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期三次 曾心灰質疑婚姻 準新娘:原本的大喜日子變成壓在心頭的大石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改期三次 曾心灰質疑婚姻 準新娘:原本的大喜日子變成壓在心頭的大石

27.04.2021
網絡圖片
The-Milkstation-Kapiti_wedding-venue

由準新人組成的網上婚宴討論群組上曾發起的投票,大部份的疫情新人指出自己已在這年多次改期,並因而損失少至千元,多至數萬元的延期費。政府曾倡導賓客若全數注射疫苗,將放寬宴會人數上限,但大多的新人都傾向不想強制賓客注射疫苗和使用「安心出行」,寧願無限期延長婚禮或婚宴日期,更有新人認為政府雙重標準,令婚事愈拖愈久,愈辦愈麻煩,最後決定取消婚宴,寧願撻訂,也不想無限期地等待下去。

X

疫情長達兩年,雖於新年後政府防疫措施一度放寬,但針對婚宴擺酒的限制卻從未放鬆。至今婚禮場地僅限二十人觀禮,期間不可飲食,而婚宴一樣限廿人同場,每枱只可容納四人,並需有1.5米隔距。連在敬酒環節,政策亦禁止人們脫下口罩與飲食,同時婚禮上亦不容許新人邀請演唱嘉賓進行現場表演或有任何跳舞活動,宴前宴後亦禁止麻雀天九等耍樂活動,出席的賓客和工作人員需登記資料,並在晚上十時結束宴會。今日政府雖公布新的處理方案,但不少人指出政府新防疫措施並不人性化,一心只為強推注射疫苗,沒有顧及新人心情,有準新人感嘆「打完針可能紅事變白事」,亦有人指出父母親友年紀老邁,曾多次中風,又患有糖尿問題,「唔通唔預佢地咩?睇怕都要撻訂。」準新人討論區內討論熱烈,大部份人都認為無法強行逼使參加的賓客打針和進行檢驗,也有人已經立即向酒店提出改期要求。

le-belvedere-wedding-18-3

無法到海外拍攝婚照 婚攝公司不同意退款

原本計劃在去年二月舉行婚禮的準新娘Yuki表示,自己原本在前年已向攝影公司下訂,計劃在前年的冬天到日本拍攝海外婚照,但因疫情無法外遊,但婚攝公司卻遲遲不願退款,要她慢慢等待疫情後再另補拍攝,或改為於本地拍攝婚照。而Yuki於去年二月的婚禮也因疫情問題遭遇三次延期,需支付給化妝師、攝影師、場地佈置公司、婚紗與禮服和親屬晚禮服公司的延期費已達兩萬元。

「知道疫情嚴重,我們起初明白婚禮延期同時亦是保護自己和親友,可是隨着時間過去,政府的防疫工作不見起色,第三、四波仍然迎面而至,疫苗也屢出問題,但政府卻帶有雙重標準,放寬了不同場所的限制,唯獨對婚禮仍嚴陣看待。像會展舉行寵物節,擠了成千上萬的人和動物在內,但政府不加以控制,而不同的娛樂場所已經可以重開,餐廳和茶樓也可依四人一枱的規定營業,而且容納人數沒有廿人限制——那麼為什麼婚宴上卻一定只準廿人同場?連我樓下的茶餐廳都可以坐足三十人時,為什麼婚宴那麼大的場地卻硬生生逼新人只可以廿人同場?」Yuki問道。

新人:「怕流水宴和改外賣待薄了客人」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坊間有不少酒店和婚禮場所都因為政府措施,對場地嚴加規管,不願加設擋板彈性處理廿人限聚令,「有些場地可以改為流水宴,但當中合共可以舉行的圍數仍然不似預期,賓客也變相需在短時間內快速用餐。另外也有一些酒樓會改為外賣形式,但觀感變差,拿了外賣難道要他們到樓下的公園吃嗎?」Yuki坦言,因為一再改期,她和丈夫都遭遇過長輩的壓力,也試過和丈夫意見不一,感到身心受壓,感嘆生命難得的喜事變成猶如災難的惡夢,婚禮一次次改期,每當接近婚期仍然不見措施放寬,被逼再一次獨力與多方商討延期,並又一次付上延期費。

「在我的證婚上,也只有二十人出席觀禮。令我不明所以的是,明明當時除了我和先生外,大家都戴上口罩,也沒有飲食,難道這樣還會比走在街頭上危險嗎?」

Yuki數道,在證婚典禮上,除了新娘、新郎和雙方家長外,還要加上律師、司儀、兩位攝影師和短片導演,已經佔了至少十一人,她因而只敢邀請三位朋友作為姐妹和伴娘,「我三位,丈夫三位,加起來已經十七人,只剩三個名額留給重要親戚。」她說明白疫情下很難做到夢中的婚禮,但心中還是多少希望從小一起成長的好友可以看着她出嫁,步進人生的新階段,然而這個少少的願望也無法實現。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和家人與新婚丈夫因而有所爭吵 曾對婚姻和長輩感失望

「長輩也因為不明白一再延期的原因,常有不同的猜測,我需不停解釋,他們才放心下來。除此以外,我花了數千元印製的喜帖,帖上的日子也已經離我愈來愈遠。」她苦笑道,想到日後再看這張喜帖,必定會想到籌備婚宴的甜酸苦辣,成為「難忘」的回憶。

「這兩年,香港人已經夠難過了,我沒想到連自己人生的大喜日子也會變得如此多災多難。我曾因而跟丈夫商量,我說,不如我們取消婚宴吧,反正已經證了婚,也已經簽了紙,在法律上已經是夫妻了,我說我實在不想懸着一顆心無了期地等下去,我真的只想好好享受和他的婚姻生活。」但Yuki這個想法其後遭到親人強烈反對,長輩覺得他們不夠成熟,錢已經花了,不妨等下去,而丈夫聽後亦支持長輩的說法,無奈Yuki認為他們都不明白當中的壓力。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我因為這件事曾經對丈夫感到失望,也對家人感到灰心,想過婚姻難道便是這樣的嗎?幸而先生後來了解我的感受後,一直安慰我,給了我一個保証,如果這次訂的日子都不宜擺酒,那我們就不再等下去。我於是才彷彿看到盡頭,放下煩惱的心,期待婚宴到來,希望當天能真正舉行婚宴,和親友分享喜悅一刻。」

Yuki最後的婚宴日期訂在明年的三月,那一天,希望她能做最美的新娘,帶着快樂和祝福,無憾出嫁。

網絡圖片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4/converted-warehouse-wedding-2021042710363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