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反膠抗爭

146
18.07.2019
圖片:法新社

上月的G20峰會,香港人再一次顯示驚人的創意和行動力,短短兩日之間從眾籌到聯絡、設計及撰寫文稿,在多個國家刊出各款頭版廣告,希望出席G20峰會的國家聲援香港。德不孤,必有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峰會前會面時,主動提到香港,不枉港人如此愛日本!不過,G20峰會的焦點當然不是香港,國際關注的,是現已稍緩的中美貿易戰。而微薇留意的,是完全乏本地傳媒問津的環保議題。

峰會達成《大阪藍海洋願景》協議,同意到2050年,新增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減至零。根據世界銀行的數字,2016年全球生產了2.42億噸膠垃圾。《科學》期刊的研究發現,當中大約有800萬噸流入海洋,而最大的輸出國是中國和印尼。不過,峰會完全無提如何落手去減廢入海,而且協議只是自願性質,沒有法律約束,更似一張空頭支票。

安倍晉三希望日本可以作領導,並會發展可生物降解的塑膠和其他創新替代品;又會資助發展中國家應付塑膠垃圾及規劃國家行動計劃,還以2025年為目標,為全球訓練一萬名廢物處理專員。可惜這是錯重點,因為地球要的已不是如何收拾或處理膠垃圾,而是減少生產塑膠。日本是世界第二大即棄膠包裝的用家,僅次於美國。若日本真的有心領導,應該由減少生產及使用開始。

事實上已有研究發現,所謂可生物降解的塑膠,其實「降極都唔解」。英國Plymouth大學的研究員Imogen Napper將五款膠袋分別長期曝露於空氣中、埋入土及入海三年。結果可生物降解的膠袋和普通膠袋一樣,除了在空中的於九個月後變成膠碎片外,三年後出土和出海的膠袋都仍然可以買餸用!此研究反映要解決膠垃圾,最徹底的做法仍然是「絕膠」。

絕膠不只為環境,也是為了健康。非牟利團體國際環保法律中心今年2月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塑膠在生產至棄置每個階段皆有害人體。首先,製造塑膠所用的化石原料,在提取及運輸時,會將有毒化學品如苯、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等釋放到空氣中。若吸入可導致免疫功能障礙及癌症等;精煉原料的過程則和「神經系統受損、生殖和發育、白血病等影響」有關。

在使用塑料產品時,消費者會接觸到無數的化學物、重金屬、致癌物質和微塑膠。而在處理廢膠時,若用焚化爐,有毒物質就污染到空氣、土壤及水,對附近的人和社區造成傷害; 若塑膠變碎片,則會進而產生微塑膠,進入人體導致各種炎症、遺傳毒性及細胞壞死等。而若在泥土或海中,則會滲出毒素。

單是回收已經不能解決膠災,人類唯一的選擇是從體制上改革。加拿大科學家Max Liboiron將即棄膠視為殖民侵略,因為製造者都是有錢有權的一方,而廢膠同時會搶掠土地,以作棄置之所。要反擊,就要針對製造層面,也就是business as usual的制度。瑞典女孩、反抗滅絕等運動,針對的也是體制改革,但因為掀動既得利益,而世人只見其「擾亂公共秩序」,卻看不見當中的「制度暴力」,所以備受打壓。

雖然成功機會渺茫,但這些運動的支持者都抱着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堅定前行。環保如是,香港的反修例行動如是。不是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才能看到希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bkb.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issues/2645/MPW2645_B010-011_000_crop.jpg