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反送中集會】中信門前催淚彈亂投 和平示威情侶亂中失散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6.12反送中集會】中信門前催淚彈亂投 和平示威情侶亂中失散

6.12集會當日,民間人權陣線(下稱:民陣)在龍匯道,中信大廈門外,設置和平示威區,大部分人都沒有裝備,頂多只有普通口罩。然而,大約在下午3時45分起,警方在龍匯道兩端施放多枚催淚彈,令羣眾爭相湧進中信大廈。其中一枚催淚彈更在走避中的人羣中爆開,險釀成人踩人慘劇。當時在人羣中間的文仔(化名)憶述:「是虐待!大家都看得出這是和平集會,沒有人攻擊警察。」

前無去路 場面極為危險

文仔當日與女友明明(化名)一同參與集會,並非衝擊派。他們不反對示威者走上前線,但自己害怕受傷與被捕,選擇在後勤聲援。「我們都只有一個N95口罩及眼罩。」

午飯過後,他們決定留在和平示威區。即使立法會門前發生衝擊,二人仍不打算離開。明明說:「民陣一直強調我們身處合法示威區,毛孟靜議員也說只要在行人路上一定安全。」

然而,警方在立法會示威區發放催淚彈及布袋彈後,一直迫出添美道。在中信迴旋處的示威者,也退至龍匯道。「當時意識到要離開,但已經太遲,沒有人敢走向立法會方向,大家也迫向龍匯道,無路可退。」明明憶述當時大台不斷呼籲警方克制,但警方沒有任何清晰警告,就向和平示威區發射催淚彈。

「當時大台叫我們走入中信。」明明形容逃生的三分鐘非常漫長,萬分難受。中信大廈只開啟了一道玻璃門,但示威者不斷湧前。期間有人大叫:「不要迫,會人踩人。」有人慌忙嘗試用水淋熄催淚彈,但場面依然驚險。

現場沒有記者 只靠市民作記錄

逃生期間,明明與文仔失散了。明明指自己比較幸運,是較早迫入中信大廈的一分子,然後跟大隊往金鐘海富中心方向離開。文仔則花了較長時間才擠進室內,「中信大堂全是在用生理鹽水沖眼的示威者,很多跑進來的人都滑倒,十分混亂。」

還未找到女友的文仔聽到場內示威者不斷呼籲疏散,讓還在街上的示威者,能盡快走到室內 。然而,街外充斥催淚煙,大家都走不出去,等同被困大廈。文仔說:「很想先找回女友,但電話撥不通,情況又很亂,我的情緒很不穩定,決定跟隨一些年紀較大的示威者,感覺有點依靠。」

文仔跟大約三四十名示威者走到停車場、後樓梯暫避。同一時間,大廈內開始傳出警察會攻入大廈清場。「聽到消息後,我走到沒有閉路電視的後樓梯,脫下黑衣、口罩及眼罩,換上另一件普通上衣,打算扮作上班族。」

大約下午4時半,添美道的催淚煙開始減弱,文仔跟大隊沿中信天橋撤離,期間警方以胡椒噴劑指向人羣,喝令示威者高舉雙手,快步離開:「當下覺得很侮辱,我們根本沒做錯事,為何弄得像掃黃一樣?警方是不是看到現場沒有記者,便對我們為所欲為?」

歷劫餘生 抗議警方濫權

離開大廈後,文仔終於聯絡上明明。二人在灣仔會合,甫見面立即相擁,文仔激動地哭着說:「那班警察真的想我們死!」那是經歷了一小時瀕死逃亡後的情緒大爆發。

事發後數天,二人對警車的閃燈仍然敏感,無時無刻都害怕被警察攻擊或拘捕。「但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二人依然想不通。

6月16日,二人再次上街,但這一次不只為了「反送中」,而是堅決要求社會正視警察濫權問題。「相比反送中,我覺得警權過大問題,這一刻更直接影響民生。雖然內心依然有點害怕(警察),但愈怕愈要走出來指證他們。」文仔說。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6/07tan190612反送中104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