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i港產Chatbot初創受外國賞識 成功在於挑戰摩連奴金句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Kami港產Chatbot初創受外國賞識 成功在於挑戰摩連奴金句

香港創業甚艱難, 究竟支援有多難?「慘!慘!好慘!」重要的事要說三次,人工智能 Chatbot 公司 Kami 的創辦人張子良(Alex)創辦兩年,多次被政府和投資人拒絕,直到去年參加北愛爾蘭 Start Planet 才贏得 Most Investable Company(最值得投資企業)。談起創業史,每字每句,彷彿都有血有淚。

tan170721oliver0424

人工智能 Chatbot 理解字面以外的意思

張子良行內經驗豐富,他自 1999年起開始從事金融系統開發,先後在八達通、旅遊網站等大公司任職,其後辭職創業。

Kami 這種 Chatbot 目前專注發展金融銀行服務。他說,與其他 Chatbot 公司專注自然語言處理不同,Kami 的記憶推理能力,全球獨有。他掏出開發者介面,展示對答。其他機械人可以答條理清晰關於資料的問題,但這個港產機械人不同。例如你最初說全家人要去日本,要買保險,後來突然改變主意,說「都是改去上海好了」,接着問「咁兩者保費相差多少」,一般機械人答不到,但 Chatbot 答到,因為他有記憶和理解能力。「當 Kami 已經提供了基本和高價的保險選項,你不正面回答,說一句『我不想死』,Kami 都會理解,自動推介高保額的保險,說一句『太貴』,Kami 就會改為推薦低保額計劃。」

對話中途甚至插入無關的句子,例如 “I’m so boring”,然後說回正題,Kami 系統都會記得整段對話紀錄,推理出切合你需要的回答。

tan170721oliver0343
tan170721oliver0306

他指出,連 IBM 的 Watson 也做不到這個效果,只能依賴關鍵字知道字面意思,而且只能追溯十句對答。他希望透過自動化推理(automated reasoning),令 Kami 了解不同情境下的弦外之音,他舉例,聊天途中突然說「我好肚餓」,可能是真的肚餓,也可能是嫌對方說話悶,想離開。

無米難為巧婦,Kami 與大學合作,取得四千一百萬條 Amazon 的客戶服務數據,才足夠開發出這種思維能力。目前只有英文版,他預算未來三到四個月後可以推出中文版。

不擅辭令 讓技術說話

辦公室牆上,掛着足球名帥摩連奴的名言:”Money does not guarantee success.”

他在摩連奴的名言下,加上了一張字條,寫下了自己的領會:”Without money guarantees failure!”

訪問時張子良一直說得頭頭是道,不過,他強調自己不善辭令,正正是他人生挫折的來源。

八歲起,他就迷上編寫程式,閒時讀的是雜誌《電腦時代》,上課時偷看的是程式書籍,還學習使用程式玩河內塔(一種按規則移動大小不一圓盤的數學推理遊戲),一行行 Code 就是他的玩伴。雖然家境貧窮,但他死慳死扺買到一部二手電腦,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電腦好像能聽懂他的話,慢慢成了他最親密的朋友。

最終,不過渴望透過程式,去了解別人的想法:「我們人類思考好複雜,通過對話,才可以了解一個人心中所想。」從客戶服務數據,他學到很多:“Conversation is the portal of human thoughts.(對話是思想的大門)” 最初做 pitching,爭取別人投資他的計劃,連朋友都勸:「Alex,你咁樣會死㗎。」

問他失敗過多少次?「不如我跟你說成功過多少次啦!」頭三十次都失敗,只有四五次成功。

他最記得,有一著名投資人,跟他說:「聽你三十分鐘已經好俾面,平時我十分鐘就走。」

去年 11 月,去愛爾蘭比賽,pitch 前用了四小時閉門練習,重新度一份五分鐘的稿,到了台上,腦中突然空白一片,呆在台上,眼爭爭看秒數在跳,足足二十秒,幸而團隊在四個月前到過當地,辛辛苦苦開發出技術雛形(prototype),最終通過A.I.專家認證技術,讓技術代他說服評審,最終贏得獎項。

Kami 因此成為英政府創投基金環球企業計劃公司(GEP),每年只有六到七間初創公司可以參與。事後他惡補說話技巧,看看錶,笑說:「起碼我現在跟你訪問,已聊到一個小時。」

千里馬遇上伯樂,有時要遠走千里。張子良第一次申請約十萬元的數碼港創意微型基金,就只因為「填錯 form」和「太普通」而被拒絕。

他感嘆,DeepMind 可以只憑一條演算法被 Google 收購,「盈利是重要,但作為政府和旗下的創科機構,更看重的應該是願景。一間初創科技公司怎可能一開始就有營運模式? 你們要談三四年後如何賺錢,但我連兩個月之後褲袋是否有錢也不知道。」

tan170721oliver0354

沒有投資,A.I.初創一定死

今年 6 月,他在亞太創新峰會接觸到科學園技術主管霍露明博士,對方「非常支持」, 跟他說只要入紙,就可以提供支援,包括辦公室和資金,亦會配對人脈,甚至願意派人手把手,教他填表,他大為感激。「你想想,由始至終都有人話你唔掂的時候,突然間有人話:我幫你啦,真的好感動。」

兩年內,開支達五百萬,現在只成功經上海安創成長營介紹一個天使投資者,其他都是朋友以 Bootstrap 形式資助,投資額只有二百萬,其餘又借又賖。有朋友放棄高薪厚職加 入,張子良自己分文不收,也要確保六個員工有飯開,間或聘請兼職,甚至 freelancer,連辦公地點,也是借朋友辦公室,「邊度有位就 去邊工作」。

在歐美申請一次專利動輒耗費三、四十 萬,他只有向政府申請一次專利資助計劃,另 一個自掏腰包。「政府不給我那十萬,算啦。」荒謬在他知道有人申請成功後,將錢買樓,甚至請整間公司職員一起去日本旅行。「我們紮實做事,卻難以維持開支。」

香港和英國政府之間對初創企業態度的差異,張子良看在眼裏,為之氣結。他指出,對小型科創企業,英國政府提供課稅津貼,最多達科研成本 33%,相當於每請四個科研員工,就有一個免費,即時轉賬回水;試過銀行無法開戶,政府部門「即時解決」,寄去公函,澄清他們是受政府支援,要求盡快處理申請;甚至有官員特意舉辦活動,幫助拓展人脈。

Kami 目前開始市場測試,並向特定前期客戶制定方案,以金融業為起點,展望開放平台後,可以擴展到其他行業。其中一個對象是保險公司,預期可以省去約一成八全職員工, Chatbot 每月成本只需一萬美金,並能增加三百萬美元營業額。他期望 2018 年前,可以成功推出產品。

一文錢逼死梁山好漢。沒有具遠見的金錢支援,不少好主意最後只能胎死腹中。

「香港最難找人才,你要人半份人工,或者無人工捱一兩年,根本無可能,不是個個接受到;好多香港公司不是沒有好主意,而是死在接觸不到提供資金的人。」張子良總結了他的創業經驗。

tan170721oliver0112

* 25/11 更新:Kami剛剛完成天使輪融資,總金額超過一千萬港元,超出預期,投資者包括全球最大英國晶片設計公司ARM、由前紫光日東科技主席畢天富成立的私人創投基金,以及紅杉中國主席沈南鵬。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9/tan170721oliver011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