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字體創作新世代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本土字體創作新世代

要把這些字轉成實用的電腦字體並不容易,每個字都要先寫幾款,從中挑選最滿意的,再掃描入電腦進行後期處理,工序繁複而沉悶。

倉頡、速成、九方、筆畫、拼音……新細明體、標階體、明體、宋體……無論是在手機屏幕上滑,還是在電腦鍵盤上敲,對不少活在電腦時代的年輕一代而言,打字比寫字快得多。

常言道字如其人,人的字迹多少反映人的個性,如今日常生活中幾乎清一色的電腦字,你打的字如何反映你的為人?先不論還有多少人會隨身帶筆,當你握起枝筆,想了半天不知該怎麼寫,這種執筆忘字的感覺熟悉嗎?

三位年輕的創作人不約而同地提起筆,反璞歸真,書寫自己人生態度。

要把這些字轉成實用的電腦字體並不容易,每個字都要先寫幾款,從中挑選最滿意的,再掃描入電腦進行後期處理,工序繁複而沉悶。
要把這些字轉成實用的電腦字體並不容易,每個字都要先寫幾款,從中挑選最滿意的,再掃描入電腦進行後期處理,工序繁複而沉悶。

廢青有字寫

勁揪體,光是名字已經充滿濃烈的感情色彩;響亮的名字背後,是一樁又一樁的政治事件。

時間回到去2012年,那場轟轟烈烈的反國教運動,喚醒了許多政治冷感的香港人,當中包括了Kit Man。「以前的我總覺得政治與我無關,反國教運動令我意識到,原來不同職業、專長的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發聲。」

Kit Man坦言手字從小就寫得不好,沒想到拿起毛筆、沾上墨水,寫出來自成一格,令人一見難忘。
Kit Man坦言手字從小就寫得不好,沒想到拿起毛筆、沾上墨水,寫出來自成一格,令人一見難忘。

於是讀多媒體出身、閒時熱愛漫畫創作的Kit Man,一腔熱血地在社交網絡組織起發表政治漫畫的平台,並隔日上載自己的作品,「社漫就是大家用不同的方向講同一種信息。」只可惜苦心經營的社漫平台反應平平,Facebook上的山頭文化也令他意興闌珊。

不過,香港的社會政治環境根本並不容許他停下來。2014年,一場更激烈的社會運動又來了,這次他執起筆寫了句「我要真普選」,於是佔領區便掛起了黃底黑字的「我要真普選」的橫額。去年的世界盃外圍賽,中國足協一張「有層次的球隊」諷刺港隊的海報激起千尺浪,Kit Man這次寫的是「香港勁揪」,紅底白字的旗幟飄揚在觀眾席上,也引來網民的瘋狂轉載。「可能因為『香港勁揪』的字眼相對溫和,所以容易得到市民支持。」Kit Man的「墨寶」漸漸受到市民的注意,令他發現原來一句說話可能比一幅漫畫所傳遞的信息更明顯、更直接。

市井書法味

受日本漫畫家井上雄彥《浪客行》的水墨風影響,Kit Man向來喜歡水墨創作。他寫的「變型毛筆字」,高低大小粗幼不一,完全與傳統書法背道而馳,帶點麻甩的市井味道,個人風格十分強烈。正值「簡繁之爭」鬧得沸沸揚揚之際,Kit Man異想天開,索性把自己的字「正名」為「勁揪體」,並在網上平台發起眾籌計劃,希望籌得六十五萬的資金,建立一套有六千個常用字的電腦版「勁揪體」。「我起初也是抱住姑且一試的心態,就算最後眾籌失敗,至少也可以引起對本土創作、廣東話和繁體字的關注,我的目標也就達到一半了。」眾籌計劃在最後一天奇蹟地達標,籌得款項超過七十萬,是香港首例,令人鼓舞。

不規則的高度、大小和行距是勁揪體的特點,也是致命傷。「所以完成後的勁揪體會比現在隨手寫的工整多50%。」
不規則的高度、大小和行距是勁揪體的特點,也是致命傷。「所以完成後的勁揪體會比現在隨手寫的工整多50%。」

要把這些字轉成實用的電腦字體並不容易,每個字他都要先寫幾款,從中挑選最滿意的,再掃描入電腦進行後期處理。雖然得到不少市民支持而眾籌成功,勁揪體的設計和實用性一直飽受爭議。「有好多人鬧勁揪體。」這句話他一直掛在嘴邊。「我一個外行人走入內行人的世界,就好比有條分岔路,一邊是一條修得很好很直的公路,另一邊則是一條強加上去的小徑。」他慶幸當中有不少善意的批評,把他「技術性擊倒」,給予他實際的專業意見,完善勁揪體。

只要肯花時間、花心機去學,加上堅定的個人信念,Kit Man相信沒什麼是做不到的。回想起來,自小喜歡畫公仔、以漫畫家為夢想的他,在家人反對之下唯有讀理科。在港大修讀生物工程期間,得到電腦老師的賞識和鼓勵,最後考到獎學金到加拿大進修多媒體設計,從此踏上創作之路。在他的工作室放了幾個造型趣怪的「廢柴機械人」,原來也是他自學之下親手造的;他的最新作品「反枱大叔」遠赴日本參加「廢柴機械人全球爭霸戰」,更勇奪「最佳創意大獎」。不停自學,勇於嘗試,不怕失敗,Kit Man的創作路就是憑藉一股傻勁和一點天真走來的。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