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的背後】業界強烈反對禁令,收藏家:象牙給人生命的感覺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象牙的背後】業界強烈反對禁令,收藏家:象牙給人生命的感覺

27.03.2017
譚志榮(非洲部分)、徐子豪(香港及廣州)
港九象牙商會會長蘇志強(中)強調他們的商品是合法得到的,擁有買賣權。
證明象牙製品為合法的鐳射標籤。
牙雕師傅從小學藝,黃海祥師傅擅長雕刻花鳥和公仔。
收藏家Brian說,最喜歡象牙雕成的觀音,因為看着這件象牙製品,「內心會感到好平靜」。

面對多方壓力,港府在去年12月21日終於表示,要修例逐步淘汰本地的象牙貿易,在2021年12月31日前實行禁貿三部曲,5年寬限期屆滿後,就禁止在本港銷售CITES通過前的象牙。同時,還要將違例的刑罰由目前的罰款500萬港幣及監禁兩年,提升到罰款1000萬港幣及監禁10年。

禁令一出,象牙市價暴跌。早在2015年,當中國大陸宣布要禁止象牙貿易,但還未確定具體時限的時候,香港的象牙市價就已經應聲倒地,由2014年的每公斤2100美元跌至每公斤680美元,此後的兩年中又緩慢回升至1000美元。

而香港本地禁令一出,商會痛訴象牙價格再跌7成,由禁令前每公斤1萬至2萬5000港元,跌到現在3000至5000港元。價格暴跌,業界徹底失去信心,憤怒的持牌商人一度表示,不排除對政府提出司法覆核。

港九象牙商會會長蘇志強指,商會的要求很簡單,只要讓他們繼續賣下去。「這些貨物是我們合法得到的,我們對每一件貨是有擁有權和買賣權,我們又不是要求出口,只是在本地銷售。為何不給我們做下去?」

對於漁護署給出的5年寬限期,蘇志強認為遠遠不夠。「如果這個市場是好賣的,不需要5年,給5個月我都夠了。但現在我們開門,可以15日沒發市,一粒珠仔都沒賣過。我賣魚蛋都不止了。我真的不知道哪時候可以賣得到,是無限的。」象牙合法持牌人聯會主席朱振邦則指,自己仍有1噸象牙庫存在手,但去年1年只賣出兩個象牙球。

商會和持牌人聯會還一直質疑漁護署官員與兩組織之外的象牙商人暗中勾結,自2006年起不斷自歐盟國家和南非入口1976年前的「公約國前象牙」,「其中一定有問題,而這才是導致業界還有70幾噸庫存的原因。」他說。

不過,漁護署回應指香港自89年到現在約入口了14噸「公約國前象牙」,每一批都有證書,也經過嚴格檢查,其中11噸都是再出口到其他地方,留在香港的根本就不多,而且許多都是不做商業用途的私人藏品,因此商會的質疑不成立。而對於就漁護署官員所做的指控,漁護署表示不作評論,並歡迎有關人士向該機構和其他相關執法部門提供資料。

h170214kai_a093

收藏家:象牙給人生命的感覺

除商會之外,一些象牙收藏家也反對禁令,例如20幾年前開始收藏象牙的金融業從業員Brian。Brian在上環、尖沙咀的許多商舖買過象牙,家中有象牙藏品大的5、6件,小的幾十件。八十年代時,他可以用過萬元買到喜歡的象牙公仔,但現在物價上漲,十幾二十萬一件都不出奇。他近年開始更多買象牙筷子,有朋友結婚、生日,都會託他去買,刻上名字,覺得很有紀念價值。

他最喜歡象牙雕刻的觀音像,佛教題材,因為觀音比較祥和、善身。「福祿壽就喜慶,但我喜歡靜態的,心靈上感覺舒適。望住一尊觀音,內心會感到好平靜。」89年CITES禁令後,部分牙雕師轉型去雕已滅絕的猛瑪象牙,但Brian還是更偏愛象牙。「絕了種的猛瑪象牙,幾千年在冰層裏,質地已經氧化得很厲害,如果天氣乾燥,會爛的。你想想,如果觀音的頭無端端跌下來,見到真的不開心。」他說。他形容象牙比猛瑪象牙更有生命感,「柔潤有光澤」,「摸到象牙筷子是有生命的感覺」。

質疑:禁令反而激發黑市

禁令三部曲一出,他和一些收藏家朋友擔心「麵粉變白粉」,自己買的東西突然非法。「收藏家如果需要錢用,要賣象牙給朋友,為什麼不合法?收藏了幾十年的藝術品,為什麼不可以轉讓呢?」他形容禁令和殺象沒有分別,「殺了所有合法商人的利益」,推動禁令的人口講保護動物,其實是「佛口蛇心」。

Brian不認為象牙商人和收藏家危害動物,「我家裏的狗我都好鍾意」。象牙合法持牌人聯會副主席陳宗和也多次重申,持牌人聯會的合法登記商人,沒有一個人到過非洲去殺象。「但禁令真的能幫到大象嗎?」Brian覺得不能。「有這個動物在,就有價值,那就會有貿易。麻雀滿天飛沒有價值,老鼠都有牙,你會不會殺老鼠當工藝品?有價值的東西,就算禁了,還是有人偷偷試圖做,說不定禁了以後象牙價值再升高呢?只要有人要,就會有人做。」他還以香港樓市做比喻,「辣招有辣招,樓市繼續升」。

常駐肯尼亞的美國學者Daniel Stiles早年曾在香港與Esmond Martin做過不少市場調查,他的理論就和Brian的看法異曲同工。他認為若有足夠的合法象牙供應,根本就不會有黑市,也不會有盜獵,「中國有170多個城市,但大部分象牙市場只在北京上海和東南沿海的大城市,小城鎮的人買不到合法象牙,只能尋求黑市。」他還觀察到有人在2011年全球金融危機時大量購入象牙,囤積居奇,「等到大象真的滅絕,這些人就是世界上唯一擁有象牙的人,這就像儲存黃金一樣。」他認為,只有合法貿易才能停止這一切,若把合法貿易趕盡殺絕,象牙行業的人只會被迫進入黑市,監管難度會大升級。

h170214kai_a081
75歲的關師傅十幾歲學師車牙球,入行至今從未間斷。

末代牙雕師傅 不知道怎樣轉型

業界叫苦連天,WWF等保育機構則嫌政府給的5年寬限期太長。野生救援的Alex Hofford希望看到市場價格繼續下降,並且相信,一個會做生意的商人用27+5年時間總是可以賣完庫存的。

不過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澄清,5年寬限期並不是要業界在這5年內賣完庫存,而是利用5年的時間完成轉型,「存貨當然也要處理,但買賣只是其中一個選項」。其他選擇還包括作為個人藏品,在5年後收藏、繼承或是展覽。他表示漁護署的調查已經發現許多商戶做了轉型,例如賣猛瑪象牙或其他工藝品,也同樣生存得到。面對禁令,整個象牙業界應該利用5年過渡期好好轉型。但政府既不會做賠償,也不會回購商人手中的象牙存貨。

與商人不同,本港還有10餘個年邁的牙雕師傅,以自僱形式從商舖接單,原本秉持一門手藝,尚能在眼花之前養活自己,但禁令一出,可做的活計愈來愈少,養老成為問題。

74歲的關洪輝和65歲的黃海祥,一個車牙球,一個雕花鳥公仔,合租在工廠大廈的工作室。兩人在12歲時分別進入灣仔和大角咀的象牙廠,吃住都在師傅家,5年學藝,出社會後,早上7點開工,一日做8個鐘,由5蚊1個月人工捱到後來的一兩萬,最近幾年又跌回三四千。黃師傅半個月可雕到1尊觀音,關師傅要車幾十層的精細牙球,則可能要1年時間。

對於漁護署的轉型建議,黃師傅說:「我學了那麼久,都當做終生職業,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轉型了。」1989年的CITES禁令出來後,黃師傅接受了港英政府的轉職培訓,「那時英國人開牛骨班,給我們優先考政府雜工,出來掃街都好。」但這一次禁令後,他已經70歲,只能想着盡快做完以前的存料,做不完就擺街邊賣了。關師傅則說:「你看我們的年紀,5年之後要我們轉業,做什麼啊?」「牙都冇啦到時。」黃師傅說。

h170214kai_a023

對於這些牙雕師傅,漁護署目前僅表示會考慮再培訓,初步考慮安排課程,讓他們雕其他材料或轉行,但仍在尋找合適的課程。

(部分圖片.法新社)

譚志榮(非洲部分)、徐子豪(香港及廣州)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3/1231231-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