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東街仕紳化十年記】小店Cheeky Pasta體驗仕紳化衝擊 在汕頭街找到掘頭巷獨有的鄰里情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利東街仕紳化十年記

【利東街仕紳化十年記】小店Cheeky Pasta體驗仕紳化衝擊 在汕頭街找到掘頭巷獨有的鄰里情懷

k210211yuenlung-218-2

與「利東街」商場兩街之隔的汕頭街是條「掘頭巷」,全長僅百多米,只有連接莊士敦道的路口供車輛進出,街道兩旁多是唐樓,地舖新舊交集,當中包括許多特色食店,是灣仔靜中帶旺的獨特路段。

X

五年半前,Roberto和阿芙在這裏開了一間意粉店Cheeky Pasta,鮮橙色的舖位的的骰骰,主打外賣生意,堂食店外只有兩張細枱,「這可以讓兩枱不認識的客人互動,或我們和客人互動。」Roberto解釋,他和阿芙都喜歡與客人互動,更會主動和附近的街坊租戶逐漸打成一片,「這條街真係大家好照顧大家。」

 Cheeky Pasta店主Roberto(左)和阿芙(右)喜歡汕頭街的掘頭巷氣氛。
Cheeky Pasta店主Roberto(左)和阿芙(右)喜歡汕頭街的掘頭巷氣氛。食店Logo由本地漫畫家林祥焜繪畫,是卡通版的阿芙。

情在小巷深處

「我是西班牙混血兒,從英國來,在香港賣意粉,成件事錯晒。」Roberto爽朗地大聲笑。

一九九七年,Roberto從英國飛到香港大展拳腳,長時間從事餐飲業。二〇一五年,阿芙有意開食店,他問阿芙要賺錢抑或要形象?如果是後者,就選址汕頭街。「我鍾意掘頭巷,灣仔沒有了。掘頭巷,車少人少,型。」

這裏可能不是開食店的最佳地段,但Roberto自知自己不想賺大錢。「四十八歲了,還和你拚?過癮就好。賺得不多,但一定不會蝕,為何不做?」更何況,在掘頭巷開店,勝在夠好玩,容許他擺枱凳在店外,也更有助與街坊鄰舖打好關係。「如果這條不是掘頭巷,不會和對面玩,因為過馬路煩。這方面容易了,那鄰里關係就自然互惠互利。」

「這條街的好處就是多舊樓。舊樓即是住三代,大家識大家。如果混到入他們的society,就好照顧大家。」互相照應的細微溫暖事多不勝數,如街坊尤其老人家都對Roberto和阿芙很好,不時請他們吃東西、飲茶,甚至煲湯給他們飲;又如每當抄牌,都會即刻通風報信提醒車主。

 汕頭街現時地舖新舊交融,特色食肆林立,吸引不少遊人專程來覓食。
汕頭街現時地舖新舊交融,特色食肆林立,吸引不少遊人專程來覓食。

這條小巷如此舒服愜意,Roberto和阿芙閉店後經常在店外飲酒聊天直到夜深。「所以街坊形容我們是這條街的『站長』,因為我們維持秩序,夜晚回家見到我們好安心,因為我們開晒燈,無人打劫。」在廚房忙完,阿芙加入討論,「有時鄰居自己在家覺悶,便會自己帶東西來飲,自娛一下,飲到差不多就會回家睡覺。」

掘頭巷環境炮製的獨特人情味,在其他通車街道難以複製。

受利東街重建衝擊

汕頭街的唐樓矮小,站在Cheeky Pasta門外,可以望到利東街清拆後建成的「囍滙」住宅大廈。「囍滙」入伙時,Cheeky Pasta剛剛開張。

Cheeky Pasta開業於汕頭街兩層高唐樓地舖,在店外可望見兩街之隔的「囍滙」住宅大廈。
Cheeky Pasta開業於汕頭街兩層高唐樓地舖,在店外可望見兩街之隔的「囍滙」住宅大廈。

作為灣仔三十年居民,阿芙仍然對利東街清拆重建非常痛恨。「這些是仇來的,世仇。」當年街坊聲音被忽略,諮詢會如同虛設,讓她體會猶深。

而當「利東街」二〇一六年正式開幕,更對周圍社區造成衝擊。阿芙直斥商場「核突」,「不單止對我們沒幫助,最麻煩是不斷起租。」見到有利可圖,當時地產經紀便乘機慫恿業主加租,「廈門街就最慘,本身掘頭巷變成通車,隔籬每一間都捱得好慘。因為一加都是一皮(一萬)、兩皮(兩萬)咁加上去,唔係講緊五百、一千。叫人點捱?」

「陰功,都是人家的心血。」Roberto對廈門街店主之痛感同身受,是因為地產經紀也曾意圖染指他們的舖位。「好彩,我們的業主較好人,是獨立業主,不是大財團,還有人情味,大家有得傾有得捱。」阿芙慶幸。

但汕頭街今日的和諧狀態又能維持多久?阿芙指着街尾的樓梯說,以前這邊是碼頭,這幾級樓梯就是用來停泊往返汕頭的船隻。「這些樓梯,廈門街已經拆了,我感覺到汕頭街的都快將保不住」,「一路破壞着歷史回憶。香港就是這樣,就快不再是香港。」

汕頭街盡處有一段梯級,是以前碼頭的遺蹟。
汕頭街盡處有一段梯級,是以前碼頭的遺蹟。
編輯推薦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利東街仕紳化十年記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