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藝術家Szabotage如何在香港街頭玩藝術?從一條錦鯉開始

816
szabotage-01

去年,香港颳起了三十五年來最強颱風「山竹」,樹木和垃圾飄散滿地。藝術家Szabotage隔天就跑上街道,趁仍未被清理之前,撿起了一些鐵皮回家。在他家天台的花盆一旁,兩隻維妙維肖的塗鴉蝴蝶便是利用這些回收鐵皮製成的。「我喜歡風化過的金屬,因為它的質感、破損、皺摺和生鏽都是大自然的創作。我喜歡探索新工具或新素材,我想這就像我做室內設計時一樣。當我遇到一種喜歡的材料,例如有題材的、感興趣的、或具有歷史意義時,會比起直接設計更加容易。而現在則會利用回收材料或回收噴漆罐創作其他形式的作品,這帶我進入一個新的創作領域。」

用回收鐵皮製成的塗鴉蝴蝶。
用回收鐵皮製成的塗鴉蝴蝶。

從倫敦移居香港

Szabotage正職是一名室內設計師,六年前從英國倫敦搬來香港定居。「當年我在倫敦工作時沒有太多機遇,後來獲得來香港的機會,覺得來香港發展會更不錯。」事實上,當年Szabotage在倫敦東區Shoreditch居住時已開始創作街頭藝術。距離Brick Lane不遠的Shoreditch,大量的廢棄工廠被改造成創意工作室和公寓,近十幾年來逐漸發展成文化藝術的聚集地,吸引了各式各樣的設計小店和餐廳酒吧進駐,而隨處可見的塗鴉和壁畫更為Shoreditch醞釀出成熟的街頭藝術文化。與Shoreditch相比,香港的街頭藝術明顯落後得多。

在香港,你永遠不會知道你的作品什麼時候會被清除,更隨時會被起訴。不過對Szabotage來說,香港依然有其吸引之處,「我剛來香港時,我住在中環的Soho區,發現這區非常活躍,而且充滿活力。香港無疑擁有出色的普普藝術和街頭藝術,因為對我來說藝術不會被框架所限制,而是關於人的故事並啟發他人所帶來的能量。」街頭藝術於普遍公眾而言,它依然是屬於破壞、搗亂、污染、甚至涉及刑事罪行的行為。只有在被規劃的情況下,例如商業化的委託作品,或者透過比賽或活動在分散的指定區域創作,街頭藝術才得以被認同。Szabotage的作品往往充滿破壞性,筆觸豪邁,色彩大膽,打破空間的寧靜感,一幅原本毫不起眼的牆壁亦因此令人駐足幾秒欣賞。這跟其藝名Szabotage一樣頗具意思,他將原名Gustav Szabo的姓氏Szabo結合Sabotage。破壞,並且不受約制。

Szabotage:「對我來說藝術不會被框架所限制,而是關於人的故事並啟發他人所帶來的能量。」
Szabotage:「對我來說藝術不會被框架所限制,而是關於人的故事並啟發他人所帶來的能量。」

錦鯉成為創作轉捩點

Szabotage的住所位於清水灣小坑口村的獨立屋,這裏背山面海的環境頗受外籍人士歡迎,鄰居屋外兩幅牆壁也有他的壁畫。走上二樓樓梯,眼前的落地玻璃猶如將窗外的海景裱成一幅畫作,他妻子指着窗外的風景說:「當時地產中介帶我們走上這樓梯,我便不假思索地說,就是這裏了!」Szabotage大部分作品都在三樓的工作室和天台上創作,那裏存放了大量畫作,包括那條躍身而起的錦鯉,這是Szabotage最具標誌性的作品,亦是他在藝術創作上的轉捩點,錦鯉的背後還有一個有趣的故事。「幾年前我詢問一位餐廳老闆可否在他的牆壁上塗鴉,他同意了,並要求我畫錦鯉。後來我給了他幾份手稿,他卻在電郵中直言我不懂畫錦鯉。說實話,我有點傷心和失望,但我最終往好處想,決定在他餐廳附近重複地畫同一條錦鯉。就這樣,錦鯉成為我的藝術符號。我不介意別人怎麼想,我只想做得更好。」在中國,錦鯉象徵着吉祥幸福,Szabotage卻有另一番詮釋:「錦鯉對我而言代表着自由,就像我在香港探索新的領域一樣。跳出水面,離開舒適圈,勇敢地做你該做的事情。」目前,在上環、西營盤或西貢等地區都有其錦鯉的蹤迹,而在搏擊會荃灣分會的外牆上,也大面積覆蓋着戴有拳套的錦鯉塗鴉。

錦鯉是Szabotage最具標誌性的作品,亦是他在藝術創作上的轉捩點。
錦鯉是Szabotage最具標誌性的作品,亦是他在藝術創作上的轉捩點。

鍾情香港元素

如其他外籍藝術家,由於環境和文化的差異,Szabotage總能發掘一些本地人因習以為常而被忽略的驚喜。「香港的各種新舊交替很有趣,特別是建築物,我不覺得你能在其他地區找到。層層疊疊的建築風格給我很多靈感,因此我會嘗試在作品中加入多種層次。」Szabotage的作品常常融入大量的香港元素,層次和色彩豐富而飽滿,畫中暗藏着維港建築、張寶仔號、招財貓、洋紫荊,甚至是橙色的垃圾桶等等,在Szabotage眼中都是獨一無二的香港風情。工作室的窗邊掛着一幅女人肖畫像,這是Szabotage最愛的作品之一《Frieda》,畫中隱藏著不少香港和中國文化獨有的圖像,例如錦鯉、垃圾桶、中國石獅子和扇子等等。「我想,作為住在香港的外來人,這裏一切的視覺都非常與眾不同,因此我從這些元素中獲得不少靈感,並將之與我的作品相結合。」

Szabotage的作品常常融入大量的香港元素,層次和色彩豐富而飽滿。
Szabotage的作品常常融入大量的香港元素,層次和色彩豐富而飽滿。

嘗試多元的藝術形式

如那隻用鐵皮製成的蝴蝶,Szabotage總嘗試利用不同的回收素材進行創作。例如日積月累的噴漆罐無處安放,Szabotage便將它們逐件割開,壓平,再拼在一起釘實,然後在上面進行塗鴉,成品非常粗獷,他更試過將噴漆罐組裝成接近兩米高的錦鯉裝置,曾於2016年的首個個人展覽中展出過。他甚至試過將遺棄的海綿人手切割出錦鯉形狀,然後把它釘在書包上二合為一,變成移動式的巨型錦鯉印章,背在身上挨着牆壁,就能輕易印出錦鯉塗鴉。這些有趣的項目Szabotage倒是做過不少,那些仙人掌畫作也是其一。各種形態的仙人掌千變萬化,有舉起中指、拇指、拳頭,甚至帶有色情意味的形態,Szabotage表示,他喜歡將幽默的元素加入作品中。

Szabotage嘗試利用不同的回收素材進行創作,或加入幽默的元素。
Szabotage嘗試利用不同的回收素材進行創作,或加入幽默的元素。

藝術無邊界

街頭藝術的本質便是拒絕循規蹈矩,加入大量的通俗文化,在公共地方與公眾直接交流和互動。如今,街頭藝術早已非街道獨有,不少人在進行室內設計時,會邀請街頭藝術家為他們量身定製作品,餐廳和酒吧就最為常見。畢竟,街頭藝術色彩奪目,內容相對淺顯易明,藝術家還可以根據牆壁的大小、環境的氛圍和客戶的喜好進行創作。除餐廳之外,一些服飾品牌甚至家電品牌也紛紛加入行列,Szabotage接過不少這類客人。例如去年Ogawa按摩椅曾找他合作,展出六款充滿香港元素的塗鴉按摩椅,其中一張就在Szabotage的客廳中。本地手袋品牌Papilio Clutch亦與他合作過,將錦鯉塗鴉印製成手包上的獨特印花。當街頭藝術也逐漸變得商業化,Szabotage認為,如今街頭藝術現在逐漸被公認了,他說:「我相信藝術本身是沒有邊界的。」

街頭藝術早已非街道獨有。
街頭藝術早已非街道獨有。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展覽 勞動者 記者 護士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Szabotage-201-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