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2結業 】有故事的咖啡店 店中人的相遇與相知
熱門文章

【TC2結業 】有故事的咖啡店 店中人的相遇與相知

8555

訪問相約在周一晚上,這是TC2的例休日。店舖閘門半掩,拉開標誌式的紅色趟門,看見老闆岑蘊華(岑仔)正在舖後打點。曾為資深傳媒人的岑仔十分平易近人,即使初次交談,記者已不期然跟他分享工作情況,也吐了一點苦水。他果然不愧為「記者樹洞」。

這家咖啡店政治立場鮮明,不時舉辦文化活動,咖啡香以外,人情味滿溢。這一夜,岑仔分享了很多店舖的故事。訪談期間,他忙不迭地接了四、五通訂座電話,皆因這個傳奇空間快將消逝。

衣車單人座的浪漫秘密

因為有太多人貼字條,岑仔特意放了記事簿供客人書寫,現已寫了滿滿的四本。
因為有太多人貼字條,岑仔特意放了記事簿供客人書寫,現已寫了滿滿的四本。

樓高兩層的TC2,驟眼看似尋常cafe,但開業近十五年間卻交織了無數故事。門口右側有個很特別的座位,是一個由衣車改成的面壁單人座。牆上小字條密密麻麻,恍似一堵迷你連儂牆,有人表達單身的好、有人訴說失戀心情、有人交流無厘頭對話。靠着字條,原本沒有關係的陌生人就此連繫上。岑仔娓娓道來,留下字條這種仿似電影浪漫情節的源起……

一天,有個女生忽發奇想,拿起紙筆寫上”Dear Stranger”,鼓勵看到字條的「陌生人」不用害怕孤單,並希望他能好好生活。寫好後,她把字條藏在座位的抽屜裏,靜待有緣人。過了一段時日,有人發現字條並回覆,如是者抽屜又多了五、六張字條,店中也開展「抽屜的秘密」流言。

那為何抽屜的字條會跑到牆上呢?原來又是另一個浪漫情節,另一位女生寫上「你最近還好嗎?」的字條貼在牆上尋人,盼望不時光顧咖啡店的男生看見後找她。沒有人知道最後她是否尋人成功,但店舖結業,相信這些大城小浪漫會買少見少。

叫岑仔最不捨的,也是這十五年間在店舖裏建立的微妙關係,「由客人變成朋友,這種關係很有趣。有些客人每次都喝相同飲品,所以我會認得他。我們有時會用飲品稱呼他們:Mr Cappuccino、凍啡多冰先生等。我不exactly是他們的personal friend,但大概知道他們做什麼工作及他們的習性,介乎熟與不熟之間。」

兩個拍檔合作了近15年,表妹說她跟岑仔的性格南轅北轍。她很急、很理性,而岑仔則感性及容易遷就人,但正好互相補足。
兩個拍檔合作了近15年,表妹說她跟岑仔的性格南轅北轍。她很急、很理性,而岑仔則感性及容易遷就人,但正好互相補足。

不負文化cafe之名

自TC2在2008年從新蒲崗的第一間舖搬到油麻地砵蘭街,就開始努力經營「文化」主題。記者之後在日間再訪TC2,岑仔的拍檔吳婉君(表妹)說:「我們逢星期日就做『文化星期日』,用一半舖面辦各種文化活動。星期日下午其實是做生意的黃金時間,可以全場爆滿,但我們可以接受零收入。不要說是犧牲,這是我們的價值。」

在太子現址,他們籌辦了四十多場band show、三十多場社區放映,還有其他多不勝數的舞台劇、舞蹈、音樂等演出及工作坊,並利用咖啡店的空間舉辦多場畫展及相展。表妹續說:「之前油麻地店加租,我們這麼緊張要找地方搬,因為我們好像還不算是文化cafe。當時我們只做了五年,能夠建立的東西不多。但這幾年我們真的很盡力做,覺得對得起『文化cafe』這個名銜了。」

記者樹洞 心靈歇息之地

TC2另一特點是政治立場鮮明,在店舖當眼處貼上了「我要真普選」黃色標語。岑仔說:「在這裏談社會政治是不奇怪的,若你在其他cafe突然說普選,別人會也許會覺得『做乜嘢呀』。」一些記者更會在這裏激烈討論社會議題至凌晨3時,五區公投的意念原來也在舊舖閣樓萌生。

岑仔說這裏也見證了新聞行業的變遷,有幾個行家早幾年經常來討論時政,但現在大部分已轉行。
岑仔說這裏也見證了新聞行業的變遷,有幾個行家早幾年經常來討論時政,但現在大部分已轉行。

TC2這店名有雙重意思,除了代表tea與coffee,及寓意由二人組成,也是電視台常用術語。岑仔與表妹合作開店前,均在電視台做了超過十年記者。岑仔笑言:「有人連繫不到這是電視台術語,會問我們何時開TC3?他們以為2代表我們第二間店舖。」咖啡店自然而然成了一眾記者的聚腳地,也是不少行家辦farewell party的首選地。表妹說因為這裏總是開放到很晚,配合晚下班的記者。「TC2有營業時間的,到凌晨1點,但大家好像不知道,有人試過坐到朝早6點才走。因為岑仔負責收夜,他不會趕人走的。記者要找一個地方,能從晚上11點一直坐下去很不容易。」

岑仔更是一眾行家的樹洞,不少記者夜深到訪,只為跟他訴苦:很多同事離職、公司員工少工作多、沒有足夠資源做有意思的報道等。「他們好像在說給外人聽,但這個外人又很明白他們的狀況。」不只行家,很多人也會獨自前往找岑仔訴心聲,「他們想有人聆聽,未必覺得跟你很friend,或者覺得你是個智者。大家只想純粹地說,其實你回應什麼也沒關係。」夜闌人靜時,TC2成了不少城市人取暖的空間,大家都叨叨絮絮地向岑仔道出內心鬱悶。

店內多個擺放東西及裝飾的木架都是員工阿業為TC2度身製作。
店內多個擺放東西及裝飾的木架都是員工阿業為TC2度身製作。

員工圓夢前的避難所

「我想和每個同事建立很個人的關係,我們其中一個管理哲學是『好人咁對待每一個人』。」岑仔掀起褲管展示同事Sunnie數月前替他紋的紋身,圖案是外星人配上咖啡杯。「是我第一個紋身,幾十歲紋第一個紋身是笑料來的。」喜歡畫畫的Sunnie中學時期已到TC2做兼職,深知單靠畫畫難以維生,因此萌起成為紋身師的念頭。岑仔知道後着她加把勁,待她學成後就奉獻自己的第一個紋身,「這是我們之間的承諾,整件事很圓滿。她發現自己興趣,之後努力達成夢想,她能親手為我紋身,好像看到她的一個成就。」

這是員工Sunnie特意為岑仔設計的紋身圖案。
這是員工Sunnie特意為岑仔設計的紋身圖案。

演員兼獨立電影導演盧鎮業(小野)也曾在這裏兼職一年多,「岑仔有點像社工。他覺得每個員工在這裏都是短暫逗留,在這短暫逗留間找自己之後想怎樣,他很想知道你之後的發展。」另一現職員工阿業笑言他從沒當岑仔是老闆,因他很放心跟岑仔訴說心事,「TC2對我來說是精神避難所,回來工作反而有放鬆的感覺。」對員工來說,這裏是尋找人生方向及滿載人情味的空間。

盧鎮業(小野)之前曾為TC2的前洗碗工金妹拍攝獨立電影,因為他覺得普通的洗碗工背後都有豐富的個人歷史,很值得被記錄。
盧鎮業(小野)之前曾為TC2的前洗碗工金妹拍攝獨立電影,因為他覺得普通的洗碗工背後都有豐富的個人歷史,很值得被記錄。

傳奇空間有緣重開?

TC2是傳奇的空間。難怪一知道店舖要結業,大量顧客在面書打上一段又一段不捨的文字:「十年過去,TC2仍是我們幾個最佳聚腳點」、「好唔捨得這個樹洞啊!」等等。

說罷故事,岑仔回到現實,「集合故事一次過告訴你,你會覺得開cafe很浪漫,但我是用十多年時間去說這些故事給你聽。現實是每天都有很多麻煩客人。」飲食業日常工作真的很磨人,每天沖一百杯咖啡,沖足十多年,再多的熱情也會被沖散。更現實的是他觀察到生意在這一年開始下滑,工作人手又不夠,做了十年的大廚也不做了,租約剛好期滿,好像是退場的契機。拍檔表妹都認同要暫時休息,「我們十多年沒停過,沒放過大假,最長的假期就是新年那幾天。這些年來,我只去過三日台灣,他更誇張,十多年沒去過旅行了,你能想像嗎?很多人都一年去幾次旅行。」

問到他們的去向,表妹續道:「根本沒時間想,現在差不多要搬了,我們還未確定找不找到倉放東西。我還在煩惱今晚及明天夠不夠人上班、有沒有人頂更。我們真的需要休息一下。會否再開,我覺得就看緣份吧。」說罷,他們繼續忙碌地工作。

這個傳奇空間就在忙碌的城市中消逝。相信曾到訪的客人,都會懷念這家不一樣的咖啡館。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tan190219salad_0489-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