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 光復上水】急症室醫生現場診斷不願送院傷者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時代

【7.13 光復上水】急症室醫生現場診斷不願送院傷者

7月13日,「光復上水」遊行結束過後,隨即爆發警民衝突,晚上一名少年更因被警方追捕而險墮天橋。

當日,公立醫院急症室醫生王思啟帶備反光衣、聽筒、少量哮喘藥到現場,以備隨時替傷者進行急救。大約下午5時,他在靠近上水廣場,位於龍琛路和新發街交界的人行天橋上,視察天橋下情況,「留意到一些路段有示威者聚集,隨後聽見天橋下人聲沸騰,亦從新聞直播片段看見不斷有警民衝突。」

當時警方已穿上防暴裝備,手持盾牌,揮動警棍驅趕和打示威者,甚至扯下示威者口罩,再噴射胡椒噴霧,示威者亦向警方投擲雜物。

因有示威者受傷,救護車進入現場。他表示,當時天橋上大概有八至十個位置,有急救人員為傷者進行急救。「大部分受到胡椒噴霧刺激眼部,需以清水進行清洗。」後來他走向一個躺臥在擔架牀上、被雨傘掩護身份的傷者身旁了解情況。

「這名傷者身上有大範圍受胡椒噴霧所傷,面上、雙手和雙腿均紅腫一片,眼睛無法睜開、呼吸十分急促。他應該是擔心被捕,很沉默,只氣若游絲地說:『我不可以去醫院』。」及後,他與一名外展社工陪同傷者到救護車進行急救,「因車上更能保護傷者的身份。」

王思啟說,胡椒噴霧令人即時有十級程度的痛楚、失去行動能力,他即時用聽筒檢查傷者的身體情況,「他沒有哮喘問題,診斷他不需要送院,而在車上可以買一點時間,等到胡椒噴霧的效力消散,他便沒事。」他說,當時車上救護員循例要為傷者記錄身份,並請傷者簽署不入院聲明,「但救護員只記下傷者所說出的姓名(陳大文),沒有要求提供身份證號碼等核實證明。」

他坦言,這是因為自612發生警員到醫院拘捕病人後,不少前線醫護人員理解示威者有送院被捕的恐懼,「而假若傷者必須送院,我相信在醫院的前線同事亦會盡力保障示威者的身份私隱。因為香港人相信香港人。」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dc23fb24-b799-41da-a6bd-629144c41c35-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