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藝術大爆炸

【Art Central】無懼敏感議題 大談中港身份矛盾

739
跟Art Basel相比,Art Central比較親民,場內除了收藏家,還有一家大細前來家庭樂。
跟Art Basel相比,Art Central比較親民,場內除了收藏家,還有一家大細前來家庭樂。

每年三月尾,香港人立即談起藝術來,但也是好事,至少本地藝術家每年總有一次被看見的機會,被選中的「小孩」,甚至可以踏進Art Central、Art Basel這類國際級藝博舞台。

不過,走入藝博會,猶如走進藝術界百貨公司。各地藝術家的心血清一式放進白色背景的畫廊攤位中,頓時變得一式一樣,只剩收藏家與畫廊的金錢交易。但香港藝術家是反叛的,他們總是有意無意地,想在這個空間說香港故事。去年,黃宇軒與林志輝在Art Central創作了《居港亭》,讓觀眾戴上聽筒,了解香港藝術家的生活困境。

今年則有高小蘭在龍和道的展場,豎起三個白色輪軸,每面各寫上「Hong Kong/is/isn’t/China」。每當參加者轉動輪軸,便會呈現不同的句字組合,在金錢掛帥的藝博會中,邀請全球到訪者思考:到底香港是否屬於中國?

題材敏感  曾擔心遭審查

「Hong Kong is China」轉一轉就是「Hong Kong isn’t China」,哪一個是標準答案?高小蘭答不到:「我也很混亂。」
「Hong Kong is China」轉一轉就是「Hong Kong isn’t China」,哪一個是標準答案?高小蘭答不到:「我也很混亂。」

內地出生,六歲來港生活,在回歸前,高小蘭一直覺得香港是家、中國是國家。「我甚至不想稱自己是香港藝術家,香港太悶了,我想做世界公民。」回歸後,她到處飛。在北京、巴黎工作過,後來還跟丈夫搬到加拿大生活,但過去五年,香港突然不再沉悶。雨傘運動、高鐵開通、港獨思潮、議員被DQ,人在異鄉,每次讀新聞,總覺得這個家很陌生。年輕時喜歡往外衝,人到中年,靜下來,卻發現熟悉的家正在消失。「突如其來太多情緒,我想處理一下自己對香港的感受。」

去年暑假,高小蘭收到策展人的邀請,希望她能帶一件作品到Art Central參展,當時她很快已決定要做這件名為《New Territories Old Territories》的新作。她讓參與者自由轉動輪軸,因為她想讓大眾感受混沌的身份。「我內心覺得香港不是中國,文化角度上看,是兩個地方。」但現實上,香港真的回歸了,香港真的是中國的一部分。「那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怎麼辦?」

高小蘭坦言作品玩弄文字遊戲,題材敏感,最初也擔心會有人施壓。「在國際藝博會上,是不是應該做一件世界大同的作品呢?」她最怕是害苦了策展人,但對方竟多次勸她放心創作,指藝博會不會向任何權力機構低頭。「Art Central開幕了,我的內心還是有點擔心。」也許親睹香港在變,已是恐懼的來源。

犬儒的藝術效果

另一位本地藝術家唐偉傑的作品,也在玩弄文字遊戲。遙遠地看到畫框內有隻粉藍色背色、粉紅色的豬,走近看原來不是畫出來的,豬是由一張張細小的「MADE in Hong Kong」貼紙組成,是一隻百分百「港豬」。同場還有許多同類作品,例如用「MADE in Hong Kong」貼紙拼成潮語「做咩姐你」、一堆七彩繽紛的米田共與菊花,還有「MADE in CHINA」標誌。

唐偉傑不覺得自己的作品在回應社會議題
唐偉傑不覺得自己的作品在回應社會議題

以為作品很貼地,想回應社會議題,怎料唐偉傑卻立即反駁:「我不能控制觀眾怎樣閱讀我的作品,我在畫室內工作,不外出的,那是很私人的空間,跟時事無關。」說這句話時,他是有點自暴自棄,訪問中不斷說自己很懶、空想多過實際行動、說話最容易得罪人,但其實他的作品就是從自暴自棄中,產生了一點對抗社會的力量。「我很簡單的,我只想繼續做創作,因為犬儒在社會上其實是無用的,但在藝術上很有效果。」

為何用貼紙作創作媒界,除了因為數年前,他在文具批發商買了許多「MADE in Hong Kong」的貼紙之外,唐偉傑從小已很迷戀大量生產,又重覆的事物。小時候,家人從事製衣業,他很喜歡在山寨廠看到很多一模一樣的鈕扣。有一段時間,他不停製作《香港製造》的作品,用香港製造貼紙拼成中國製造的標記。「我以為自己會悶,還走去做其他新作,但原來不會悶的,我就是想不停貼。」那是一個抒發鬱結的出口。

190326_artcentral_web-06
近看是無數個「Made in Hong Kong」貼紙,遠看卻是「Made in China」
近看是無數個「Made in Hong Kong」貼紙,遠看卻是「Made in China」

充滿本土特色的作品,在國際藝博會上,不一定有號召力。「之前在新加坡的藝博會,可能當地的人不覺得與自己有關,是完全沒有人理會的。」相反,在香港的Affordable Art Fair便非常吸睛,但唐偉傑笑言不吸金。「我是貪心的,做藝術家當然想名利兼收。」今年是他首次在Art Central展出多個作品,他希望能賣出作品,至少有生計可以延續創作路。

燈光下的夢想香港

去年還在Affordable Art Fair的Young Talent羣展中看到本地新晉藝術家阮家儀的名字,今年她已帶着自己的燈光裝置作品《City Rhapsody – Project Roseate》,成為Art Central的重點推介。

阮家儀的作品首次參展Art Central
阮家儀的作品首次參展Art Central

初次踏上國際舞台,阮家儀拿出自己的拿手好戲,利用八十年代的塑膠玩具、文具,甚至髮卷砌成城市模樣,再以紅、綠、白燈投射到牆上,夢幻程度猶如迪士尼的幻想世界。「這些舊式玩具在新界區的屋邨文具店買到,大部分是香港製造。」上世紀,香港的製造業十分蓬勃,阮家儀很好奇,這羣默默耕耘的工人,他們的理想生活是怎樣的?「我想為他們創造一個夢想世界(dreamland)。」

曾經有一位在港工作過的英國人,看過阮家儀的作品,覺得十分感動。「他說這些玩具勾起了他對香港的回憶,但很可惜,這些玩具正在慢慢消失。」是因為念舊才做這些作品嗎?阮家儀說不完全是,她只是很喜歡跟文具舖的老人家店主聊天,聽聽小故事,再做一些關於香港的作品。

雖然走上了Art Central,但阮家儀不是個野心大的藝術家,她亦沒打算一定要參加國外的藝博會,反而想繼續提升自己的技術,還想在燈光裝置之外,以不同媒界說香港故事。

燈光裝置作品《City Rhapsody – Project Roseate》
燈光裝置作品《City Rhapsody – Project Roseate》

《Art Central》
日期:3月27日至31日
地點:中環海濱活動空間
票價:成人預售票$230 (即場購買$275)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藝術大爆炸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190326_artcentral_web-0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