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扶持自救 西鐵站悻存者:元朗由鄉黑話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時代

市民扶持自救 西鐵站悻存者:元朗由鄉黑話事? 

22.07.2019
網上圖片、明報資料室

昨晚大約10點45分左右,Noel(化名)經歷了一場兵荒馬亂。

遊行後,疲累的她早就回到位於元朗的家。後來在網上得知元朗一帶可能有危險,她打算到西鐵站截住在元朗下車又未收到消息的人,叫他們多坐數站才下車。「點知一到西鐵站,就見到好多白衫人在閘口外叫罵,閘內有人開遮戒備,當時白衫人仍未衝入閘。」

此時,她快速走向另一無白衫人的閘口入閘,並乘電梯上月台。「上去不久,樓下就開打。」她憶述車廂內的人全都非常無助,有位小妹妹手不住發抖,表示打不到電話回家。「目測是中學生,兩人從書展會場結伴坐車,其中一位當時想致電爸爸開車接她和送同學回家。她很驚慌,我抱緊她的肩膊,協助她冷靜下來。」此時有人大聲叫喊,着大家往車頭方向走。「我後來才知道,原來車尾有白衫人衝入車廂打人。」大家都很慌張,但怕生意外只好慢慢向前走。「車上老人小孩眾多,一個手抱嬰兒放聲大哭。我想安慰一名哭起來的女生,自己也忍不住哭了。我驚,但更多的是憤怒。」

20190722 (反修例風暴) 元朗無警執法 白衣人暴打市民 逞兇近兩小時 最少15人送院 元朗西鐵站大批白衣人襲擊市民,見到黑衣便用棍及雜物追打,不少途經市民也受襲受傷。至零時20分,仍有大批持武器白衣人在站外盤據,站內市民不能離開。(明報記者攝 ) 樊銳昌攝 (17)
明報圖片

昨晚的襲擊事件導致數十人受傷,包括記者及孕婦。她形容事件「非常非常可怕,氣氛恐怖得不得了」。列車停駛,站內市民無法離開,警察又一直不來,市民只能互相扶持自救。「當警察來到被人狂罵,你完全明白原因。他們對付示威者絕不手軟,對付鄉黑?Sorry你們自己搞掂。」

車廂中街坊親歷「恐襲」,有位女士意難平,認為自己是平民百姓,為何無故被打?為何沒警察前來?「我請她務必把此事告訴親戚朋友,警察居然這樣執法,另外兩位年輕女生搭話,說警察縱容黑社會。」最後幾名街坊都認同要有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真正暴力的是政府。

警署外民警對峙

列車終於開出,她坐到了天水圍站,準備坐的士回元朗,於是問有沒有人想坐順風車。她看到一個瘦弱、應該不到15歲的妹妹。「可能因為太憤怒,她一直發抖。我問她要去元朗哪裏,她說想回去西鐵站幫忙。我和另外兩個女生一同勸她,最後她答應會回家去。」

在站內走着走着,她遇上幾名打算到天水圍警署報案的年輕人。「我決定跟他們同行,路上碰上一位女士,她也是從元朗『逃出來』的,我們邊走邊『做文宣』,結果阿姐本來說要回家,卻改變主意,跟我們到警署表達不滿。」

去到警署,警察表示已有人就事件報案。「他說我們沒被打,又沒拍到片或認到打人的人,叫我再考慮還要不要報案,當時警察態度算是有禮和合理的。」她稱當時有市民圍着警署,警員向眾人講解情況,部分手持圓盾,後來雙方都愈來愈躁動,不時有叫罵聲。

她後來坐的士回家,甫上車就嚎哭,司機安慰她說:「沒事啦,現在安全了,不怕不怕。」她聽到反而哭得更厲害。「真的謝謝司機大佬。」

回家後看新聞,她才知道知道元朗四處都有白衣人手執武器,如在巡邏一樣,警察偏偏放走他們,視若無睹,她相當生氣。「我還以為元朗已經獨立,由鄉黑話事。」她到今天仍怒意未消,說後悔沒有報案。「應該至少增加他們的行政工作!」

網上圖片、明報資料室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20190722gz01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