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白蛇青蛙金蘋果 童話故事裏的蛇

16.08.2019

這本1882年出版的《格林童話》,由名畫家Walter Crane負責配圖,譯者是他的姪女Lucy Crane。這是筆者比較喜歡的一個《格林童話》選集,雖然有點殘舊,但是依然典雅。

意大利民間故事流傳分佈地圖,法國畫家Gerard Dubois畫。

《蛇》裏面的妹妹遭無良姊姊砍手挖眼,法國畫家Gerard Dubois畫。

《蛇國王》中的公主下嫁蛇妖,法國畫家Gerard Dubois畫。

《白蛇》中的蛇和金蘋果叫人想起《創世紀》中的伊甸園,Walter Crane畫。

福爾摩斯真快樂

讀文學作品的翻譯往往會帶來做偵探的樂趣。

《格林童話》裏面有三個以蛇為主題的故事,分別是《三片蛇葉》(Die drei Schlangeblätter)、《白蛇》(Die weiße Schlange),和《蛇的故事》(Märchen von der Unke)。卡維諾的《意大利童話故事》裏面也有兩個蛇故事:《蛇》(La biscia )與《蛇國王》(Il Re serpente)。問題出在《格林童話》裏面的 《蛇的故事》上面。我檢看過多種英譯和中譯,有的譯為《蛇的故事》,也有的譯成《蛤蟆的故事》。到底是蛇還是蛤蟆?原文裏面的unke,一般都指作蛤蟆,尤其是兩棲紅腹的歐洲品種;但是unke也可以指作蛇。原文本身含有的歧義也就引致翻譯上的混淆。我翻看過一些德文本《格林童話》中這個故事的插畫,有的畫蛤蟆,有的畫蛇;可見本家的插畫家也有不同的看法。那我又何妨以客串福爾摩斯為樂,以故事的文本做線索,推理一翻,大膽將故事中的動物推斷為蛇。

《蛇的故事》裏面再分三個小故事。第一個故事說小女孩將自己的牛奶麵包拿去餵養從牆縫中爬出來的小蛇;這件事給她母親知道了之後,用木柴將蛇打死,而小女孩因此奄奄得了一病,沒有多久便躺在棺材裏面了。第二個故事說在城外紡紗的女孩看到有蛇從牆洞鑽出,啣來金縷皇冠,放在女孩鋪在地面的藍綢布圍巾之上。女孩遂將金冠拿走,誰知道蛇見金冠失去,傷心撞牆而死。第三個故事說小孩見蛇,問:「你可有看到穿紅襪的小女孩?」蛇說沒有。

青蛙國王大頭殼

故事中的小動物從牆縫牆洞鑽出,給人的感覺似蛇多於似蛤蟆。這動物會發出huhu之聲;這個huhu在德文中等於一聲隨意的招呼,是將動物擬人化了,並不代表是牠真正發出的聲音,因此不能拿來作判斷。但是故事中有提到這動物的小頭Köpfchen,這就像是蛇。蛤蟆的頭通常都很大。在《青蛙國王》(Der Froschkönig)裏面,作者就刻意強調青蛙的大頭。話說公主失手把金球跌落深井,悲傷痛哭,青蛙出來安慰她,有一個中譯本譯道:「從水中探出又大又醜的青蛙頭。」原文是dicken häßlichen Kopf。這個dicken,其實是粗大的意思,似乎刻意提供了情色方面的聯想,又容易叫人想到英語中的陽具俗稱。

這並非什麼新見解,早已經有人說《青蛙國王》是個少女懷春的寓言:公主初見青蛙,既驚慌又厭惡,後來發現青蛙原來是英俊的年輕人,便又喜歡了。至於《蛇的故事》中,女孩與蛇,愛愛恨恨,生生死死,那份深情自是不言而喻;尤有甚者,第三個蛇故事中的小女孩穿紅襪子,也是一個很明顯的性象徵,叫人聯想到安徒生童話裏的《紅鞋》。

《白蛇》裏面的僕人吃了白蛇肉耳目聰明,能通鳥獸語言,並且因此得到游魚、螞蟻及烏鴉的幫助,娶了公主,並和她分享生命樹上的金蘋果。這一切自然叫人想到《創世紀》裏面伊甸園的故事。魔鬼化身為蛇,引誘原祖父母吃禁果,因此而開了眼,能分善惡知情慾,但他們還沒有機會吃到生命樹上的果子就被趕出樂園。《白蛇》中的情侶卻知識生命兼得,所以成為童話。

斷手爛腳等閒事

《意大利童話故事》中的兩個蛇故事也和愛情有關。中國的白蛇,希臘神話中的Lamia,《一千零一夜》中的蛇妖,都屬女性,但是《蛇》與《蛇國王》中的蛇,和《蛇的故事》一樣,都是男生。《蛇》裏面的農夫幼女得蛇妖報恩,賜予神奇魔力,並且得到王子垂青,但因此遭到姊姊妒忌,將她挖眼砍手,丟棄在荒野,最後還是由蛇妖把她救出,重投王子懷抱。《蛇國王》裏面的女孩索性嫁了給蛇國王,結果也是受盡折磨,被啄眼斷手,但是全憑她的忍耐和賢淑,終於將法力解除,使蛇國王變成了真人。《格林童話》裏面的斷手爛腳甩頭殼也是家常便飯,只要灑點生命水,貼上三蛇葉,便立即卡通人物一般,還原回生續前緣。而且故事中的殘酷暴力往往用最平淡的筆墨來描述:「兩個姊姊命妺妹下馬車,砍掉她的雙手,挖出她的眼睛,任由她昏迷不醒躺在樹叢之中。」後來妹妹得蛇妖之助,施計得回眼睛雙手,便又若無其事地將之安放原來位置,彷彿自己只是個洋娃娃。童話中的殘酷和樂觀,都是同樣地天真混沌,自然流露,因此反而更有震撼力。殘酷是反映真實人生,樂觀表現的卻是更深層的真實;柏拉圖不是說理想比現實更真嗎?

千萬神經難接駁

我的一位舊同事憶述:香港淪陷日本的時候,他還是小孩,曾經見到過一名英兵被挖掉雙眼,跪在烈日之下的石地上面,血水還從眼眶溢出。這是真實的人世。不過眼睛取出後還真的能放回去嗎?也聽說這樣的故事:高明的眼科醫生將病眼取出弄好放在一旁,預備送回病人眼眶,剛巧他的愛貓經過,將眼睛當兩顆萄葡一般舔吃掉了。這個故事當然不可能是真的。視覺神經線極端纖細精巧,斷了之後根本無法駁回接通;即使能夠,最高超的手術師要將那一千萬條神經線再度接駁,起碼要連續不斷的一百六十七天方能完成。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49/MPW2649_B088-098_E0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