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引發爭議的 《丁丁剛果歷險記》

60
03.10.2019

《丁丁剛果歷險記》九十周年紀念限量版 2019年出版

書中首圖 1931年黑白版

書中首圖 1946年彩色版
圖中間穿棕色上衣灰色長褲的削臉男士正是作者愛爾席

2019年彩色套印紀念版
丁丁:「親愛的小朋友,我今天要講的正是你們的國家,比利時。」

丁丁獵取象牙
2019年彩色套印紀念版

(右)限量說明頁 2019年彩色套印紀念版
筆者藏書編號是919。
頁上的圖片是愛爾席替黑白本第109頁另外畫的一個版本,如今套色刊印。

110頁(全書最後一頁)全貌
2019年彩色套印紀念版
左上角有剛果土著朝拜丁丁和白雪的偶像

非洲咖啡起風波

比利時的「丁丁基金會」(Moulinsart)在今年推出了《丁丁剛果歷險記》九十周年紀念版本,限量三千套。那我少不免即時郵購一套,結果也引起了一場茶杯裏的風波。

《丁丁剛果歷險記》是比利時漫畫家愛爾席(Hergé)的丁丁系列第二部作品,最初在兒童刊物Le Petit Vingtième每周分期連載(由1930年5月5日至1931年6月11日),以黑白線條畫形式刊登,於1931年出黑白單行本,而彩色加工本則在1946年面世。但是由於內容引起了種族歧視和虐待動物的爭議,因此這書的英譯黑白單行本要在1991年才出版,而英譯彩色版更延遲到2005年才首次出現。這些爭議只有大大刺激了這本漫畫的銷路,因此「丁丁基金會」乘機提早推出了九十周年紀念版,將原本110頁的黑白本改為彩色套印,印在厚咭紙上,以活頁盒裝形式裝潢;另外有一套丁丁和愛犬白雪的小塑像,人手上色;再加上一罐非洲基伏湖出產的咖啡,罐子上面亦飾有丁丁夜獵圖。要再特別一提的是:這依然是1931年的黑白本,只是如今特意套色發行,千萬不要和1946年愛爾席重新再精工繪製的彩色版本混淆。

書在8月28日上午8時30分寄到了。一看包裝的盒子破裂,連忙打開取書檢視一番,還好保持完整無損,只是那罐咖啡的金屬真空封密蓋經不起舟車顛撲,被震裂了,蓋上還積着零散的咖啡碎粉。我馬上將破罐拍成照片,去電郵理論,結果獲得部分退欵。我相信是蓋上的咖啡證明了我並無虛言。如果是刻意欺騙,只會將真空封密蓋子揭開,大約還想不到要把咖啡灑在蓋上,去做成經過震盪的假象。

彩色黑白議論多

愛爾席畫漫畫只用黑色線條勾勒,不用細密的交叉線去營造陰影;這種畫法有個名稱:ligne claire,一般認為是愛爾席首創。花生漫畫的舒爾茲採用的也是這種畫法,好處之一是容易套上彩色。Ligne claire怎麼譯?咱們的「白描」不正是最現成的麼?

這個1931年白描黑白本的《丁丁剛果歷險記》和1946年的彩色本有什麼不同?當然是彩色本更加悅目,畫工也更加細緻。但是也有評論家認為彩色本的粉彩色調將剛果變成了一個文明的動物園,倒是黑白本看上去充滿活力,線條都是一揮即就,有即興創作的節拍和靈感湧現的氣度,反而更能表現出剛果的粗獷風格云云。愛爾席自己承認在畫黑白連載本的時候,畫一期算一期,今日唔知聽日事,完全沒有故事大綱。因此毛病是結構鬆散,但是好處是流露了隨機應變的精神,一路上遇到猛獸、壞蛋、各種險境,都是見招拆招,倒還真的像是剛果歷險呢。本書的另一弱點是動物特別多,有鱷魚、蟒蛇、斑豹、犀牛、羚羊等等,而畫動物卻偏偏絕對不是愛爾席的強項。

1946年的彩色本其實比較耐看,像書中的第一幅圖,就作了不少改動和增添。原圖最右邊畫的是兩名無關重要的旁觀者,可能就是火車站的工作人員,但是在彩色本裏面,愛爾席悄悄地將丁丁系列裏面的兩個糊塗大偵探Dupond et Dupont(英譯Thomson and Thompson)取替了那兩位旁觀者;在和丁丁告別的朋友之中,愛爾席把自己也畫了進去。那就好像大導演希治閣喜歡在自己的電影裏面閃現:創造世界的神自己也化身成人混入了凡塵。誰有慧眼能把他認出?

殺象取牙顯暴力

另外一點不同之處是彩色本將黑白本裏面的暴力略為減削。白雪在船上大戰鸚鵡;黑白本的鸚鵡在撕打之後變成甩皮甩骨,在彩色本中那鸚鵡就依然完好無缺。黑白本裏面,丁丁用炸藥把一頭犀牛炸得只剩下了腳和角,彩色本將這一節刪掉了。但是許多在今年看來是虐待野生動物的情節依舊保留,因為那是故事的一個重要環節,像射殺羚羊作食糧,殺了大象再取象牙,剝下子皮穿在身上扮子,引傻豹吞下海綿之後再讓牠喝水,使海綿在牠肚中發脹。在當時作者的目的是經營笑料,吸引讀者。正如早期的卡通短片中充滿了暴力,小鼠戲弄惡貓,把牠搓圓㩒扁,拉長縮短,射上半空中又再掉下來,藉此營造充滿動感的滑稽有趣場面。在這護生環保成為當前急務的年代,丁丁殺象取牙未免叫人看了大吃一驚。怪不得如今的護生先鋒都站出來說這本書兒童不宜。

種族

XX歧視在剛果

span>

有人指出《丁丁剛果歷險記》裏面的剛果人被畫得和猴子沒有兩樣,一個個說的都是蹩腳的法語,還有三番四次對着丁丁和白雪朝拜。不要忘記當年剛果還是比利時的殖民地。丁丁客串當教師,對着剛果小孩開口便說:「你們的國家是比利時。」在後來的彩色本中丁丁改為教加數,收斂多了。有人辯稱愛爾席並非種族歧視,他在書中表現的不外乎是當時一般白人看黑人的心態而已。但是有好些國家和圖書館都企圖將《丁丁剛果歷險記》列為禁書,甚至不惜打官司。我的看法是:書還是可以看,當作一份歷史文物來參考一下,可以幫助了解那一個時代。年紀較大的初中學生也可以看,要有師長成人在一旁提供一個客觀的觀點;看後可以大家討論。動不動把書禁了,往往後果適得其反。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6/MPW2656_B116-126_E0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