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元朗站困獸鬥 Yoho Mall晚膳夫妻目擊白衫人襲乘客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7‧21元朗站困獸鬥 Yoho Mall晚膳夫妻目擊白衫人襲乘客

3860
22.07.2019
明報資料室、網上圖片

昨晚元朗西鐵站出現大批白衣人,手持木棍、籐條等衝上月台,甚至走進車廂襲擊市民。家住天水圍的讀者阿苑(化名),與丈夫目睹事情發生,仍猶有餘悸。由步入車站到列車駛離車廂,短短半小時仿如煉獄,他們形容為「死裏逃生」。

20190722 (反修例風暴) 元朗無警執法 白衣人暴打市民 逞兇近兩小時 最少15人送院 昨晚約10半,大批手持武器白衣人先在站外追打市民,其後最少數十人走入站內見人就打,大批乘客爭相走避,沿樓梯走上月台,但白衣男繼續追打。(網上圖片)
元朗西鐵站內,大批白衫人士衝入閘內攻擊市民。(網上圖片)

港鐵大堂白衣人士襲擊市民

阿苑昨晚約10時45分與丈夫在元朗Yoho Mall晚膳後,打算乘坐西鐵回家,甫到達西鐵站大堂,看見超過五十名白衣人守在閘口,地面有血迹,阿苑從現場市民口中得知,有傷者躲進站內洗手間暫避。另外,她看到有記者馬上穿好反光衣衝前拍攝,她身邊沒有同伴仍衝到最前。

阿苑憶述:「當時有兩位港鐵職員在客戶服務中心『食花生』(無所事事),我和幾個男子上前質問他們『為何完全沒有職員來幫手?』別說調停,直情見到『爆哂缸』都沒出來幫忙急救,一眾市民不斷問職員,有沒有人識急救?可否進洗手間幫忙救傷者,到底有沒有報警?』職員才施施然起身打電話,我不知道他真的在報警,在致電上司,還是裝作打電話。因為已經打到嚟,我們都馬上向後退。」

阿苑看見大堂的白衣人用長木棍、籐條擊打最前排市民,之後又沿欄杆不斷拍打市民,扔雜物到閘內範圍。同時欄柵外有一名黑衫市民被圍毆,閘內市民拉他跨過欄杆,他才沒再被打。

襲擊蔓延車廂 乘客以傘擋棍自救

現場有社工勸受襲市民別衝上前,同時有年輕人跑上月台,提醒往屯門方向列車乘客起碼坐到天水圍才下車。

阿苑與丈夫同樣呼籲乘客別在元朗站下車,因為「下面打緊交」。沒多久,大堂的市民亦衝上月台,並馬上進入車廂,希望盡快離開元朗站。此時,有三個港鐵職員在月台走過。儘管全車載滿乘客,卻遲遲未開車,突然車廂廣播說「列車暫停服務」,請所有乘客下車,「剛才樓下大堂、月台都有職員,明知整個站都是白衫『開緊片』,還叫人下車,等於叫全車人去死!有伯伯按車廂緊急掣求救,叫車長閂門、開車,說出面好危險。無耐就成班白衫上晒嚟月台。」阿苑說。

相比車門外手執武器的白衫人,阿苑與身邊市民手無寸鐵,部分更連雨傘都沒有,只能靠車廂內的市民把雨傘傳來,奮力抵擋攻擊。「班白衫打到所有遮爛晒,我左邊有個女仔面同嘴唇都白晒,同我講佢有心臟病,好唔舒服問有冇水,當時我冇水,得把風扇俾到佢;右邊有兩個初中妹妹,好驚係咁打俾爸爸媽媽但無人聽,無人接佢地返屋企。後面有幾個師奶嚇到係咁喊。前面擋住嘅,好多係路過嘅男市民,包括按緊急掣求救的伯伯。」後來,所有雨傘都被打到支離破碎,白衫人追打至車廂內,有身穿黑色背心的男生被打到頭破血流,血甚至滴到地上。

港鐵失職 累市民元朗站困獸鬥

後來所有白衫人突然離開,阿苑身處的列車,竟在沒有廣播的情況下開車,「後來看facebook才知有市民逃出車廂,留在月台,卻趕不上開出前上車,錯過最後一班列車,要冒險出閘找的士離開!平時開車前,會廣播說『列車即將開出』,但昨晚無,突然閂門就開車,變相留下市民在元朗站困獸鬥。」

白衣人的行為固然令阿苑大感憤怒,但令她更氣憤的,是港鐵不當處理,她直指港鐵是「幫兇」,「他們不關車門,又不肯開車,趕市民落車,才會令到手無寸鐵市民,被拎晒武器嘅白衫打足咁耐。當中好多都是路過或正回家的無辜市民,車上有老有幼、有心臟病人,如果昨日在我身旁的女生真的心臟病發,情況極危險。」

根據手機通話記錄,整個「逃命」過程中,阿苑丈夫由11時06分至11時13分,足足撥打了十五次「999」,卻「完全唔通」,當列車約於11時15分駛離車站後,他們便停止再致電。由10:45至11:15,短短半小時,卻度秒如年。

20190722 (反修例風暴) 元朗無警執法 白衣人暴打市民 逞兇近兩小時 最少15人送院 元朗西鐵站大批白衣人襲擊市民,見到黑衣便用棍及雜物追打,不少途經市民也受襲受傷。至零時20分,仍有大批持武器白衣人在站外盤據,站內市民不能離開。(明報記者攝 ) 樊銳昌攝 (17)
阿苑認為港鐵在7‧21白衫人襲擊市民事件中失職。(明報資料室)
明報資料室、網上圖片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20190722gz01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