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小說界
熱門文章
小說界
默存 / 阿諾 / 木南
ADVERTISEMENT

我們有必要跑起來

11.04.2017
互聯網
dsc_1204
dsc_1204
X

被忘掉的人不會死去。這是他們的特權。

走過北角地鐵站轉車那條走廊時,她對我說:「我曾經以為,所有人來到這走廊都要跑起來。」我們聽到風的聲音,但幕門卻把風阻隔起來。我連地鐵安裝幕門前的情況都不記得。「現在它叫港鐵。」她說。

列車到站,看起來沒有運動習慣的人們,從老遠就開始跑起來,直到門關下他們上不了車,他們才放緩腳步,到了門前就往旁邊走開,彷彿那異常的追逐都沒有發生過。

然後,每一次我經過這條走廊,我就想起她這番話。所謂記憶這回事,是會逐漸佔領你所有人生的。生命走到中途的我,有這樣的體會。不過我已不記得過去的我,是怎樣看記憶這回事了。

換個角度,我們長期處於遺忘的過程。最終是因完全喪失而引致的沉默,但在那之前,遺忘的過程,會出現錯誤的記憶比重分佈。你沒想過要記住的東西,總是突然出然在你腦海,反而重要的卻會無緣無故消失得無影無蹤。

例如說,那女孩的長相,我已經記不起細節了。關於她,我能記得的只有那晚在北角走到灣仔的漫長步行。悠久的等待,以及時鐘酒店曖昧的燈光。那曾被視為重點的經驗,我完全記不起。當我在酒店起來,她已經離去。我知道她會再出現,事實仍然,不過在那刻,於時鐘酒店醒來那刻,我強烈感到我跟這世界正處於截然不同的節奏。我站起,裸體,突然有人開門進來,那是清潔女工。我們四目交投,她冷靜關上門。我想我睡過頭了。

那清潔女工的長相,我記得十分清楚。反而那女孩留下的不多,通常也是無形的說話。「你認為自己有認識過的人已經死去了嗎?」她問。我不覺得自己已到了那年紀。「然而,那極有可能已經發生,只是你不知道。因為你把許多人都忘掉了。被忘掉的人不會死去。這是他們的特權。」

在我被告知那女孩墮軌自殺的當天,我想到這些。然後我在那些走廊中放慢腳步,以免驚動任何人。

互聯網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4/DSC_120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