邦在家也有早餐吃,他以後也不會跟任何人一起吃早餐!」電話掛斷,她緊緊握着手機,臉上卻是一片茫然。

到了球場,見到他,他板着臉孔。他只是說了六個字。「阿媽收咗電話。」沒有了。沒有任何安慰,也沒有任何解釋。她知道他要面子,但是她實在不懂得處理一個受傷男孩的心靈。她聽了,只能默默離開。

失去電話,兩人也失去溝通的橋樑。她一直期待聖誕節來臨,希望一起過平安夜。十二月廿三日,他回校參加合唱團,兩人相見,她織了一條白色圍巾送給他,他送給她一條銀色頸鏈。

然後,平安夜,兩人沒有見面,聖誕節,兩人沒有見面。然後,就再也沒有然後了。

這份定情信物,成了分手禮物。

終於,她傳了一個分手短訊。

他回了她一首《愛與痛的邊緣》,她哭了整整三個月。

以後好多年,她在情路上跌跌碰碰,學會了,不必計較。

儘管回憶已經泛黃,她仍然記得最珍貴的片段。「今日回想,始終覺得這段感情很純真,很美好!」唯一的遺憾,就是當初沒有勇敢一點,面對問題,只懂逃避。如果她更早懂得的話……「我們可以為彼此留下更多甜蜜的回憶。」

這些想法,他也許永遠不會知道。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有一種愛情
熱門搜尋
初戀 亂好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