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何秀萍
熱門文章
何秀萍
一個女人
ADVERTISEMENT

冰雪聰明

25.07.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聽說人年紀大了就越活越回頭,脾性會變得像個小孩。大概這事情已在我身上應驗了,由飲食口味開始。過去幾年,我開始發現自己竟然是個冰淇淋愛好者,從前不是的。我沒有甜牙齒,年輕時對甜品不大過電,唯有雪糕較容易得到我歡心,少女時代上西餐館或咖啡廳最常點的是香蕉船,長大些就愛吃雪糕新地和火焰雪山,後者要有幾個人一起慶祝什麼事才會點,着火的冰山一個人吃太驚動旁人了,我又不是戲劇皇后。

講到戲劇,在日本看歌舞伎時中場休息吃過的一個盒子冰淇淋真的叫人一再佩服日人的巧思,那個點心靈感是來自平安時代的一種御用餅食「最中」,兩片淺淺陷入的餅皮夾着甜的內容,最常見是紅豆饀,然後是栗子,古時皇室賞月時吃的,不知算不算是月餅的一種。「最中」的餅皮是脆的,用糯米研成粉,蒸完再用細火烤,中間應該還有壓花紋圖案等程序,又是細緻耗時的手作工夫,在皇宮內苑件件人手精製。前些時看日劇《夏空》,講昭和時代畜牧業的開拓和酪農的故事,其中幾集說到冰淇淋的歷史,那年頭冰淇淋是奢侈品,酪農掌握好養牛技術後,嘗試做牛奶副產品,先是冰淇淋,後有牛油,有一集說到準備測試雪糕市場時,不知道用什麼做容器裝載才好,折騰一番後有人想到用「最中」餅殼,難題便解決了。看完該劇便想起歌舞伎座售賣的「最中冰淇淋」,應該可追溯至昭和那些年吧。話說我吃的小賣部版本,已沒當年那麼講究,由機器製成的威化皮代替了人手烤烘的糯米餅皮,但賣相和包裝仍然不馬虎,牛奶冰淇淋穩妥地被鑲在掌心大小粉盒似的兩塊香脆餅殼中間,上下夾着,不容外洩。吃時就像吃餡餅般一口一口脆餅夾着雪糕細嚼,無需煩惱會影響儀態,除非是個粗心大意和魯鈍的人,否則吃完整件「最中冰淇淋」也不會沾污手指衣裳,只需抹一抹嘴便可繼續優雅地看戲。日本職人的聰明和執着求好,真的造福人羣。

時間回到最近,我曾表白,天氣涼的時候,本人的忘憂鎮痛食療是熱巧克力,天熱便是雪糕了,特效藥仍是巧克力味的,吃了便心安,所以不會有事沒事胡亂吃。今年入夏以來種種事情教人心煩氣躁,加上高溫炎熱,有好幾回在街上特別想吃個冰凍的甜食撫慰心神,於是走進便利店買個甜筒救急,每次都挑有進餐區的便利店才光顧,在店內吃完才離開,若是在歸家途中,更會買回家才慢慢品嚐。說我老派吧,大人大姐當街當巷邊走邊伸出舌頭吞吞吐吐這種不雅行為我是不會做的。在有瓦遮頭有空調的室內好好享受口腹甜美才是正經。

又想,這種季節到底應該一訪台灣,吃水果去,水果搭上冰淇淋更妙,刨冰則可免則免,不是說女性過了25歲就不要吃生冷東西嗎?我已經犯了很多年規了,所以配額都留在暑天用,而且不敢濫用。台灣的水果是令人念念不忘的,簡直可以當飯吃,然而一切皆是熱昏了頭做的白日夢,眼看這個夏天不似會有機會出遊,只能專心留港消費此地可口的冰淇淋,例如意大利gelato,自欺地開脫說比雪糕少糖少奶呢……的確意大利的這種雪糕軟些輕些,吃起來罪惡感也少些,而我最喜歡的吃法是咖啡浸雪糕的affogato,將雪糕淹沒在espresso中,將鬱悶淹沒在冷甜中,隨着凍食入胃,體溫下降,感覺立時涼快輕鬆。

吸引力法則,今天黃昏路經附近的商店街,但見半空中懸浮着一個發光的甜筒雪糕,教我如何不停步看個究竟?原來是雪糕品牌的宣傳活動,會持續一段日子。似乎我接下來要不近水樓台,要不明知山有虎,向左走是健身房,向右走是雪糕店,我是左支右絀,還是左右逢源?只能嘆一句天又來考驗我……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