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球迷態度・孤獨篇】我愛我愛我愛德國戰士 劉舜文是如何愛上史浩克04

152

「而家牛奶仔右路位置爆破,一個過三個,再送埋嚟中間,綠硬膠搞掂!1:0。」講波的是一個九歲的小男生,牛奶仔是一個擦膠蓋,綠硬膠是一個衫夾。睡牀上,二十二個球員都是衫夾、擦膠和筆蓋,加上一粒波子,左手對右手,就是小男生的夢幻足球賽。

這個小男生就是劉舜文。

因為外婆喜歡聽電台,劉舜文常常聽到足球評述員何老鑑和何老靜(何鑑江、何靜江)嗌爆咪的超高Key評述。「細細個都鍾意踢波,但是踢落見到,自己慢又慢人少少,技術又差人少少,就知道自己沒有足球天分。」一門關,另一門開,踢波無行,想不到,講波才是他強項。

喜歡改歌詞的劉舜文,為愛隊和德甲寫了一首《我愛我愛我愛德國戰士》。
喜歡改歌詞的劉舜文,為愛隊和德甲寫了一首《我愛我愛我愛德國戰士》。

四分鐘假冠軍造就一輩子真球迷

「德國波?水平好低,成日1:0,好悶!」「咁多老嘢,唔想睇囉。」「啲人又唔識,冇心機睇。」這幾句話,是許多人在2000年前後對德甲聯賽的印象。有線電視在2000年招募第二屆新一代足球評述員,劉舜文學師一年,在2001年第一次以學員身份評述賽事。直播通常由資深的評述員負責,劉舜文評述的是一場錄播賽事。

「一場0:0的悶波,可謂印證我對德甲聯賽的想法。」

一個月之後,已經欣賞過好幾場賽事的劉舜文,留意到史浩克04先後擊敗利華支遜和拜仁等強隊,那幾場波,甚至令他讚歎:「好睇啊!」去到季尾尚餘最後兩輪比賽,史浩克04出人意表,以得失球優勢壓倒拜仁暫排榜首。可惜,在倒數第二輸的賽事,史浩克04戰至九十分鐘輸波,七秒鐘之後,拜仁在另一邊廂反勝對方,兩隊在排名榜上互換位置。

被喻為「黑色七秒鐘」的一場波,榜首的史浩克與拜仁互換位置。
被喻為「黑色七秒鐘」的一場波,榜首的史浩克與拜仁互換位置。

史浩克04的球隊,位於蓋爾森基興,一座曾經以煤礦業出名的城市。球隊對上一次在聯賽奪冠,已經是四十三年前。如果球隊要奪冠,必須在最後一輪對強隊的比賽贏波,還要寄望拜仁輸給弱旅。最後一輪賽事,史浩克04首先落後兩球,但是球員並沒有放棄,頑強地追成2:2,可是,下半場對手又打進一球,球隊再次以2:3落後,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咬緊牙關,再次追和,3:3,到完場時他們反勝對手5:3。

這時,場外突然傳來消息,表示拜仁最後階段失球,而且賽事已經結束。換言之,最後一輪聯賽,史浩克04力壓拜仁奪冠。球迷興奮得衝入球場與球員慶祝,大家面上都是開心的淚水。沒料到,球場屏幕突然轉播拜仁賽事,原來消息誤傳,拜仁雖以一球落後,但球賽進入補時四分鐘階段。史浩克04球迷屏息以待,大鐘時間顯示93分45秒的一刻,拜仁神奇地在差不多補時最後一刻追和,拿下剛好可以奪冠的聯賽積分。

原本以為球隊可以奇蹟後上封王,在四分鐘狂喜與不安之後,一下子化為烏有。一眾球迷眼巴巴看着熒幕,面上流着的眼淚,旋即變為失望和悲傷的味道。

German Chancellor Gerhard Schroeder (L, foreground) and President of the German Football Federation (DFB) Gerhard Mayer-Vorfelder (C, foreground) celebrate with players of FC Schalke 04 who won the DFB Cup final Schalke vs Union Berlin 26 May 2001 in Berlin's Olympic stadium. Schalke won 2-0. AFP PHOTO EPA/DPA/WOLFGANG KUMM

球迷與球迷 惺惺相惜

2011年有機會隨採訪團去德國,結識了不少當地的球迷。劉舜文之後隔年就去一次蓋爾森基興旅行,只有幾面之緣的球迷,會請他食飯,又邀請他借宿。「因為佢鍾意04,我又鍾意04,佢就當我係朋友。這種態度令我好感動。」

因為工作關係,也為了跟自己的「愛神」溝通得更好,年過三十的劉舜文鼓起勇氣學德文。史浩克04的舊主場,在球迷通道印有球會口號”Blau und Weiß ein Leben lang”(Blue and white a life-long),意即「一生一世的藍色和白色」。「這句說話,型得來又幾浪漫。」2015年到訪球場的時候,劉舜文還未懂得說德文,今日他已經可以字正腔圓表達自己的「愛意」。

年過三十才學德文,劉舜文卻在2015年成功以中、英、德三語齊下的方式,成功訪問到出身德甲漢堡的球員林志堅。
年過三十才學德文,劉舜文卻在2015年成功以中、英、德三語齊下的方式,成功訪問到出身德甲漢堡的球員林志堅。

另類視野 喜歡你和你的對手

「在香港做德甲球迷,其實有點孤獨。」劉舜文坦言,一來德甲球迷人數不及英超,二來如果像他一樣捧拜仁或多蒙特以外的球隊,就更加孤獨。「真係孤獨到黐線,我在香港認識的04球迷,不到十個。」

劉舜文擔任評述,需要熟悉所有球隊,從史浩克04開始,慢慢愛上整個德甲聯賽。「每天都對着這些球隊和球員,他們就似我的朋友。」這份器量,可不是每個球迷都明白。正如史浩克青訓出身的門將紐亞,在廿五歲轉會拜仁,球迷都十分憤怒,認為紐亞背叛了球會,劉舜文卻十分體諒。「紐亞在蓋爾森基興出世,五歲就加入史浩克04的青訓,他在場外場內的行為,多少都透露了他是一個拜仁hater。」一個足球員的生涯只有十幾年,當一間全國最成功的球會向你招手,其實球員是很難拒絕的。「球會撬人同撬人牆腳一樣,都是你情我願。現兜兜有張大球會合約在面前,球員一樣會心動。」無可否認,轉會拜仁,確實將紐亞帶上職業生涯的高峰。

「在香港做德甲球迷,其實有點孤獨。」劉舜文說:「做04的球迷,就真係孤獨到黐線。」
「在香港做德甲球迷,其實有點孤獨。」劉舜文說:「做04的球迷,就真係孤獨到黐線。」

因為喜歡德甲,劉舜文也喜歡上德國隊。「難道踢世界盃、歐洲國家盃,我都要04球員入選才高興嗎?如果是這樣,我可能永遠都唔使開心,有幾多個04球員可以入到國家隊?」每逢出戰歐洲賽,劉舜文都一定支持德甲球隊。正如2013年的歐聯決賽是多蒙特對拜仁,兩隊都是史浩克04的頭一二號死敵,劉舜文當時依然十分激動。「這兩隊波能夠打入歐聯決賽,就是代表德國足球。」

成功的快樂與痛苦的長度成正比

話雖如此,劉舜文依然期望史浩克04將來能成為有力爭冠的球隊。「捧了十幾年,人生沒有幾多個十幾年。」劉舜文笑言,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享受成為班霸球迷的滋味。「與大球會的球迷相比,我們的心臟更強大。長期習慣面對失敗,就會更堅強,成功的時候也更開心。」

在採訪團訪問過史浩克04球迷會的成員之後,劉舜文反成為球會官方刊物的訪問對象。
在採訪團訪問過史浩克04球迷會的成員之後,劉舜文反成為球會官方刊物的訪問對象。

可是,成為班霸的話,球迷一定會極速增長,不一定每一個人都會是死忠球迷。大球會的球迷在網上日鬧夜鬧,劉舜文看在眼內,也能理解。「球迷是球隊的米飯班主,輸波當然可以鬧,但是你不會因此離球隊而去。」開心的時候一齊開心,輸波的時候,也會發自內心感到失落。「忠誠,就是真球迷。」

最忠誠的球迷,可以與球隊生死與共。史浩克球迷有一個專屬墳場,大小像個七人石地場,中心設有一個超小型球場,兩邊還有兩個小龍門。位於會徽下方的04號靈位,早已預留給球迷會主席。

我愛我愛我愛德國戰士……這是一句歌詞,劉舜文在2006年為世界盃唱作打氣歌曲時,改編了《Hotel California》的歌詞。男人的浪漫,其實很簡單。

要多麼愛一支球隊和一個國家,才可以唱出這麼多個「愛」字?
要多麼愛一支球隊和一個國家,才可以唱出這麼多個「愛」字?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初戀 亂好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