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ADVERTISEMENT

駱以軍專欄:李贄

29.08.2019
網絡圖片

李贄在一個全黑,懸浮的空間裏。

有一個男人在叨叨說着話:

「那時候,耿定向被我們狗仔拍到和一個馬尾妹上摩鐵,他從行政院一出來,記者問他,他一句話都不說,直接上公務車,讓司機驅車到我們週刊大樓,到我辦公室,問我壓不壓得下來?我說沒辦法,然後我替他做危機處理。他說其實他和老婆已離婚十年,只是這事一直沒讓他兒子知道。他兒子今年高一,這件事他只在乎他兒子沒法接受,可否給他多一點時間,讓他跟他兒子解釋。我說好,我就把這一期封面往後壓一週,但你知道這壓力多大!消息已經走露了,別家媒體搶着控這獨家啊,然後我要他到時候爆出來,記者會一次說明白,辭官,不要說謊,三四天頭條就燒完,否則別家媒體,切香腸,弄個兩三禮拜都野火燒不盡。」

「至於第一公子召妓那次,我的感慨才深:不過一年前,他們大婚時,我們政治組的記者,全員去應徵婚宴那家飯店的服務生,所以整個從廚房、上菜、每一道菜色、第一夫人怎麼跟身邊女眷苛薄新娘子下巴太短,我們的人可全事就在一旁錄音、拍照。那個諜影幢幢。結果這個召妓案,怎麼那麼容易。南部的應召業者傳得沸沸揚揚,好像說一個月內召妓五、六次,我們後來全拿到那召妓電話錄音。怎麼可能那麼隨便?採訪到那個和他性交易過的年輕妓女,還說他『超可愛』,那一期我們銷售是破紀錄的二十五萬本。」

他眼前是頂彷彿兔子耳朵機車安全帽的「金絲蟠龍翼善冠」,那可是輕盈得像漂浮在自身融出的一團金光裏。那上千根比女人頭髮還細的「花絲」。編織纏繞一個不存在的宇宙空洞。最開始是老師傅從拉絲板中拉出那0.2毫米的細絲,這些可迎風飄走的細絲,之後將他們搓揉,有絲線、竹節絲、螺絲、碼絲、麥穗絲、鳳眼絲、麻花絲、小辮絲……所謂「絲絲入扣」。這亂針刺繡形成的一頂「光之冕」,據說因為這些花絲鑲嵌工人的魔鬼技藝,整頂黃金冠的重量竟是負數,也就是說,他的浮力大於空氣。

這真是整死了多少掐那些比髮絲還細的金絲的工人?他心裏想:這就是他們老朱家的德行!還別講后冠上那殘忍的「點翠」,拔下翠鳥羽翼八根、尾羽六根,細細貼上纏金絲之空白處。那其實就是農民的品味,看看人家唐人宋人,那掐金絲是着迷於花間小鳥、鏤空雞心、雙飛蝴蝶髻、纏枝唐草紋耳墜、金花多搖,這些女人的小首飾,也就是巴洛克的瘋狂只蜷縮在女人耳下、髮髻、腰間,作為「鑄風成形」,一種多出來的性的幽微流動。

就他們老朱家要將黃金變成世間,人類能抽絲最細的形態,再逆反物理學,要老師傅們對着一煤油爐上加長銅管吹出藍焰(他們的肺泡都塌癟啦),灼燒這些在焦黑手指間「繞指柔」的繁花網絲,慢慢形成一片金霧,一個半球體,兩隻蟠龍虬爪對峙、怒目圓睜、互噴火焰。

這裏將事物遠離它們本來的物理學印象,將之變成極細小的單元,再重組之,形成一種錯繁編織的網絡,不就是這個「明朝」設計者,腦子燒壞了,所幹下的全部蠢事的精神性嗎?想想他們搞出的「東廠」、「錦衣衛」,他們在皇帝所在北京城之外,另弄了一座「影子之都」─南京,裏頭除了沒有皇帝、一切百官各部,像幽靈在夢中運作着。他們着迷於火氣槍銃,遠距離射擊,最後卻亡滅於科技技術、想像力遠落後於自己的敵人。

一切的撻伐都在這頂千絲萬縷繁中之繁,編織而成的兔耳朵薄紗金絲冠上。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1/MPW2651_B096-106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