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時代 民間心聲集合】全民健筆 政漫文宣圖庫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抗爭時代 民間心聲集合】全民健筆 政漫文宣圖庫

5789

反修例漫畫早已超越紙媒和網絡世界,成為文宣的重要一環,不只在報章或網絡出現,更會透過手機Airdrop傳來,或者在各區連儂牆張貼,連長輩都看得目不轉睛。

浸大藝術系教師兼政治漫畫家黃照達(Justin)6月開始收集這些海量畫作,「雨傘運動後,社會充滿無力感,政治漫畫界亦沉寂了很久,沒想到6月起了突變,行家回應得極快!」Justin畫了超過十年政治漫畫,今年年初,他正準備一份論文,透過搜集2012年特首選戰至雨傘運動期間的政治漫畫,研究網絡政漫對傳統政漫的衝擊。沒想到,突然遇上《逃犯條例》修訂,相關畫作便理所當然地成為了他的收集目標。

黃照達正收集2012年特首選戰至今的政治漫畫,作為研究及出版之用。
黃照達正收集2012年特首選戰至今的政治漫畫,作為研究及出版之用。

政治漫畫素人落場

創作人有本地亦有海外,他本來打算以日期分門別類,並「cap低」網民回應,但事件變化之快,根本來不及整理,只能一見到便先存檔。他發現這批畫作無論題材或呈現方式,都與傘運時大不同,「雨傘運動時較多是政治漫畫家所畫,例如尊子、白水、Cuson、阿塗等,但今次很多畫家以畫清新小品或者同人誌為主,本身很多人followers,之前甚少畫政治,一畫便聲勢浩大。」Justin說,即使不認識畫家本人,從畫風也能推斷部分出自廿歲出頭的畫家之手。

不只是插畫師,宗教界也有份畫,「在香港,教會屬較保守力量,但今次他們也明確參與。」還記得6.12速龍隊大規模暴力清場後,有教徒日以繼夜在政總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Justin也搜集了宗教界的畫作,繪畫宗教打扮人士邊流淚,邊為手執黃雨傘的人清洗眼睛。

這張海報在7.21出現,當中集合了多種抗爭人物,畫風日系年輕,黃照達推斷畫家非畫慣政治漫畫的人,但也出來表態。(創作人:香城)
這張海報在7.21出現,當中集合了多種抗爭人物,畫風日系年輕,黃照達推斷畫家非畫慣政治漫畫的人,但也出來表態。(創作人:香城)
日記式畫作,用色溫柔女性化,但內容其實記錄了警察暴戾一面。(創作人:抗爭少女日記)

香港人的共同時刻

漫畫亦記錄了香港人共同心情,7月1日遊行至金鐘時,有人指示直去民陣終點,右轉政總,很多人打算直去,但見到年輕示威者哭訴,呼籲「各位大人、大哥哥大姐姐,希望可以留低同我哋一齊,支持我哋!」畫家Cuson繪畫了大人的反應,那種不忍心離開的內疚與矛盾,叫人淚崩。

Justin又舉例《蘋果日報》7月4日的頭版全版空白,只印有「當新聞自由被無理打壓」數隻小字,不少市民在上面創作,「這是史無前例的事,實體報紙應用社交媒體手法,把報紙變成公開平台,人們在頭版繪畫,再上載Facebook,這也是政治漫畫的特別案例。」

他所收集的畫作記錄了運動驚心動魄的時刻。例如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廣場「戰役」,防暴警察衝入商場追打示威者,波及在商場行街吃飯的街坊,當時有攝影師拍下有位穿紅裙的女子,手執購物袋,大步跳過地上的血漬。畫家謝曬皮畫了這畫面,商場變「戰場」,一片凌亂,「將商場血拚與商場圍捕對比,諷刺強烈。」Justin說。

黃照達認為謝曬皮雖然非畫政漫出身,但觸覺敏銳,畫出7.14新城市廣場女士血拚與防暴警察圍捕,諷刺強烈。(創作人:謝曬皮)
黃照達認為謝曬皮雖然非畫政漫出身,但觸覺敏銳,畫出7.14新城市廣場女士血拚與防暴警察圍捕,諷刺強烈。(創作人:謝曬皮)

插畫療傷 溫柔地安慰人心

Justin認為反修例運動拉闊了他對政治漫畫的想像。政治漫畫素來貶抑時弊,批評林鄭月娥、盧偉聰、李家超等官員,但後來題材變化更多,「因為大家發現根本是制度出問題,官員只是其中一部分。」尤其是有人輕生後,療癒系畫作紛紛出現,以擁抱示威者的畫面互相鼓勵,呼應運動的口號「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一齊嚟,一齊走」、「一個都不能少」。人們心中抑壓的情緒太多,漫畫成為了抒發情緒的出口。

而Justin的畫作也有這變化,6.9百萬人遊行前,他發表了一系列「寄生獸」畫作,當中林鄭、鄭若驊等高官面容崩壞,口齒剝落,畫作成為遊行人士的示威道具。到了後來,這些高官肖像在他的畫作中漸漸淡出,最近出現最多的,是一個白白胖胖沒有名字的可愛生物。它時為戴頭盔的同伴撐三葉草遮蔭、時而幫人包紮傷口,或者煮湯送暖,「食飽先有力㗎」,鼓勵因為抗爭而捱餓的人,畫面簡單卻窩心。「這陣子好多事發生,我本身都是個斯文人,很少指明道姓罵人,但運動之初都會好生氣,畫得多也會不開心,要處理情緒,需要一些影像中和。7月初便有位當情緒治療師的朋友請我製作一段助人禪修的短片,幫人唞唞氣,這白色人就是短片角色。」

以溫柔筆觸代替憤怒言語,或者是因為人們已看得太多讓人氣憤的新聞畫面,需要唞唞氣。7.21元朗無差別打人事年,被不少網民稱為「恐襲」,那「無警時刻」叫香港人極度憤怒,「好多人不會去衝,loop完新聞又好嬲,又恐懼被拘捕。社會現在最大的危機是心理健康,大家心理健康是否可復原,對社會的信心還存在嗎?」他自言曾感心灰意冷的時候,但當他見到不少畫家都畫與運動相關的畫,加上有畢業生都訴說自己的情緒波動,他便突發奇想,為學生開辦一次工作坊,我手畫我心。

「抗戰」仍未完結,執筆之時,七區三罷剛過去,警察在十區舉行「催淚彈放題」;北角福建幫亂棍打人、荃灣有刀手傷人,黑社會又出現;還有大學生購買觀星用的激光指示筆,被指「藏有攻擊性武器」。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Justin的圖庫相信久久未能完檔,不過肯定的是,每幅畫都是香港人抵抗強權的證明。

有人為抗爭輕生後,網絡上多了很多互相鼓勵的畫作,希望人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創作人不詳)
有人為抗爭輕生後,網絡上多了很多互相鼓勵的畫作,希望人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創作人不詳)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66058208-2331402940457381-5369361340848668672-o-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