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孟暉
熱門文章
孟暉
食藝談
ADVERTISEMENT

貢鰣魚的鬧劇

08.08.2019
經天津駛向北京的大帆船(《都畿水利圖卷》局部)

都說皇帝是天威不可冒犯,然而有時候照樣被糊弄,甚至出現明代「貢鰣魚」那樣的騙局。

鰣魚是出自長江的著名美味,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每年春夏之交,宮廷都能享受到由江邊打上來的活鰣魚。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京之後,依然要求南京向宮廷進貢鰣魚,這下就麻煩大了。按照明朝的制度,每年農曆五月十五日在南京的孝陵以鮮鰣魚享祭太祖,然後專運鰣魚的貢船便啟程,沿水路一路北上,日夜兼程,必須在六月三十日之前到達北京。這樣,七月一日將運到的鰣魚在太廟獻祭,然後整個宮廷連帶着官場就開吃了,因此,在明代,農曆七月是北京上層社會的「鰣魚月」。

運魚船要走將近半個月,按照最初的設計,是一路以冰塊保鮮的。好在當時各地普遍有冰窖,收藏着冬日的天然冰,運魚船一路都會要求所經州縣的官署提供冰塊,確保鰣魚處於冰鎮狀態。每次運魚進京,都會有尚膳監的一名太監負責押船,從明中期開始,昏君迭出,朝廷腐敗,押船太監以及同行官員變得膽大妄為,居然不再要真冰,而是改為向地方官勒索用於購買冰塊的銀両,然後把這些銀両中飽私囊。至於船上的鰣魚,則根本沒有冰塊冷鎮,任由它們迅速腐敗變質,以致運魚船臭不可聞,讓人想吐。

結果,皇帝最終見識到的都是壞掉的臭魚,但整個宮廷為了遵守祖制,只能硬是把這些臭鰣魚當作珍品,御膳上吃,后妃們吃,有身份的大太監和女官吃,此外,宰相、部長級別的重臣和天子的經學講師們也會受到賞賜。為了掩蓋臭味,御廚會用豬肉、雞肉、酸筍等等與鰣魚配在一起做熟,弄成可以吃的樣子。不僅如此,大太監們在分到鰣魚之後,還會在私廚裏也依樣炮製,然後裝在銀罐裏,派人分送到關係好的大臣府上,凡是能夠收到這種饋贈的府邸則覺得無比榮耀,一定回贈以大筆的銀両。雖然實際上不能入口,但那可是從江南運來、特供皇家的稀罕物啊!更何況,能到手一份,就是最明確的證書,證明自家處於帝國金字塔的頂端,人脈直通皇宮。

就這樣,終明之際,進貢臭鰣魚的鬧劇年年都不耽誤,有幸登台的上場人物還個個鄭重其事,入戲很深。改朝換代以後,清朝初期沿襲了貢鰣魚的制度,但改由專人騎馬傳遞,日夜飛馳,四十四個小時就能到京城。這種運輸手段雖然高效,卻極度耗費人力物力,所以最終由康熙降旨罷停了鰣魚的入貢。後來,康熙南巡途中,吃到了松江進獻的新鮮鰣魚,不禁寫詩感慨:「雖然星夜傳馳驛,豈似鮮新出水濱。」──飛騎再快,也抵不過剛出水的活魚新鮮啊。

關於康熙、乾隆下江南,後世民間理解成遊山玩水,編了不少故事。其實,這兩位元統治者的目的是親自了解江南的實際情況,避免遭臣下矇騙,重蹈前朝的覆轍。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48/MPW2648_B088-098_003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