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ADVERTISEMENT

成化鬥彩雞缸杯

10.10.2019
網絡圖片

我對我的機器人說:「你看看這個。」

那是一只小小的成化鬥彩雞缸杯,當然關於「鬥彩」,這裏以青花顏料在素色瓷胎上,先勾繪出圖案輪廓,然後塗上一層無色玻璃釉,進高溫窟以攝氏1300度燒成「釉下青花瓷」,在這青花瓷的「釉上」,再以鮮紅、油紅、嬌黃、鵝黃、杏黃、蜜蠟黃、姜黃、深綠、松綠、淺紫、孔雀藍、胭脂紅、玫瑰……「在上層」埴繪之前那釉下青花瓷的圖案區塊裏。再進窟以低溫攝氏700度左右燒上。這些資料它全可以從大數據中調出,包括成化雞缸杯、高士杯、葡萄杯、所謂「成化無大器」,這個皇帝奇怪的戀母情結,一生眷愛一位大他十九歲的萬貴妃,非常怪,可能是太子時期(還是小孩兒)就遭遇父親英宗土木堡之變,被瓦剌擄去,兵部侍郎于謙等立皇帝朱祁鈺即位為景泰帝,且將這小孩朱見深的太子位廢去,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太子。但五年後,原本遭瓦剌退還、且被景泰帝禁錮起來的英宗以「奪門之變」復辟,於是朱見深又重被立為太子,總之應該內心有極大童年創傷。是以雞缸杯,以自己為小雞,萬貴妃為母雞,奇怪的戀母情結,卻以鬥彩的奇幻技藝、像幻燈片投影在那小小的、薄如蛋殼的瑩透小酒杯上。很怪,說不出的彆扭,但又奇異的、那麼小、那麼薄、那麼像「去年在馬倫巴」的光霧花園,他和那大他二十歲的女人(在他在位晚期,已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那萬貴妃已是六十多歲的老嫗,但竟完全不失寵,且還專擅後宮,將其他凡有懷上皇帝龍種的妃子弄死),依偎在龍榻上,手指輕挾那麼薄、脆弱、小、但色彩幻麗的「母子慈愛」、母雞小雞迪士尼卡通,這位皇帝是不是怪怪的?

將這後來可為明代瓷器藝術奇異絕峰的「成化鬥彩雞缸杯」,放在他祖父、太太祖父、所謂「永宣青花瓷」之間,那些大個頭的青花瓷芭蕉紋玉壺春瓶、青花纏枝花卉紋梅瓶、那帝國威懾之夢的「釉層晶瑩肥厚、青花色澤濃艷」、那種濃淡、蒼翠欲滴、雲龍盤騰充滿動勢、靈動、春花顏料為進口蘇麻離青,胎體厚重、胎質細膩、潔白堅硬,紋飾粗獷、筆意流暢,所謂「亮青釉」(高倍放大鏡下,釉面充滿了氣泡),一種豪奢的在永樂青花還因此會在青花燒成部分下留下鈷鐵結晶之「鐵鏽斑」(用蘇麻離青這昂貴進口料,卻用的太豪奢了)。那種天地如此寬廣,在只有瑩潤潔白的豐乳肥臀之帝國夢境旋轉星球球體,全是這種如同我們觀首銀河系和同等規格的仙女座星系、大小麥哲倫星系……這上百個星系團共同組成的室女座超星系團,那覆蓋直徑1.1億光年;而像這樣的「超星系團」同等級六十多個(也就是2000多個像銀河系這種星系),共構成了「雙魚-鯨魚座超星系團複合體」,那時整片巨闊的空洞,星光粉塵已像神經從、蛛網、或流動的漣漪那樣,超出想像的,像視網膜爆烈的暈染、噴灑、死亡的鼻黏膜感受到空氣中瀰散血霧的幻覺。但那全是青花(應該是蘇麻離青的鈷藍顏料)在一種道家逍遙游的無邊無際自由中酣暢奔勃、一種青花(那已是一種雲霧、飛行、藤蔓恣意竄長、龍猙獰之臉從一層膜一層膜的空間突破、只有射精之激爽才能比擬的「青花之暴雨臨襲」、「青花之巨鯨破浪而出」、「青花之超新星報炸」。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7/MPW2657_B080-090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