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唱片角落 喜利兩小口為客人撐下去
熱門文章
唱片店可以不死嗎?

守住唱片角落 喜利兩小口為客人撐下去

6553

無論大小,它們都離場……

2017年6月──旺角信和中心的「CD交易所」結業,結束廿七年的業務。

2018年12月──HMV宣布自願清盤,全線分店結業,並聲稱轉移經營網上業務。

2019年2月──創業於1985年的香港唱片(Hong Kong Records)最後一家分店尖沙咀店結業。

韋志樂兩夫婦自十來歲就來唱片舖幫忙,笑言是跟客人一起長大。
韋志樂兩夫婦自十來歲就來唱片舖幫忙,笑言是跟客人一起長大。

唱片業一直走下坡,元朗喜利唱片老闆韋志樂和太太,夫妻檔在店裏打點了快三十年,上年7月他倆抵不住唱片銷量不斷下沉,決定停售,轉賣電腦用品。期間曾有客人跟他們說店舖經營幾十年,已是區內標誌,這提醒了韋志樂:「『喜利唱片』沒有唱片,其實就已不是『喜利唱片』了。」所以一個月後,他們又決定重售。

喜利唱片在元朗屹立近三十五年,四十多歲的韋志樂1993年從兄長手中接手打理店舖,韋太則從拍拖至今一直伴隨在側。他們最初只賣黑膠碟及卡式帶,八十年代尾兼賣盛行的唱片。

得閒比忙碌難熬

韋志樂徐徐憶起那段輝煌時光,「以前當紅歌手新碟首批訂單一定要有一二千隻,不然會不夠貨賣,有時兩、三天就能清貨。現在能賣到二百張已經很好。」韋太也跟記者回顧唱片業高峰期那種爭分奪秒。大歌星出新唱片,批發行通常下午4時送貨,他們等不及,寧願「滾水淥腳」自行取貨。人家9時開門,他們8時多就在門口等,拿到貨就馬上回舖。他們會預先把近二十隻套了膠袋的唱片放在櫃枱邊,並疊好一棟要找續的零錢。客人來到一付款,就能迅速交收,最高峰一天能賣上五、六百隻。「以前忙到不能坐下,但不覺辛苦,因為所有事情都很快。現在相對空閒了,其實更辛苦,因要熬時間!」

思前想後忍痛停售

網上音樂串流愈加盛行,唱片生意持續下滑。「我們看到毛利一直下跌,就想是否還要保持這麼大的比例賣唱片呢?」他們在三、四年前大大增加電腦用品的比例,佔店舖近三分二位置,只留下店後的一堵牆,成為售賣唱片的珍貴角落。

喜利唱片三分二的前舖都放電腦用品及雜貨,餘下的後舖則賣唱片及影碟。
喜利唱片三分二的前舖都放電腦用品及雜貨,餘下的後舖則賣唱片及影碟。

唱片難賣,最當紅歌手新碟的首批訂單他們最多只訂八十隻。輾轉思量了一年多,他們覺得是時候接受時代變遷,韋志樂說:「我們心知唱片業已到盡頭,只差今日還是明天清場。」他們最後把心一橫停售唱片,原來位置都換上電腦用品。把唱片下架時,韋志樂頓感不捨。「清理貨品準備退回給供應商時,心情很忐忑,就像把養了幾十年的兒子,親手交給別人的感覺。」

「喜利唱片」是區內標誌,從前店舖更是365日年終無休。
「喜利唱片」是區內標誌,從前店舖更是365日年終無休。

熟客留戀重售唱片

三十年間,他們看着客人來來往往,但鮮有機會跟客人深入交流,決定停售唱片後才發現客人對店舖有份情。客人在原來位置找不到唱片,以為只是搬了位,但兜了兩個圈發現真的沒有了,不禁面露失落。顧客當中不乏從學生時代開始光顧,到今天帶着孩子前往的人,對於唱片停售的落寞更是難掩。

這裏也是不少老年人及上班族下班後消磨時間的地方;搬到外區的老顧客有空也會回來買唱片。他們紛紛追問老闆為何不賣。為了這班對店舖有回憶的客人,夫妻倆在一個月後重新下訂單入貨。韋太說:「客人知道影碟未必好賣,就喚我們多入些靚聲碟,說一定會支持。他們給了我們做下去的動力。」

唱片業式微,大型唱片連鎖店都捱不下去,他們還能支撐多久?韋志樂堅定地回應:「我們的店一天還在,都會繼續賣唱片。但你說是否用它來賺錢,就肯定不是,它是自己養自己吧。」因為店舖是買下的,免去租金壓力,他們願意守護這家元朗稀有的唱片店。

 

喜利唱片

元朗青山道211-223號喜利商場地下60號舖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唱片店可以不死嗎?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don190226Salad-4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