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企也是現場 全職師奶彩鳳:「這一天我們都想罷工!」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屋企也是現場 全職師奶彩鳳:「這一天我們都想罷工!」

2767
05.08.2019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unnamed-1

我叫彩鳳,我是一名師奶,我今日無法罷工。

師奶要煮飯洗衫拖地湊仔,一天家務煩瑣,而且24小時on call無人工補水無補假無勞工保障。

不過,師奶也是一份工,煮住家飯即是烹飪,家中棉乾碎濕,事無大小,都講求專業。一家幾口,孩子丈夫父母老爺奶奶,個個要照顧周到,考的是時間管理; 湊仔不止餵幾口飯,培養行為習慣,更要活用心理學和靈活變通的教學技巧。這一份工,不易做,需要被肯定。

我的兒子有自閉兼過渡活躍症,更要花心機去照顧,且他的特性,不願意與長輩單獨相處,所以沒有長輩能幫手照顧。我是社工出身,讀到博士學位,平日用遊戲治療方法,幫助他掌握反應和同理心。好像八九六四事件,我用一包包紙巾代表達坦克車,跟他模擬解放軍進入天安門的情景,「玩」了一天,他終於明白。

兒子玩遊戲好投入,跟他玩上數小時,我累得嗌救命,他卻精力無限。因應他情況,作為媽媽,每每要『睇實』,不可能找社區託兒服務代勞。因此,除了師奶工,我沒有第二份工,以前也有兼職教書,年頭開始無教,我要全天候留守家中。

若然真有重要事情要出街處理,我要等待丈夫下班回家接力。不過,他的工種要輪班,每周更期不定,我的時間安排不能自主。丈夫是一家的經濟支柱,有次我看看自己有幾多私房錢,一看,都幾徬徨。

說了那麼多,今日我的丈夫要返早班,下午四點返家。所以,我今日無法罷工,只能待四點之後,去師奶朋友的社區飯堂幫手,然後十點前回家, 否則兒子會大哭。

拉闊戰線 表達更多階層聲音

社會大是大非,我一直很關心。以前我搞社運,爭取居港權、保衛天星皇后、社區重建議題等,今日我成為師奶羣體的一員,盡力照顧頭家,卻不代表我們師奶不關心社會。今年二月,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如此大爭議的事,只得20日諮詢,快得一次月經周期也不夠。我發起網上聯署,但Google form不太懂做,最後好在臉書有一班網友幫手。幾日之間,集結了6000個簽名。

此後,我和一班師奶在臉書開了一個秘密羣組,作為一個連結的network,也開設了一個叫做「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反送中」臉書專頁,分享資訊。大家趁孩子返學的時間,落區派發反修例的宣傳單張。事件發展得很快。六月九日,民陣發起第二次大遊行,一些師奶就用窗簾做示威標語,用廚具做樂器,在遊行時唱歌打氣。

我們當中,有師奶要湊三個孩子;有師奶要照顧年邁長者;有師奶自己和丈夫都是殘障人士;也有男師奶,他中風後還要負責湊孫。我們的身份,其實就是照顧者。每次示威,分身不暇,未能走上街頭,只能待在家中看事態發展,有如熱鍋上的螞蟻。我們透過臉書羣組,討論大家可以做些什麼,有誰可以上街便上街,有誰不可以的,大家互補,做各種後援工作。有人借出了自己食店,變成社區飯堂,讓年輕人有住家飯吃。有人籌集物資,跑去現場派發一袋袋福袋。還有人故意帶着頭盔,推着嬰兒車,去街市買菜,拍一張照片放網,也是一種對運動的支持。

我們羣組有三十人,每次行動,有個共識機制,就是盡量民主,不過師奶不能經常滑手機,私人時間很零碎,不一定能及時回覆急趕的事。所以在臉書發放一個資訊分享,有五個人或以上回覆,就會通過。我也是趁兒子睡了,全屋關上燈,才悄悄地在牀邊打開手機,處理支援工作,每晚這樣最少三小時, 開始出現類似網球肘的筋骨問題。

有些師奶,為着不能上街支持年輕人而苦惱。她們有些想上街,卻不能把孩子交託長輩照顧,,因為老人家不支持抗爭。即使有些師奶排除萬難,能走出來,也不可能站得太前,因為擔心一旦被捕的話,家中年幼的孩子就沒有媽媽照顧。我們想,屋企也是抗爭現場。這陣子,我們實行按章工作,即是家務「hea做」,減少拖地、執屋,我連頭也多天不洗,騰出更多時間在家中做支援工作。孩子現在放暑假,我也只能讓他看電視、玩手機……九月開學也不知他怎樣收拾心情。

社會論述多聚焦年輕人的抗爭,我們希望拉闊戰線,將不同階層的聲音帶出來,所以,師奶專頁也有個「心聲欄」,有師奶分享自己媽媽第一次到遮打花園集會;也有個永遠不聽父母電話的少女,剖白自己父母終於支持這場社會運動。

抗爭的人數很重要,作為師奶,希望出一分力,做到全民參與。

67311531_436519950412115_5279546462223466496_n
67067825_437628913634552_2010149534679695360_n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unnamed-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