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唱片店可以不死嗎?

連鎖店毅行者 節拍蝕住捱

8947

每次快要步出尖沙咀港鐵站金馬倫道B2出口,都會聽到黃子華的笑話或鄭秀文的歌聲。「節拍」門口的大電視總是送上讓人安心的聲畫。嗯,我沒出錯出口。

《壹週刊》2016年曾有報道,指它「扮執笠最少五年」,因為其「執笠清貨,最後數天」的螢光黃紙紅字標示經常高高掛。「你哋啲記者誤解我哋。」第二代老闆Addy有點沒好氣地跟我「呼冤」。「尖沙咀舖位係逐個月短租,真係唔知業主會唔會隨時唔租俾我哋先咁講之嘛。」怎料短租再短租再再短租,結果捱過了五個年頭。

彩色且帶點年代感的「節拍CHEAPY」招牌加上播放演唱會片段的電視,金馬倫道的節拍分店是尖沙咀一道獨特風景。
彩色且帶點年代感的「節拍CHEAPY」招牌加上播放演唱會片段的電視,金馬倫道的節拍分店是尖沙咀一道獨特風景。
節拍早年常掛上「最後數天」告示,Addy解釋因為店舖屬短租。(網上圖片)
節拍早年常掛上「最後數天」告示,Addy解釋因為店舖屬短租。(網上圖片)

高峰期達四十五間

說「捱」,沒有誇張。「我哋全盛時期有四十五間分店」。我瞪眼並以高八度聲線求證:四十五間?「以前有間影視會叫大卡士,有十幾間分店,後來佢哋唔做,我們就收購,整整下就有咁多間。我哋做過全港第一間廿四小時影視會。嗰時最勁係我哋,啲同行追住我哋來開舖㗎!」他形容節拍插旗之處,附近總有後來的影音店。細細個已到店面幫手的他見證店舖的高峰與低谷。

「尖沙咀舖八年前係長租,但後來租金實在太貴,好難做,你見側邊啲舖係咁轉就知。業主好人,先肯平啲短租俾我哋。元朗店開咗好耐,業主由12萬加到24萬,目的就係趕你走。我同佢傾可否只加一萬幾千,有人租我即搬,佢都唔肯。」這不是個別例子,他們很多分店下場相若。「業主根本主宰我哋命運。」Addy續說:「間間都蝕到入肉,我成日都話執咗佢唔使煩。」早前網上散播一張圖,寫有節拍各分店的結業日期,疑似大限將至。原來這是Addy趁各店租約期滿,希望長輩能拿定主意的策略。「我成日想打橫來,印啲結業banner擺落舖,佢哋十五十六,咁我做醜人囉!但嗰兩間連鎖店執咗,佢哋又覺得有希望。」

執意苦撐的是半退休的Addy爸爸羅真權,老本行是租單車。他經營的「龍記單車」有四十年歷史。「佢覺得租帶好似租單車咁,佢做生意只有租嘅概念。」時為1987年,他向電影發行商買下十餅錄影帶。節拍開張,主攻租帶生意,三十二年由盛入衰,現只剩五間分店苟延殘喘。「有人覺得仲做一定係有錢賺,佢哋唔知呢個世界真係有人蝕錢都做,就好似我哋呢啲黐嘅,個個月營業額紅色仲繼續。」

Addy慨嘆店舖每兩年加租一次,「依家好難做……呀唔係,係無得做。加30%走唔甩,你諗下點樣可以每兩年就賺到更多錢交租呢?」
Addy慨嘆店舖每兩年加租一次,「依家好難做……呀唔係,係無得做。加30%走唔甩,你諗下點樣可以每兩年就賺到更多錢交租呢?」
Addy笑指店舖為「低級雜貨舖」,售賣各類電子貨品,就連利是封、公仔都有。店舖的「蝕本」紅字衝擊視覺,讓人感受到賠本的慘烈。
Addy笑指店舖為「低級雜貨舖」,售賣各類電子貨品,就連利是封、公仔都有。店舖的「蝕本」紅字衝擊視覺,讓人感受到賠本的慘烈。

用毅力捱到完場

我以為Addy爸爸是個超級影癡或狂熱樂迷,才會持續做出與錢鬥氣的非理智行為。Addy笑謂:「佢玩三鐵、跑全馬、行毅行者。你諗下佢可以跑毅行者,就梗係一個好堅持嘅人。」今時今日,在香港繼續「賣碟」門檻很高,要有錢及毅行級數的韌力。

到底現今唱片及演唱會影碟有多難賣?他用數字答我。「以前鄭秀文演唱會DVD可以賣足三個月,賣成過千隻。依家兩星期就停,平均一間舖只能賣二三十隻。」經營影音店,食粥食飯考眼光,投資知名度高的準沒錯,但有時還是人算不如天算。「最近楊千嬅隻演唱會碟,不斷減價減到平過來貨價10蚊都郁唔到,最後寧願蝕10%退返五六十隻俾發行商。」我反問:「已經係楊千嬅,咁新人……」

「新人你邊敢入貨呀,近期得Hana(菊梓喬)算係賣到,其他聽都無聽過嘅新人根本唔會入。」

兩年前節拍開業30周年,曾做過速銷優惠,宣傳單張仍貼在店舖之中。
兩年前節拍開業30周年,曾做過速銷優惠,宣傳單張仍貼在店舖之中。

Addy表示唱片比影碟難銷,過了新出蜜月期,銷量就直線插水,不似DVD可能有後勁。「CD最恐怖嘅係,無人買,就真係點減價都無人買,影碟減價都有機會清到。」屯門良景邨分店已沒賣唱片及演唱會DVD好幾年。「屋邨客真係好少買CD,個位不如用來賣影碟算啦!」八十年代尾及九十年代初,本地唱片業蓬勃,五位甚至六位數銷量不為奇,後來受盜版碟及非法網上下載重創,他們的生意開始走下坡,至千禧後有點小復甦。「周杰倫2000至2006年嘅碟都好好賣。我哋試過去HMV掃正價碟返來,都唔夠賣!」

直至智能電話普及,行業進入吊鹽水階段。「記得嗰時有非法聽歌app,例如『天天動聽』,好多歌任人聽。」現在手機付錢購買歌曲只消幾秒,音樂串流平台又多,他表示只有狂熱歌迷、Hi-Fi發燒友才會買碟。「打電話催補貨」,從尋常變成罕有。他現在入貨傾向審慎,「發燒碟、德國製、日本製嗰啲碟200幾蚊隻,得金馬倫道舖賣。其他舖一隻都唔入,你諗下囤積四隻都蝕1000蚊呀,講緊只係一個歌手一張碟咋。」

新人當中以菊梓喬的唱片銷路較好,店舖把她的唱片放在CD架的當眼位置。
新人當中以菊梓喬的唱片銷路較好,店舖把她的唱片放在CD架的當眼位置。

變身平民百貨開源

唱片退流行加上租金無上限兩路夾擊,Addy決定變陣,把節拍變作「雜貨店」。「2008年從美國讀書返來,我哋就賣埋電視、電話、藍光碟機等,梗係好賣過碟好多啦。」我走進店舖,不斷暗忖「呢啲都有」?是磨腳皮機耶。「我哋好濫,手機保護貼、燈膽、電芯都有,低成本高利潤呀,如果真係只賣碟,五年前已經要執笠。」他又提及早年有過「保護貼小陽春」。「都賺到啲錢㗎,點知周街啲保護貼劈價到廿蚊張,點搞啫。佢哋短租,搞唔掂就離場,我哋啲舖長租㗎大佬。」

他認為影音店當中,定位最好的是CD Warehouse,因規模剛好,加上它們本來就是唱片批發商。「佢哋CD版本最齊,唔好賣嘅貨我哋可以退返,因為佢哋有門市賣,我哋係互助關係。」他又笑着比較大家所賣的「周邊產品」。「佢哋賣耳機、speaker、藍牙音箱,啱㗎佢哋。我哋九唔搭八,單車都掉埋落去賣,之前尖沙咀舖都賣過幾架,但太佔位,賣多幾款充電線好過。」

即使有這些幫補,每到加租期,又倒蝕,條數難計到計數機都想自毁的程度。困局漸變死局,我問:「仲有無新橋?」他答:「無喎,我呢排返單車舖,遠離嗰個煩擾嘅地方。大佬我已經轉營賣埋其他,真係諗唔到仲可以點。無咗嗰兩間連鎖店,希望有番少少起色啦。」

唱片及影碟滯銷,只好增加貨物種類。大埔昌運中心分店的一隅似單車舖多過影音店。
唱片及影碟滯銷,只好增加貨物種類。大埔昌運中心分店的一隅似單車舖多過影音店。
當影音店出現磨腳皮機與美髮器,你就知生意難做。
當影音店出現磨腳皮機與美髮器,你就知生意難做。

不同價格惹批評

連鎖店被要求價格劃一,他表示不能理解,勞氣地說:「啲人上網鬧唔同舖價錢唔一樣,咁舖租真係唔同,我呢間賣貴10蚊隻,都係希望生存到啫,我哋又唔係藥房,賣影碟無生意㗎。你覺得我貴咪幫襯第二間,無人攞槍指住你買,我唔係串,我蝕緊錢呀。」一直走街坊路線的節拍,不買誰的帳。「橫掂我哋一直都無搞咩企業形象,無用一百幾十萬賣廣告,我哋都無乜形象俾你插㗎啦!」

節拍價格不統一的原因,也由於無人可以「話晒事」。「我爸有九兄弟姊妹,節拍全靠阿叔、阿姑落力幫手管理,有時佢哋都會各自set價。」重視親情的羅真權尊重各人的決定。「我哋好少同人解釋,外面啲人根本唔明白。總之撐我哋嘅人自然會來買碟。」

提及多年對頭Wide Sight(廣視影音),他不無唏噓。「都打交打咗廿幾年,我哋喺邊度開,佢哋又喺邊度開。佢哋都執到得番一間。」香港人總是失去才喊珍惜,他語帶無奈。「可惜係一個姿態,珍惜係要用行動同金錢。」

節拍
尖沙咀金馬倫道2-4B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唱片店可以不死嗎?
熱門搜尋
展覽 勞動者 記者 護士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don190301Jenny-4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