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沒有Karl Lagerfeld的Fendi,Silvia接手後的首個Haute Couture系列

270
08.07.2019
圖片由品牌提供

Karl Lagerfeld今年二月離世,Fendi第三代繼承人Silvia Venturini Fendi接替品牌創意總監一職。作為其首個Haute Couture系列,Silvia並沒有想把它視為Karl Lagerfeld的回顧展,而是以創造新事物的方式向Karl Lagerfeld致敬。Palatine Hill位於羅馬七丘的中心,是羅馬保存最古老的地區之一,從這裡俯瞰城市,羅馬競技場位於山丘的東面。Fendi近年不停強調品牌與羅馬的深遠歷史,Karl Lagerfeld也常常提起自己曾去過這個「永恆之城」八百多次,因此今季Silvia特地選址羅馬競技場舉辦時裝騷。

Fendi近年不停強調品牌與羅馬的深遠歷史,今季Silvia特地選址羅馬競技場舉辦時裝騷。
Fendi近年不停強調品牌與羅馬的深遠歷史,今季Silvia特地選址羅馬競技場舉辦時裝騷。

羅馬學者Raniero Gnoli其著作《Marmora Romana》探討大理石的美學,Silvia從中獲取靈感,將大理石的自然紋理、非凡色澤和冰冷觸感,呈現在54個造型中,54代表着Karl Lagerfeld在Fendi的54個年頭。Silvia更在Karl Lagerfeld的大量手稿中精挑細選,將其經典的輪廓和元素運用其中。出場幾套清晰可見的大理石紋理,印於半透視的絲質上衣、胸衣、褲子和裙子上,隱約露出肌膚,而皮草裙子和大衣則呈現黃玉、墨玉、翡翠和嗇薇石等色澤的大理石圖案。

fendi-fw2019-ctr-2
fendi-fw2019-ctr-4
fendi-fw2019-ctr-5
羅馬學者Raniero Gnoli其著作《Marmora Romana》探討大理石的美學,Silvia從中獲取靈感。
羅馬學者Raniero Gnoli其著作《Marmora Romana》探討大理石的美學,Silvia從中獲取靈感。

波希米亞風格的寬鬆長裙遍佈整個系列,整齊地裝飾着色彩溫和的圖案。這些圖案來自古老的鑲嵌壁飾(opus sectile),同樣由大理石拼貼而成,在不少羅馬中世紀教堂的地板隨處可見。細看之下,圖案並非印上去這麼簡單,有些是刺繡,有些是皮革縫製,有些是薄薄的一層皮草,有些則把皮草裁成小方塊再拼貼上去,只有細看才能感受其精雕細琢的手工。Silvia說:「我必須加入一些自己的東西。」她確實做到了,那些輕盈寬鬆的長裙、充滿詩意的花卉圖案、以及把皮草當作顏料般處理,似乎在Karl Lagerfeld時代的Fendi未接觸過的。不過,這並不代表毫無Karl Lagerfeld的痕跡,他留下了「打破規則和突破界限的態度」,Silvia這樣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而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嘗試的。」

fendi-fw2019-ctr-9
fendi-fw2019-ctr-7
fendi-fw2019-ctr-12
fendi-fw2019-ctr-6
圖案來自古老的鑲嵌壁飾(opus sectile),由大理石拼貼而成,在不少羅馬中世紀教堂的地板隨處可見。
圖案來自古老的鑲嵌壁飾(opus sectile),由大理石拼貼而成,在不少羅馬中世紀教堂的地板隨處可見。

Fendi以皮草起家,不過近年Fur Free和抵制皮草的爭議不斷,品牌今季明顯降低了皮草的比例,將近三分二為非皮草設計。品牌更藉今次時裝週向羅馬捐款250萬歐元,用以支持「維納斯與羅馬神廟」的復修工作。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若愛你的城市,就需要對它有些付出。

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fendi-fw2019-ctr-3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