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父女逃過硝煙幽谷 爸爸:我會企喺個女前面!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兩父女逃過硝煙幽谷 爸爸:我會企喺個女前面!

2826
24.10.2019
王紀堯
Daniel Lau

【我在現場】「年輕人有一份衝勁、有一份熱血、有一份無私」,劉爸爸深知女兒跟其他很多青年一樣,不平則鳴,坐言起行。整場運動,劉父一直陪伴女兒,一起度過香港6月。6.12在立法會見證警察施放大量催淚彈,父女手牽手逃出生天。

6月12日下午4時,沉寂五年的金鐘,頃刻間恍如戰場。警方從添美道向立法會示威區推進,用橡膠子彈、布袋彈及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整個金鐘瀰漫着催淚煙,恐懼在空氣中飄散。爸爸劉先生顧不上身體上的不適,帶着女兒Jan(化名)和女兒的同學,想盡辦法離開現場。回看今年的6月,失望、驚惶,五味雜陳。

img655

女兒生於6月4日

劉先生一家四口,女兒Jan讀中四,兒子讀小三,太太專注家庭。一家人偶爾會談論到電視上的新聞時事,但絕不傷感情。女兒的生日剛巧在6月4日,她從小就知道那一天別具意義,幾次想在那天到維園參加悼念集會,但她明白母親希望一家人能在正日一起慶祝生日,所以從沒有去過維園六四集會。每年這天,一家齊齊整整在家點起蛋糕上的蠟燭。她這樣度過了十五年平靜的生辰。

升上高中後,慢慢開始關注社會議題,包括「明日大嶼」等議題。她眼見政府在沒有考慮收回棕地等其他覓地選項下,銳意與建人工島發展大嶼,讓她開始質疑現政府的做法。「原來政府好多事情要推行都很強硬,不是太顧慮大家看法。」

劉先生作為父親,一直鼓勵女兒多看不同資訊,以不同角度去思考問題,但同時避免清晰表達自己的立場,不希望「將自己的看法灌輸到兒女身上」。Jan說,爸爸在討論時事和社會運動時,會提醒她從多角度思考,三思而後行,不要因旁人影響自己的判斷。

爸爸過去十六年沒有上過街遊行

今年6月初,Jan開始關注《逃犯條例》修訂。她認為政府提出修例期間,出現太多不合理的地方,「台灣政府說得很清楚,不接受用修訂《逃犯條例》移交殺人案疑犯陳同佳,為何政府仍然硬推?」。此時,Jan就收到爸爸在家庭電話羣組中發送一條關於6月9日反修例大遊行的信息,兩父女漸漸在《逃犯條例》一事有了共識走在一起。

劉先生早在5月開始關注事件,認為香港人對內地政府仍然未有足夠信心,見中聯辦官員多次公開支持,他覺得中央已經「一錘定音」,所以無奈地跟女兒說「修例一定會通過」。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是劉先生自2003年五十萬人大遊行之後再次走上街頭。6月9日百萬人遊行,結果成了Jan人生的第一次遊行。

父親察覺到危險

當晚政府發表聲明,指條例將會在6月12日如期提交立法會進行二讀,引發兩父女再次上街,參加12日的集會。

劉先生早上參與政總祈禱會後,一直逗留在中信大廈外範圍。Jan當天考試結束後,也相約同學在金鐘參與反對逃犯條例修的集會,得知爸爸早在現場,便一起行動。對於這個數天前才首次參與遊行的中學生來說,馬路上擠滿人的金鐘似乎有點陌生。Jan和同學有如到達未知的國度,只好緊緊跟着父親。

站在父親的立場,為了兩位「小朋友」的安全,特意帶他們到室內咖啡室安坐,希望「拖下時間」,避開任何集會中混亂的情況。Jan洞察不到爸爸的「私心」,好奇的眼睛密切留意着政總外的情況。直到3點,她留意羣眾有所行動,有人搬鐵馬、傳物資,亦有人走往中信大廈前的政總門口,人羣「有進有退」。

父親見氣氛不再和平,說了一句「其實有些危險,不如坐在這裏休息一會」。雖然Jan害怕衝突場面,但她覺得就算只是做後援工作傳物資也好,「不想坐在這裏看着別人送死」。

回到中信大廈

煙火間,父女兩人決定,重回中信大廈。

他們認為,已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理論上應該安全。年輕人一排一排衝,朝向「煲底」。警方開始放催淚彈。防暴警的列陣已經從灣仔逼近中信大廈集會位置。劉先生形容,在人羣中根本看不到警察的行動,只聽到大台不斷呼籲警方停止緊逼。現場氣氛開始凝重。他當時已經覺得情況不妥,勸喻女兒和同學回到室內,但她們仍然堅持留到最後。

劉先生說:「 年輕人不離開,你無法強逼,但是我一定要保護他們。」

忘不了警員的眼神

政府總部前已經煙霧瀰漫,手持雨傘的示威者首當其衝。Jan眼見遠處不止一顆催淚彈在人羣中施放,人生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煙催淚的威力,眼淚已奪眶而出,「我好害怕,不知怎麼辦,為什麼政府要做到這個地步呢?」她憶述,大台議員不斷透過揚聲器安撫集會人士,呼籲大家慢慢退後,但手持長盾的防暴警察早在不遠處築起防線,現場市民紛紛大叫:「無位走啦!」

一顆催淚彈忽爾在中信大廈外墜落,眾人猝不及防,開始「逃亡」。Jan記得,混亂中她聞到一種極難聞的氣味,讓她頓時感到呼吸困難。劉先生帶着兩個少女打算跑到對面較空曠的停車位。警員防線步步進逼,劉先生知道「再不走可能會被抓」,三人打算跨過欄杆離開。

然而,中信大廈對面行人路欄杆太高,Jan一直爬不過去,回頭一看,卻見一名警員手持警棍向他們方向衝過來。她和警員四目交投,「那一瞬間我看到警察的眼神很恐怖,他看我像千古罪人一樣,我覺得他好像真的想用警棍打殺我」。那個畫面一直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劉先生這刻大叫:「她們是學生!」警員止住了腳步,Jan順利跨過了欄杆。

守護者的規條:不能驚怒

首次吸入催淚煙後,各種疼痛在身體各處蔓延,Jan說:「我真的以為自己會死掉,之前沒有試過這種感覺,整個肺和心都是那股氣味,不斷咳嗽!」她發現同學的手臂也開始泛紅。身體不適以外,兩個女生情緒開始失控。劉先生形容,當時她們激動到控制不了自己,不斷問「點解要咁對我哋」。他那時只是一心想把她們帶到安全的地方。

他們沿着中信橋奔往統一中心,不料警方在夏愨道施放多枚催淚彈,本來天橋上逐漸離開的人再次加快步伐逃走。Jan情緒更激動,心裏更是不解:「我們都在趕緊離開了,你還想我們怎樣?」劉生也被催淚煙弄得雙眼通紅,但他努力地壓抑自己的憤怒與無奈。他說:「我驚慌,她只會更驚慌;我憤怒,她只會更憤怒。」他要心裏只有一個想法,「保護她、安撫她」。

我會企喺個女前面

冷靜過後, 這位父親要她們把所見所聞和感受都記下來,「這些都是課堂上學不到的東西」,劉父希望她們能緊記為何考試後仍堅持來金鐘,甚至思考:假如走上街頭的結果就是要承受這些痛楚和風險,她們還願意再走出來抗爭嗎?

「如果今日個女係衝嗰個,我會喺佢前面。」他說。

7月1日,示威者佔領立法會,破碎的玻璃和被塗鴉的牆壁在新聞報道畫面上頻頻出現,不少人譴責暴力。這次行動當中不乏青少年,身為人父,又會否覺得抗爭過程中亦有對錯之分?

劉先生強調年輕人總是「有一份衝勁、有一分熱血、有一份無私」,他尊重年輕人的決定。他說,要守護自己認為對的事;他希望較年長的人,都能回想自己年輕時的經歷,學會「將心比己」,不要用教訓的方式跟年輕人溝通,應該先聆聽,再理解,這是他與女兒相處之道。

口講容易,若然今日跑到最前線的是自己女兒,採用激烈的抗爭手法,父親的想法真的不會改變?

劉先生說,這是一個關於「愛」的答案。「如果她好堅決,我就要在她前面,不可以在她後面,作為一個爸爸,已經是到了一個無可選擇的地步。」

%e5%8a%89%e5%85%88%e7%94%9f-jan-2-1

不一樣的父親節 不一樣的心意卡

6月16日二百萬人大遊行,也是父親節正日,劉先生收到女兒Jan親手畫的心意卡,上面繪畫了6.12的情境。她在卡上寫道:「6月12日,你帶着我逃過死亡。中信大廈的那一幕,我絕不會忘記。你跟我也是第一次感受催淚彈,懦弱的我早已哭得不似人形,而你卻緊緊搭着我,寸步不離,努力睜開眼睛,帶我遠離。我知道你也很辛苦,但你沒有說……」

劉先生說這是女兒給他的成績單。他曾經以為要待女兒出嫁當天才聽到女兒此番真情對話,但沒想到在催淚煙中的「逃亡」竟成了女兒一樁人生大事。這位十六歲少女見證了社會的荒謬,但感受到港人團結,也瞥見了父親的溫柔。

劉先生在社交平台上回應女兒父親節的心意卡:「小鳥要開始長出羽翼,窺探自己的世界,但要知道老巢一直都在,妳和細佬,在我們心底裏,永遠都是獨特的。」

運動持續,Jan是學校反修例關注組的成員,罷課與人鏈活動從不缺席。劉先生一直在社交網站上轉載有關新聞,在網上坦言無懼,直抒己見。10月1日,筆者在灣仔一帶遇見劉先生和Jan,兩父女帶上了黑色的口罩朝筆者輕輕揮手,Jan用手輕輕把口罩拉開,叫口號時讓人聽得更清楚,劉先生就一直默默站在旁邊。在亂世中,爸爸守護着他的女兒,女兒守護着她的城市。

%e5%8a%89%e5%85%88%e7%94%9f-jan-1

Info:
《香港大道Road To Hong Kong》
出版:《誌》出版
售價:$250(學生價$198;預售價$220)
簡介:專訪25名在反送中運動中擔任不同角色的人物,記錄三個月的抗爭心聲,附時序表、圖輯及其他專題文章。全書約200頁,限量印刷。
查詢:6607 6147

王紀堯
Daniel Lau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img65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