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月台 當顯示板變成粉紅色的一刻
熱門文章

8.31太子站月台 當顯示板變成粉紅色的一刻

15975
03.09.2019
袁源隆、何桂嬋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8月31號晚,有政見不同的市民在港鐵車廂和月台上爭執,隨後速龍小隊警員衝入太子站港鐵車廂,不辨身份,用警棍及胡椒噴霧攻擊市民。月台上,平日的到站提示牌,變成一閃一閃的嬌艷粉紅色,月台偶爾傳出「噹、噹、噹」的警號,著人離開車站。這日常的公共通工具,對目擊者而言,只剩恐懼記憶。從何時起,暴力與日常,已變得如此接近?

 

目擊者一:陳小姐

目擊警察打人「好怕佢會被打死」

陳小姐是其中一個太子站事件的目擊者。當晚約10時半,她和丈夫在旺角站乘上往調景嶺的列車。列車在旺角站停候數分鐘後,有一群示威者湧入車卡。列車駛往太子期間,她聽到在相距一道車門的地方,有乘客與示威者爭執,惟她忙着安撫朋友的小孩,未能清晰看到事件經過。當列車到達太子站,事態惡化,有乘客更跟示威者衝突近十分鐘,直到車廂煙霧瀰漫,她才和其他乘客散到月台。

直到10時56分左右,陳小姐見到一班「速龍小隊」突然出現在月台,然後從往中環的荃灣線列車中,強行拉出一位年輕人,並不停毆打他。她憶述,包括她在內,當時月台上所有人都陷入恐慌,「好驚,一生人從來未試過如此害怕……看着警察不斷打那年輕男子,好驚他會被打死。」她形容自己當時怕得手一直顫抖,但由於擔心被打男子安危,仍拿出手機攝錄眼前一切。然而,在現場拍片亦需要鼓氣勇氣,陳小姐一邊拍,一邊被憤怒的警員喝止,同時亦「怕身後突然間會被警察拉走,令到片段無法流傳。」

斥港鐵不顧人生死 或不會再坐港鐵

速龍小隊在太子站月台上的旋風式行動,令目擊者震驚。陳小姐說,本來在月台上的人被趕進開往石硤尾的列車後,人們才慢慢反應過來。到達石硤尾站,開始有人激動嚎哭,有人憤怒繼而狂罵警員行為,有人將拍到的片段airdrop給記者,亦有人找港鐵職員。可是,站內只有一位「職員阿叔」應付,而他不僅態度惡劣,更未有給予離開車站的足夠指示,令在場人士一度鼓躁。

期間有較年長女士一言驚醒在場人士:「不知警察何時會來。」陳小姐指,「大家都好怕警察會再到石硤尾」,故此馬上離開車站。驚駭過後,重見夜空,已是凌晨12點的事。在站外,陳小姐不斷見到義載司機,他們載着急救員到場,也叫人上車;亦有手持糖水「道具」、踢拖的城大學生說,「我們住在城大宿舍,有需要可以上來。」

事隔一日,陳小姐心情「沒有一刻平伏得到,亦沒辦法休息」,上網看到其他角度的片段令她更感恐懼。她表示:「短期內不敢在太子站出現,或者不會再坐地鐵」,亦譴責港鐵「完全不負責任,不顧人的生死」,在太子站,她沒有見到任何一個職員,石硤尾則只有一個,「這麼大的事情,都沒有職員來幫忙」。

對於警察,陳小姐更是深深不忿,認為警方記者會指「示威者在港鐵太子站內襲擊市民」的言論可笑,「完全是講大話,根本是劇本。」她質問:「如果是為了處理該案件,有沒有任何警察落口供?有沒有試圖去找手拿槌仔那個人?」

8月31日晚前,她仍然相信警察有好人,不會稱警察為「黑警」,因為不希望不涉事的警察都掛上污名。但經過那一晚,她堅決肯定:「絕對不會再相信任何警察,無論有否參與濫權,他們都不值得尊重」;她亦認為,警察猶如7月21日晚元朗西鐵站內有黑社會背景的白衣人,「警察與黑社會性質上無分別,只是名稱不同而已。」

太子月台警察打人的畫面,在不少人心裡留下陰影。
太子月台警察打人的畫面,在不少人心裡留下陰影。

目擊者二:黃先生

市民完全沒有反抗 「速龍」打完人就走

8月31號晚,網上傳出太子地鐵站警察衝到月台和車廂打人的片段,其中有幾個市民在地上痛哭,仍被警察向臉部噴胡椒噴霧,叫人心痛和震怒。黃先生跟朋友當時正在那卡「地獄車廂」。

黃先生與兩位友人在太子食完飯,打算登上地鐵(綠色線往調景嶺方向)回家。列車比平時來得慢,未幾,他們聽到站內廣播,指旺角站已關閉。再等了一會,列車終於到達,他們上車後約八到十分鐘,列車仍未開出。忽然間,站內再響起廣播,指因緊急事故,叫所有乘客落車。

走到月台上,他們看到站內顯示牌轉成一閃一閃的粉紅色,站內傳出「噹、噹、噹」的警報聲,並有廣播指太子站將會關閉,乘客無需車票就可出閘離開。不久後,已見「速龍」由電梯衝出來,用警棍打人,他憶述:「他們打人之前完全無預警,我眼見着身邊有人頭部被打。我們當時十分驚慌,立即拉着身邊兩位朋友,抱着她們的頭,怕她們被打。」

這時,對面紅色線往中環的列車上的人叫他們進去避,但他們走進車廂後,速龍隨即衝進車廂攻擊車上的人。「幾個人已經跌在地上,警察仍向他們的臉部噴胡椒噴霧,他們在地上大叫、求饒,警察也繼續噴和打,其他人則只是打開雨傘阻擋,絕對沒有任何反抗。警察打完就返回月台。」期間車門不斷又開又關,車廂內有人大罵月台上的警察,但車門一開,警察又衝上車打,「有個警察想去打指罵他的人,但被其他同事拉走。」黃先生指,車廂內有老有嫩,有小朋友看上去只有7、8歲,而且大部分都不是穿黑衣,他質疑:「警察怎樣識別到誰是示威者,誰是市民呢?」

傷者血流披面 醫護曾叫:「止唔到血啊!」

三人從車廂中望出去,見到「速龍」把人按在地上打,又打電梯上的人。黃形容,那是他人生見過最恐怖的畫面。過了一段時間,列車終於往中環方向開出。到了油麻地站,車廂內有救護人員為傷者包紮,不斷向尋找可以用來止血的物品,「我見到起碼三個人被打到血流披面,頭部不斷湧血,亦聽到有救護員說:『止唔到血啊!』有個男生,被人扶到輪椅上,看起來神智不清。」

黃先生跟友人離開車廂時,車內一片頹垣敗瓦,血、銀包、手袋散落一地。驚魂未定,車站又響起驚號,這次「速龍」換成防暴警察,照樣衝到月台和沿住電梯,揮棍打人。他跟友人幸運地已離開月台,但當他回望時,見到有走避不及的人被拉住打,「其中一個是年輕女生,穿着連身裙,一點都不似是示威者。」油麻地站不久也封了站,而三人在站外等了一會,一直未見傷者出來。

醫管局指,事件中有41人受傷,其中5名男傷者傷勢嚴重,太子站的傷者需等侯「特別列車」送到荔枝角站,再轉送院,兩個半小時後才抵達醫院。另外,警方指太子站有63人被捕,年齡最小只有13歲。

黃先生指,事隔兩日,精神仍然很差,難以放鬆和安睡:「真係好恐怖。我從沒有想過會發生這種事。警察在無預警下隨機打人,從電梯衝下來就開始打,打完之後又沒有拘捕,那打人的目的是什麼呢?之前已經見過警察很多違法行為,例如無委任證,無從投訴,但這次是在公共交通工具內無差別打人,那恐怖程度,比起7.21元朗白衣人打人事件,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警察是執法者,他們受過專業訓練,但卻可以盲目地打人。這是絕對不能接受!」

袁源隆、何桂嬋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8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