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遮防衞更可靠 急症室護士:警方有法不執比鐵通毆打「更暴力」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長遮防衞更可靠 急症室護士:警方有法不執比鐵通毆打「更暴力」

1225

燈火通明的西鐵站,7.21,卻比漆黑更漆黑。

這一夜,元朗西鐵站及車廂發生「無差別」襲擊案,男女老少捱棍中拳被踢。警方遲到2340秒,市民度秒如年,只能靠守望相助保命。傷者傷勢圖片令人不忍卒睹,暴徒打人鐵證如山。警方卻「有差別」處理行兇者,平日看到穿黑衣帶口罩年輕人,要截查;穿白衣手執長棍大搖大擺,可放行,教市民憤憤不平。進擊的白衣人,令元朗居民人心惶惶。很多人有家不敢歸,害怕不幸成為施襲目標。

事件發生翌日,網上傳言滿天飛,例如「南亞裔刀手入黑將斬人」,另有疑似黑社會中人的錄音瘋傳,還有些一時難以fact check的白衣人齊備架罉聚集相片,無不令人猜想「黑勢力」這天會有所行動,甚至大開殺戒,而且不只元朗,就連屯門、天水圍、荃灣都似有致命威脅。新界西居民人人自危,商舖提早關門,猶如戒嚴。在伊利沙伯醫院任職急症室護士的Roy(化名)家住屯門,上班前看到傳言不斷,不敢冒險,於是帶備替換衣服返醫院。「打算如有什麼事就在醫院過夜。我放工已是晚上十一時,下午似乎風平浪靜,於是如常回家,怎料坐巴士時,看到我住的屋邨附近疑似有白衫圍毆市民的片段。」如坐針氈的他,想過「跳車」,折返不回家。

回家心慌 靠警不如靠己

思前想後,他最終還是在家附近下車,但一路上保持急行,平日最熟悉的路,這天卻讓他膽顫心驚。「竟然從遠處見到四五個白衣人聚集他們似乎沒有武器,但足以教我相當恐懼。幸好他們看不到我。」他緊握手上唯一可以依靠的長傘加速前行,終於踏進家門,他才驚覺自己冒了一身冷汗,執傘之手同樣濕透。「事後回想,我發現我害怕白衫人,但令我如斯害怕,是由於我知道警察不會幫忙,只能靠自己雙手防衛。」

長棍鐵通打在人身固然暴力,但在他眼中警方有法不執才教人齒冷。他頓了頓,斬釘截鐵地說:「不作為的暴力才是最大暴力香港是已發展地區,相信沒人想過香港治安會像巴西里約熱內盧」警察作為維持治安的執法人員,主動「棄權」,市民回家心懷不安,香港是否仍是可以安心立命之所?

雖然面對恐懼,但他說絕不向惡勢力低頭。
雖然面對恐懼,但他說絕不向惡勢力低頭。

警民互信度是零,他認為追源溯始,是政府從沒回應市民訴求,更推警方當「中間人」。「我知道這樣類比可能不算太恰當,但我很想問警察是否真的願意擔當納粹德國時期的蓋世太保角色?」為自由抗爭,他認為對所有香港人都有好處。「如果大家爭取到撤回『送中』條例,香港繼續民主開放,公義得到彰顯,他們都有得益。條例通過,他們的家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警察醫院搜捕 示威者怯於求醫

過去一個多月,Roy多次參與抗爭,最深刻是6.12,替疑似受槍傷的示威者急救。「記得當時有『速龍』進逼,我打算沿紅棉路離開,怎料遇上了一位右眼懷疑中彈的男子。我當天有帶備急救用品,跟他做了快速評估,他的視力明顯相當差,我替他做了簡單包紮,提議他一定要到急症室求醫。」他續說:「我強調要到非港島區的醫院,避開懷疑。」後來拔萃女書院證實男子為其通識科老師,他在醫院被捕。

早前有指伊利沙伯醫院有女護士交出示威者資料,讓警察得以在醫院內拘捕示威者。示威者因而不敢到急症室求醫。「QE『個朵臭晒』,有同事被起底。發生這樣的事我好傷心。這次受訪其實希望讓大家知道我們醫護人員是跟市民同行的。」Roy強調如果有這種所謂的「敏感case」,可以的話一定自己處理。

一羣公立醫院醫護人員,今天於伊利沙伯醫院網球場舉行集會,表達對7.21元朗無差別攻擊事件的憤怒,對警方處理心法感失望。
一羣公立醫院醫護人員,今天於伊利沙伯醫院網球場舉行集會,表達對7.21元朗無差別攻擊事件的憤怒,對警方處理手法感到失望。

警方撤走駐守在伊利沙伯醫院警崗的警員已有一個月,Roy指至今警崗仍然「無人」。「警察與醫護人員仍然有合作的,例如有病人過身要請警員開file,我們會打電話到油麻地警署請他們過來,大家都保持禮貌的。」有指警方在醫院受到醫護人員辱罵,為免減少磨擦,於是撤走警崗。目擊警察濫用武力對付示威者的Roy表示:「我沒親耳聽過,但如果真有其事,經歷6.12,有人罵警察,我認為是人之常情。我只希望警察能夠抽離身份,保持良心。」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fp4a7638--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