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Shock》 年輕記者英文書寫 反思新聞與暴力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After Shock》 年輕記者英文書寫 反思新聞與暴力

陳摯恆(Holmes Chan)
陳摯恆(Holmes Chan),2018年港大畢業後,任職Hong Kong Free Press記者,今年初轉為自由工作者,時為外媒撰稿採訪。

前一晚才在維園勞碌整夜,為外媒報道採訪六四三十一周年集會,翌日午間,一臉倦容的陳摯恆(Holmes Chan)換了身位,這次輪到他受訪,談他和一羣年輕記者一起合寫、五月底出版的新書《After Shock》。

《After Shock》,意即「震驚過後」,書中集合的正是Holmes和十位在媒體工作時認識、都是「二字頭」朋友,回顧過去一年令人震驚的抗爭運動後寫下的英文散文。每篇文章題材不一,寫親身跟訪周梓樂事件、中大理大衝突期間和之後的感受,也論個人對新聞寫作、傳媒自我審查以至記者崗位的反思。作為此書的編輯兼作者,Holmes充滿自信,這羣年輕記者的文章,是香港英文媒體中,「未有出現過的觀點」。

反思個人也在反思新聞學

Holmes笑言,編《After Shock》有部分原因是為了自己。去年九月,當時他還在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當記者,經常到抗爭現場前線採訪;但作為記者的他,也與一般香港人一樣迷惘,對眼前的一切有許多困惑。於是,他便向一羣他認為觀點獨到、觸覺敏銳、在英文媒體工作的朋友邀稿,希望他們以散文(essay)形式,寫出抗爭運動中對他們而言重要深刻的事。

會想讀他人的散文,是因為Holmes覺得,基本的新聞報道解決不到自己內心的困惑,而散文的特點在於,「好多時作者落筆時不知道終點,落筆那時還很亂,但隨着他愈寫——或者不會去到結論——就會行前了。」他覺得,讀着作者從文首到文末之間的掙扎過程別具意義,縱使作者的掙扎不盡是自己的掙扎,但至可受到啟發,並找到同樣困惑的同行者,「起碼我沒那麼孤單」。

合寫《After Shock》的作者雖則年輕,但在Holmes眼中都「好掂」。他們都在英文媒體工作過,文章散見國際報章網站。
合寫《After Shock》的作者都是年輕人,但在Holmes眼中都「好掂」、「好堅」。他們都在英文媒體工作過,文章散見國際報章網站。

結果,收得的稿都像「採訪手記」,每位作者都坦誠寫下了身為記者的掙扎,然而,探討「新聞學」(Journalism)本非Holmes編書的意圖,「我跟他們說,不一定寫與記者相關的事,可以純粹寫personal life的東西。但他們與『反送中運動』的connection就是他們的工作,所以他們要寫『反送中』,無可避免就要寫journalism,如果要反思『反送中』,就是反思自己的工作。」在當下,作為記者,就算放下了新聞書寫的包袱,想更個人地自述感受見解,但私人似是已不可與公共完全切割。

令人震驚的是暴力

抗爭運動充斥着暴力,暴力令人震驚,記者目擊這些暴力,如何處理暴力是工作的一大命題,暴力的震撼也影響了記者的生活。是故,書中多位作者不約而同提到「暴力」,新聞應如何呈現暴力,又或人如何受暴力所害。

Holmes在其文章寫道,"Hong Kong is being remade and recontextualised by violence, and my deepest fear is that our language cannot reckon with it."
Holmes在文章寫道,”Hong Kong is being remade and recontextualised by violence, and my deepest fear is that our language cannot reckon with it.”

像Holmes所寫的一篇,就是想探討「暴力與語言之間的關係」。過去一年在抗爭現場採訪的工作讓他思考,寫出的報道文字與實際目擊的暴力總有落差,「特別是做英文媒體的記者,文字諸多制肘,以致事情會有失真的情況出現。」Holmes認為,當暴力在香港變得無處不在,大幅改變了社會生活,但新聞語言還是二零一九年前的一套,「那即是文字fail了。」就如「過度武力」(excessive force)、「混亂爆發」(chaos erupted)等詞,如今已失去應有的意義。

另一篇題為《Voiceless》、隱藏署名的文章,則揭示了「網絡暴力」對人的侵害。作者寫道,自己在facebook討論香港抗爭運動的帖文,被轉發到微博上,招致「人肉搜尋」、網絡欺凌,威脅甚至波及身在中國大陸的家人。作者因而不得不噤聲,自我審查。Holmes透露,「這是最難約的一篇」,作者在事後一度無力寫作,是他約作者飲咖啡傾談,再鼓勵對方將對話內容寫成文章,才終收到稿件。

《Voiceless》
《Voiceless》

香港本位的英文寫作

《After Shock》的寫作語言是英文,但其目標讀者,不是外國人,而是本地人,又或海外的香港人。「(這些)用香港作為主體寫的英文文章,目的是想reach到香港現在的discussion。」Holmes說着,然後從背包拿出兩本近期出版、談論香港的英文著作,並點出本地英文寫作的奇怪處境:用英文寫香港,好像定必要外銷給外國人閱讀,所以不少講香港的英文書,揭開就是亞洲地圖、介紹香港地理位置,繼而再用一整章去解釋何謂「一國兩制」,最後附上一列參考文章。

「如果香港英語系文學永遠對外,那就會失去一定的深度。」Holmes基於這樣的信念,編《After Shock》時,視角預設了讀者是本地人,「不會解釋什麼是7/21,正如在《New York Times》寫9/11也不必解釋一樣」。如是,他希望散文集能吸納到傳統中文場域中被排除的作者和讀者,改變過去香港英文場域的潛規則。

「香港的英語文學可否有某程度的主體性?」這亦是《After Shock》留下的一條問題。

《After He Fell》,作者Jessie Pang
《After He Fell》,作者Jessie Pang

《After Shock》

出版社:Small Tune Press (HK)

售價:$120

序言書店、見山書店、藝鵠書店 aco book、生活書店、Bleak House Books清明堂等地有售。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6/m200605-yuenlung-19-2020060621360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