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連儂牆再現 匆匆數筆互相打氣 走出陰霾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時代

元朗連儂牆再現 匆匆數筆互相打氣 走出陰霾

Fleco(右)視連儂牆為一個平台讓市民抒發心聲。

元朗黑夜後瀰漫淡淡白色恐怖,附近街道在繁忙時間仍未覺擠迫,然而區內西鐵站出口的連儂牆被撕掉再貼,短短一夜間已貼滿大眾的心聲。

X

 

巫啟航(Fleco)與其餘十多名新界西青年總愛當先頭部隊,在大眾仍被陰霾籠罩時自發在築起元朗連儂牆,只因他們相信便條紙的力量,「每個人都需要一些空間,(連儂牆)是人們需要的一片溫和宣泄空間。」

 

Fleco(右)視連儂牆為一個平台讓市民抒發心聲。
Fleco(右)視連儂牆為一個平台讓市民抒發心聲。

 

拿起紙皮  連儂牆正式走入元朗

 

連儂牆需要的物資有限,只需一枝筆、數疊便條紙便可開始。Fleco起初拿起一些紙皮,走上朗屏天橋,開始在元朗區內遍地開花。

 

Fleco逐一邀請途人在便條紙上寫下心聲,碰巧遇上建制派街站,對方更報警指他們阻街。未知是否出師不利,他或一眾青年其後在元朗辦連儂牆時,亦多次被警察查身份證。雖然引起衝突,但換來的是更多人的關注,算是成功令運動遍地開花。

 

 

元朗連儂牆重新堀起後,短短一日內已貼滿便條紙。
元朗連儂牆重新堀起後,短短一日內已貼滿便條紙。

一隻連儂蛋 便條紙走入家中

 

最初,連儂牆沒有固定的地點,Fleco用紙皮製作流動連儂牆收集市民的心聲及説話,當日的街站完結後便將紙皮堆放一處。後來,一些新西地方的連儂牆發展至有固定地方。「始終會有人撕紙,但又不想丟棄,最後決定一一拾起。」

 

被拾起的便條紙數目日漸增多,貼在紙皮的便條紙又長期不見天日,部分市民的心聲彷佛像被遺忘。Fleco不想浪費大家寫下一字一句,於是開始計劃籌備連儂蛋。「既然已經將連儂牆帶入社區,下一步便應是入屋,令每個人家裏都有一張(便條紙)。」

 

從網上收集扭蛋殼,到有義工提供場地製作連儂蛋,再到社區派發,整件事就像一呼百應。短時間內便成功收集約300個扭蛋殼,訪間當日的短短半小時內,已有過半連儂蛋被天水圍的街坊帶回家中,Fleco與其他青年需即場製作連儂蛋,繼續將一張又一張的便條紙送到每個人的家裏。

 

連儂蛋最大的作用是將便條紙從社區走入每個人的家中。
連儂蛋最大的作用是將便條紙從社區走入每個人的家中。

 

無法言明 留下數筆以文字宣泄

 

元朗連儂牆由築起、倒下又再堀起,Fleco直言反對者並未有減,似乎無法改變他們的思想,只能令他們收斂。「一定會有人撕紙,但我會樂觀地想,他們也是在幫忙清理一些有時效性的文宣,減輕手足的工作量。」

 

Fleco遊走於新西的連儂牆,見盡屯元天三地的街坊,元朗的街坊有部分因害怕而未敢表達他們的立場。「(圍村)勢力非市區人可以理解,住邨的人或是未能表明自己是反送中。」他們在元朗較難遇到路過人士表達支持,大家傾向匆匆留下數筆,默默表達自己的想法,而Fleco亦心滿意足,繼續提供平台讓市民抒發,在路過時充一充電。「每個人都需要一些空間,(連儂牆)是人們需要的一片溫和宣泄空間。」

 

元朗黑夜過後,社區開始出現一股壓力,有人害怕再踏前一步會有生命危險,又有人更堅定要站出來。Fleco多番遊走於區內,或會成為被點相的對象,但他直言不能害怕,只因他明確知道前面已有很多人犧牲,自己再踏前一步也沒有所謂。

 

「黑夜過後更不應退縮,要戰勝自己面對的打壓,認清自己的底線,為公義一定要站到底。」或許,新西人並未像其他區內的市民熱情送上各種物資打氣,反倒他們卻用行動去支持各位手中。記者眼見不停有市民前來張貼自己的文宣,又有人默默在天橋的樓梯級上用便條紙貼上運動的其中一句口號「光復香港」。或許,這就是新西人的特色,以各自行動去一呼百應。

 

匆匆留下數筆,已是一種宣洩的渠道。
匆匆留下數筆,已是一種宣洩的渠道。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d190725anki-2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