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遊戲一場】人生大贏家 遊戲達人畢華流:我要玩到老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桌遊人生,當局者清

【不止遊戲一場】人生大贏家 遊戲達人畢華流:我要玩到老

那年,畢華流代表香港參加世界《大富翁》比賽,得到了光榮的金牌。

「不必羨慕任何人,只要你也同樣找到你所熱愛的事,用心研究它,你也可以做到世界第一」

X

十幾年前,出版社邀請畢華流和太太榮芬接受訪問,鏡頭下夫妻兩人大談育兒與遊藝,當時就讀小學的井然就在訪問裏奔跑,唱歌,大笑,他擠在父母間扮鬼臉,哇啦啦地大叫搶鏡,挑皮又好笑。不時有網民翻出訪問短片念舊,並轉貼到討論區上,他們都說太太榮芬是畢華流作品中的高小梅,雖然片中「高小梅」年紀稍長但仍然長得清純可愛。

十幾年後,這位高小梅依舊未老,她為丈夫和兒子準備好兩人一樣的工人褲,一早起來,一家人步行到工廠區來,結伴陪爸爸受訪。到了這把年紀,畢華流談到遊藝棋賽還是源源不絕,井然說父親在去年已經提早退休,平日最喜歡在網上與人對弈象棋,畢華流的興趣和年青時一樣多,有時喜歡收集刀槍劍棍,有時迷上悶燒壺料理,但還是一樣喜歡歷史,近日則在學水彩畫,又發明了一個可以攜帶上山煮咖啡的飲具。

太太榮芬說,他們父子性格相同,雖擁有不同的嗜好,但一旦沉醉在興趣之中便會旁若無人,陪在父子兩身邊,教她覺得自在,她能放心做她喜歡做的事,待到周末,一家人一起上教會,一起出門尋找美食。疫情之前他們也常常出國旅行,丈夫看名勝古蹟,她看浪漫的建築,井然則流連異國的吉他店與唱片鋪。

性格原已好學求知

吳家的牆上貼了一張很大的世界地圖,剛買回來的時候,她和兒子隨意一指,博學的畢華流便會不絕地說出那一點是什麼地方,談該地相關的歷史與民族特性。有時夫妻興致來了,跟井然說,要他在地圖中閉眼一指,指中的地方長大後便在那裏找個女朋友。

「第一次指到海中去。第二次指去波利尼西亞。那也不錯啊,好生養,波利尼西亞的紋身又靚。」畢華流笑道,旁邊的井然則臉帶尷尬,他說自己從小讀父親的書,又見盡父親在生活中真實的一面,而父親熱愛遊戲棋盤,好學求知的心也影響了他的人生,令他成為了一個與父親一樣,欣賞世界且求知若渴的人。

tan210417karena-0021

他們一家把桌遊叫作遊藝,在畢華流心中遊藝和琴藝、棋藝、書藝、畫藝都一樣,是源遠流長的藝術。他的童年網絡和電子遊戲尚未普及,他和家中的兄弟姐妹不時湊錢,幾兄弟姐妹買一副棋來玩,一玩便是一個下午。後來他認識了最早把角色類桌遊引進香港,並在半島中心商場開設實體桌遊店的加拿大人,他在桌遊店遊走,走進更廣闊的桌遊世界,認識初代的情境遊戲《龍與地下城》,據說遊戲推出時,外國興起一陣風潮,流行到連當地油站都有得買。

畢華流一生愛玩,貪玩,迷上遊藝以後把阿哥細佬,老婆仔女,同輩舊生都叫來一起玩。「讀中學時進棋會,到教中學時便帶棋會。和遊藝有關的我都喜歡。同時我又喜歡文字,旅行和歷史。」他穿着和兒子一樣的工人吊帶褲,走在桌遊店中比人還要高的大櫃前,逐一周詳眼前的桌遊山。

tan210417karena-0449
太太:「先生心中的嗜好,為他這一生收穫了許多快樂,我覺得這是件十分重要的事,因為一個人再潦倒和貧窮,有了興趣便不感到憂鬱,因為那個人已經知道令自己開心的方法。」

出戰蒙地卡羅

年輕時,他寫過大量的小說散文作品,當中或有智趣意味,或屬生活想像,或是追懷學生時代,讀者讀後覺得風格輕鬆,內容既麻甩又不失溫馨,紛紛把他視為最愛作家,他也有作品專書談到遊藝棋賽,如《畢華流談遊戲》中曾介紹不同的桌遊,引人入局,又有紀錄當年自己代表香港參與大富翁世界額的《蒙地卡羅戰記》,許多人透過書中內容才學識玩真正的《大富豪》(Monopoly),更因其一套必勝法而玩遍天下無敵手。

《大富豪》為早期聞名的桌遊之人,參賽者以擲骰子進行前進,交易、買地、建屋,其以「反映資本主義產生的壟斷」為宗旨,尤其在經濟大蕭條時於美國漸受歡迎,至今每年都有大富翁的世界賽,遊戲公司亦不停推陳出新,推出不同版本的《大富翁》,近年更出了一款暗黑版,遊戲新增了十五張作弊卡,其中五張會擺在棋盤中間,供玩家用來作弊,當中包括偷錢,把別人的酒店移走,用住在別人的家裏卻不付租金,如成功完成任務,將獲得獎勵,但一旦被抓到,便會進而入獄。這款作弊版的《大富翁》甫在香港推出,已經大受歡迎,不少桌遊店都已經斷貨。

畢華流這一生最愛的是中國象棋,玩得最好的是鬥獸棋,最愛的戰棋是Axis & Allies,而人們見到畢華流想起的卻總是大富翁。在蒙地卡羅那一戰已經過去了二十五年,但太太仍然記得先生出戰前家裏非比尋常的氣氛。

tan210417karena-0566

「那陣子,他常常都拿着裏面的卡牌,有時他會把遊戲中全部牌鋪在地上,一天到晚嘗試用不同的方法自己和自己玩,又常常研究如何估算到對上手上持有的金額,或多次試驗到底擲骰的高度對結果是否有影響——總之凡有可能性的,他都用心在研究。我還記得他說他要訓練自己一擲骰,見到數字,一眼便知自己的棋子要落在哪裏。」太太說畢華流把遊戲中不同地段的賣地金額、起樓金額,租金都熟讀如流,那個世界冠軍得來非僥倖。「那時他常常抄了一堆筆記,再造成小卡,放在口袋裏,出門坐車,工作小休時都要拿出來溫習一下,看一下再想一下。那時看到他這樣,很替他辛苦,但也很欣賞他,因為只要他喜歡一件事,他就會很享受研究的過程。我時時都羨慕像他這種人,因為我從未感受他那種沉迷在內的快樂。」

畢華流說自己對於《大富翁》的鍾情源於認真研究它的心,他那時想看看遊戲中到底有什麼法則,他想贏,令世界知道香港,不讓外國人一味獨贏。「我參加大賽之前,跟自己說:任何有關大富翁的事,別人知道的,我都要知道;任何有關大富翁的事,別人不知道的,我更加要知道。」那時他三十有幾了,隨了學校工作和撰書外,他把所有時間都花在研究遊戲中,又請工作人員代其問了賽會許多問題,不停鑽研遊戲中的大眾寶藏牌和機會牌有幾多是賞幾多是罰,有幾多張叫你玩家移動到哪裏,然後再去計算平均一局半個鐘可能擲幾多次,把這一些研究結果都記在筆記本上。那一年,他帶着簡單的行裝和這本天書到達蒙地卡羅,比賽的時候,比利時的玩家看到華裔中年男士手上的筆記嘖嘖稱奇,問畢華流到底是不是致勝奇書。「他問我借來看,我說裏頭寫的全是中文。那個比利時人說不要緊,請我在比賽後寄給他,我回到香港後,便把書翻印了一次,寄到了比利時。」

二十五年過去,他對當天情況歷歷在目,許多人看了他後來的得獎訪問後,都覺得畢華流是桌遊的天才,以為他天生聰為,玩桌遊玩得特別好,「但我覺得自己只是個平凡人,得獎並非我叻,而是遊藝原本就是我這一生中最喜歡和享受的事。」他從小就教導井然,如果他想一門專長,便要在人生的路途上努力尋找興趣,因為一個人最感興趣的事,也必定會化成其人最擅長的部分。

「不必羨慕任何人,只要你也同樣找到你所熱愛的事,用心研究它,你也可以做到世界第一。」他對兒子如是說。

tan210417karena-0873

真實的畢華流

以前他還未退休,在中學教書,自學校處理完文件,準備步出校門,他就會打電話回家,叫井然先代他打開電腦,好讓他一回家坐底就可以立即和外國人對戰卡牌遊戲《魔法風雲會》(magic the gathering)。現在他退休後,則一天到晚都在家和電腦玩中國象棋,網站上許多對手都是越南人,他為了和對方談天,了解對方的「嘴炮」內容嘗試學習越南語,又會用由電腦程序編寫成的工具和玩家對弈,透過觀看電腦的下棋,學習中國象棋的步法。妻子說他廿四小時除了睡覺的時候,幾時都在專注做自己的做事,即便她找他幫忙扔個垃圾,叫他開飯,他都因為被人突然打斷了思路而氣憤。「我們看他只覺得他在玩,但事實上他是投入到了遊戲之中,一下無法出來,後來我要他幫忙,都會先給他時間做心理預備,那樣即使中斷了他,他就沒有那麼動氣,不然他會很生氣。」

在書裏,畢華流魅力十足,但他笑自己現實上其實就是一個會和太太吵架,天口熱一樣會在家中打大赤肋的中年大叔。她和他一起那麼多年,初時他很懂浪漫,總是和她一起去看星星,他熟知星象,會在天空中指出不同星宿的位置。她覺得他像行動的百科全書,看到什麼都可以為她解說一番,令她覺得和這樣的人一起,人生想必有趣,「加上他又高大又有型,那時他送了一本聖經給我,他說他是信上帝的,那一刻我想一個讀那麼多書,懂那麼多的人仍會選擇信上帝是件很好的事。他說他看那麼多書,書中的一切都是指向有神。我那一刻便覺得這個人值得交付一生。」

tan210417karena-0722
他和太太感情要好,令人生羨。

榮芬笑說,想不到在他們婚後,他變成了老師,對她永遠像對學生一樣,他又常常買許多玩具,刀槍劍棍回來,把家中堆得滿谷雜物,井然小的時候喜歡玩具車,他便一天買一架車回來送給兒子,一買便買了兩年,後來父子兩一時迷上玩具飛機,一時迷上紙鳶,家中的雜物滿出來,不時要把舊物捐贈給機構。

家中的親戚看到畢華流,都會打趣地跟榮芬說,如果別人拿到畢華流的手牌,有他這樣的專注和才華,可能早已發達。說話傳到畢華流耳中,他說自己拿到這一手牌,便要認真去「玩」。「如果同樣的心力去研究發財之道,可能會成為真的大富豪,但再也錢又如何,但那也只是証明你是一個愛錢的人罷了。而且我一直深信人生是很公平的,一個人的心血只得一份,你把心血放在哪裏,你就會得到什麼。我很尊重喜歡錢的人,沒有誰不喜歡錢的,但錢其實和世上任何的一件東西一樣,是很平凡的東西,因為錢和物質都是我給了你,我就沒有,但知識和思想不同,我把它給了你,我的還在我這裏,永遠都不會消失。知識就是這麼特別的東西。」畢華流一生追求的是勝利的法則,而不是獎品和名利。太太說,像他這種人,永遠都像個年青人,玩樂的心令他感到快樂,一家人在信仰底下被緊緊扣連,她相信丈夫比喜歡爭名逐利的人都有福,因為畢華流沒有現實的咖鎖,壓力小,人生裏全是遊戲,連在他身邊的他們也過得份開心,心靈飽足。

為他自己設計而成的卡牌遊戲,實體為其用電腦打印而成,「五分鐘就可教識你玩。超好玩,以前連我教的班上女同學都喜歡玩」。
圖為他自己設計而成的卡牌遊戲,實體為其用電腦打印而成,「五分鐘就可教識你玩。超好玩,以前連我教的班上女同學都喜歡玩」。

神奇的叮噹

「他是那種想知道一些事便一定要知道的人,即便是現在迎面走來一個人,人家穿着的衣服上有一行英文字,他也要調頭看看衣服上寫的到底是什麼字。有時逛街,他見到前面的人背袋上掛了一個徽章,又會記座當中的細節,上網也要找到那到底是什麼的徽章。」他們未結婚之前,畢華流跟她說,他人生最希望的事是可以與妻子兒女一起上教會。後來婚後,他們有了井然,一家人一起回了教會兩年多。一次在教會的詩班上,他聽着聖詩,突然像想到什麼似的,看着她和兒子。「他想到他夢想中的畫面已經實現了了。他說上帝已經應許了他需要的東西,於是餘下的人生他可以不用再一直碌碌追求別的東西了,往後他可以很盡興地做他想做的事。」太太回憶道。

畢華流把自己社交平台的頭像換成一張頭戴紅色貝雷帽的自拍照,那是他在扮蒙哥馬利將軍的照片,仔細一看他還在自己胸口掛上和對方一樣的兩個徽章。他說自己也時常幻想自己是航天科學家,坐在七十年代發射,至今仍然向宇宙飛去的先峰十號上,他想像旅程上,身處一乾二淨的宇宙中,周圍連一顆微塵也沒有,他想像身處其中,看看到最深層的黑色風景,感受身在巨大自覺渺小的感覺。

說完,他已經拿着一盒桌遊,和店長在旁討論遊戲的方法。

「他就是那樣單純,純粹的人,像叮噹一樣,口袋中什麼法寶都有,家中有小如牙籤一樣的小刀,有大如實物的寶劍,叮一聲,你不知他下第會變出什麼法寶——他這一生人給自己創造了許多精彩的時刻,也把這一些精彩分給了兒子,令井然有自己的興趣。畢華流心中的那些嗜好,為他收穫了許多快樂,我覺得這是件十分重要的事,因為一個人再潦倒與貧窮,有了興趣就不感到憂鬱,感覺困苦,因為那個人已經知道令自己開心的方法。」太太說道。畢華流打開他的腰包,有時掏出一把摺疊的小刀,有時拿出一把按摩槍,彷彿裏面亂七八糟都有,大家見到都忍不住大笑,那就是畢華流的百寶袋。

tan210417karena-0426
那年,畢華流代表香港參加世界《大富翁》比賽,得到了光榮的金牌。

籲女生千萬別玩桌遊識男仔

他在昔日的小說中常有不少追求女神的描述,啟發過不少當年的少男。但畢華流說笑着,千萬別玩桌遊識男仔。

「桌遊店大多都是宅男,最奇怪的那群人就聚在這裏,哈哈,如果我有個囡,我會叫她想識男仔去健身房比較好。在這裏就是一個個宅男,個個都長得像一座山一樣,頭頂養着幾隻烏蠅,簡直是宅男大集會。」他說,自己曾參與過《魔法風雲會》的世界賽事,遇見過像山一樣的對手。

「我還記得他的笑容啊,他笑我是一個little guy,這個美國人玩的是紅魔法,直來直往,拳拳到肉,空線抽擊,而我遇過的日本人則最愛用黑魔法,我喜歡藍魔法!哈哈,耍走人——桌遊真的很看到人的性格,你在棋盤上從觀察一個人如何去贏,便知他是什麼性格的人。我在裏頭呢,則看盡魔教妖女。」他津津樂道。

他一生都在遊戲之中觀察世界,他說遊藝是每個人活着都需要的事,就像生活中的音樂和藝術一樣,人運動身體便會好;傾聽音樂,修養自會提高;一個人喜歡遊藝,則鍛鍊頭腦,轉數好,頭腦便好。「別看我肥,我這裏其實都是肌肉。」他指指自己的腦,阿諾舒華辛力加身上的肌肉也比不上他發達的大腦。

「當許多人都在網絡上忙不過來時,我們一家人都活在真實的世界中,我們總是一起打麻雀,玩玩圍棋,打打大富翁。在這種生活中,有種平靜而實在的快樂,我們不易被令人焦慮的網絡文化,認真地過着真實的生活。說玩就玩,雖是活在現實卻也是活在童話裏面。」榮芬結語道,她是書中的高小梅,遇到畢華流後,與他生活了幾十年,發現他一生都是只是圖個好玩,但這一切未嘗不是上帝給她一生最好的安排。

tan210417karena-0265
這天,在桌遊店內,畢華流和店主談到不同的桌遊,還像個孩子。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桌遊人生,當局者清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5/tan210417karena-0108-2021051706033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