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一瞬間²

【圖輯】7月1日 立法會的廢墟遺迹

996

這是香港歷史上立法會大樓首次被示威人士佔領。

2019年7月1日,慶祝回歸的國旗及區旗懸掛在直升機飛越維港上空。立法會門外的「煲底」示威區,大批年輕人早已徹夜商討行動,「我們沒有大台、沒有組織者,要否『衝』,就是這樣達成共識。」「大家在說,議會沒有人,要不要衝?」

席間,示威者表示,已到了輸無可輸的絕路。「這一天,是整場(返送中)抗爭最盡地一鋪的一次。」「入面沒有開會,但覺得香港人被逼到牆角。」「已經不是有沒有效、安不安全的問題,而是能不能表達到自己的聲音。只要能表達到,我們就願意去做。」

下午1時左右,示威者用鐵籠車撞破立法會的玻璃,警方則施放胡椒噴霧進行驅趕;及至傍晚,包圍立法會的示威者漸多,各人忙於呼喊傳遞物資,索帶、鉸剪、鐵馬等,彷彿什麼也能從夏愨道找得到然後傳送至「煲底」;大約八小時後,至晚上9時,示威者撬開鐵閘,衝進立法會內的議事廳、走廊、電梯、出入口等位置。事件擾攘至凌晨,場外響起施放催淚彈的槍聲,本要死守的示威者最終被同伴勸說和強行抬起離場。

立法會內一片狼藉。一些體制的象徵符號被塗污,包括特區區徽被噴字、主席台後的牆壁被噴上「反送中」、「釋放義士」等字句,那裏同時豎起了橫額:「沒有暴徒祇有暴政」。示威者亦在立法會餐廳放下金錢拿掉汽水,並留下字條「我們不是賊 不會不問自取」。其中一道牆上面噴了英文字句:China will pay for its crimes against Uyghurs Muslims.

在攝影記者譚志榮鏡頭下,立法會清場前的一刻,抗爭者離開了,周圍既凌亂又平靜。譚志榮覺得,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香港議事堂給他的感覺是傲慢、無理,甚至是得勢不饒人,「逆耳」的聲音,任你呼天搶地,很多時還是會落得不聞不問的下場,反而,有那麼一刻,年輕人撼動了這個印象,把高高在上的給拉了下來。

同一夜,作家董啟章於網上撰文:「沒錯,他們有破壞,但他們不是暴徒。他們是有秩序地破壞,克制地破壞。他們的破壞,是象徵的行為,是表態的方式,是表示義憤的方式。過程中他們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也無意圖傷害任何人。」

PROFILE

譚志榮畢業於觀塘職業培訓中心攝影系,從事新聞攝影硬照攝影記者二十多年,曾在多間傳媒機構任職。工作以外,亦於2012年學習紀錄片拍攝。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一瞬間²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tan19070117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