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後浪】多元實力 做自己的音樂 唱作人岑寧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文化後浪 創作香港

【文化後浪】多元實力 做自己的音樂 唱作人岑寧兒

yoyo-1

唱作歌手岑寧兒(Yoyo)早年隻身到台灣定居,醞釀唱作,發表過廣東話、國語及英文的音樂作品,包括《4-6PM》、《Here》、《Nothing Is Under Control》、《Bedtime Story》等,她多年來穿梭港台兩地表演,從Live House、書店,到電視音樂節目,影視作品歌曲等不同演出,累積不少歌迷。

岑寧兒喜歡現場音樂演出,今年年初,她在大角咀Live House舉辦了一連四場的《Bedtime Story》聽歌分享會,雖然音樂會曾因疫情而一度延期,終能順利完成,她既感慨無常,對於能夠與香港歌迷相聚,着實感動。接下來,她計劃與不同本地音樂人合作,創作首張廣東歌EP,繼續用音樂與歌迷再聚。

與本地樂迷再聚

岑寧兒去年推出Mini Album《Bedtime Story》, 收錄她重新演繹的曲目, 如〈舞女〉、〈常願意〉等。原定於去年年尾舉辦聽歌分享會,跟觀眾分享她的牀邊故事,可惜受到疫情影響,音樂會只能延期,直至今年二月終能復辦。一連四場,在Live House裏小小的舞台上,聯同兩位樂手Mike Orange和Jonathan的伴奏,岑寧兒以清澈的聲音演繹一首又一首歌曲,帶來久違的現場音樂表演。

對於今次能夠復辦音樂會,她坦言心情是無常的,「因為可能隨時辦不成,疫情到現在都一年多。全靠大家都可以因應情況調動,都是大家想令事情發生,才能發生,這令我很感動。」

事隔很久沒在香港做音樂會,再次於現場見到一班觀眾,她更加親身感受到他們的愉悅,自己也感慨萬分,「我立即覺得想辦得更大規模,唔夠喉呀!本身分享會的性質是聚會,和歌迷如此近距離是開心的,可以傾偈,直接問他們問題,我也習慣這種表演形式。但能夠做番音樂,真人現場唱歌,就想有更多人,有full band,做一個更完整的表演。」

想留港做廣東歌

習慣港台兩地奔走的岑寧兒,今年卻多了時間長留香港。「可能因為去年留在台灣很久,少了時間在香港,很掛念屋企,回來後都想留更長時間。」她坦言,過往長居台灣製作音樂,已有固定的合作班底,即使之前創作的廣東歌作品,也由台灣朋友操刀編曲錄製,今年她忽發奇想:「我想和這裏的人寫歌。」

她解釋:「不是因為滯留在港而做音樂,正好相反地,因為想在香港做音樂,所以選擇留下。」當人們戲嘲香港樂壇已死,岑寧兒卻發現這裏的音樂空間有別於前,「有更多嘢可以玩,環境更有生氣,我更加想留下來找人一起玩,好像有很多不同形式可以做。」曾參與出演本地電視台ViuTV舉行的音樂節目,她稱讚過往少見這些專注唱歌的電視節目,談到該台於四月剛完成的首屆本地流行音樂頒獎典禮,她自言樂在其中,彷彿參與一場盛大音樂節般,大家都投入表演,「音樂類型又多,有純實力唱作,又有偶像唱跳,是很樂見的情況,愈多元愈好。」

接下來,她計劃即將交出第一張廣東歌EP,「過去找台灣朋友編曲,是互補。但找香港這幾位音樂人寫歌,合作可以更加全面。」她找來林二汶、林家謙,陳蕾合作,拼湊出新穎有趣的火花,她坦言每次和人合作都是獨立的過程,視乎對方的創作習慣。她笑言自己許多音樂計劃是順其自然發生,並無特別計算,例如最近為陳蕾新歌擔任和音,全因為和她一起打電動遊戲,也欣賞這麼好玩的創作,支持一些單純從生活裏創作出來的作品,她說:「你覺得好玩,就去做,這樣已經是一件事。」她說話總帶點隨心散漫,一如她的音樂率性而為,為本地音樂注入獨特清新的力量。

PROFILE
岑寧兒(Yoyo Sham),香港唱作歌手,曾擔任和唱、演唱會工作,及後赴台發展,音樂作品包括《4-6PM》、《Here》、《Nothing Is Under Control》、《Bedtime Story》等,其主唱作品《fly》獲得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文化後浪 創作香港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5/yoyo-1-2021052807354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